高速上又见“天价施救费”闹剧 换条备胎收2100元

江西籍货车司机刘某昨日向楚天都市报投诉:他辛辛苦苦从湖南常德拉一车铝材到湖北大冶,一趟只赚了1000元。不料11日晚,在京港澳高速咸宁段车胎受损。他打了求助电话后,来了几个修车的人帮他在原地换了一条备用轮胎后,先是要价2600元,经过一番讨价还价,还是强收了2100元。昨日,记者介入调查后,施救公司称钱是他们介绍的修理工收的,答应“帮忙协调”退还1600元。

深夜高速抛锚 司机无奈求助

江西籍货车司机刘师傅用“倒霉透了”来形容这几天的心情。昨日一大早,他向楚天都市报投诉称,“我辛辛苦苦从湖南到湖北拉两趟货,赚的钱还不够在高速公路上换一条备用轮胎。”

刘师傅祖籍黄石大冶市,常年驾驶牌号为“赣****06”的大货车,往返湘鄂两省运货。5月11日,他从常德拉了一车铝材到大冶,运费2200元,除去油钱和过路费,这一趟下来大约可赚1000元。

当晚11时许,刘师傅驾车行驶到京港澳高速1279公里处,位于咸宁赤壁段。他发现货车有轻微震动,靠边停车查看,发现前轮胎破了,连忙拨打122求助。

接听122的话务员称,这里是咸宁市的综合报警平台,在高速上求助可以拨打8512122。刘师傅打过去,是高警咸宁大队的报警电话,接线员给了个高速施救公司的电话让刘师傅再联系。“你在原地等着,我们马上派人来。”听到“救星”要来,刘师傅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

不久,刘师傅的货车旁来了两辆车,两拨人。其中两人从车上搬下一些红白相间的反光筒,在货车尾部一路排开;3人开始拆卸货车前胎,再把备用轮胎安装上去,前后花了一二十分钟。

平时换备胎50元 高速上被索2100元

刘师傅说,更换轮胎前,一个30岁左右的高个男子摊开手,要他给2600元。刘师傅以为听错了,问他:“啥?多少钱?”男子加重语气说:“安反光筒300,换胎2300,一共2600。”“平时换条备用轮胎,最多也就50元。”刘师傅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我知道在高速公路上修车收费很高,没想到这个开价是平时的52倍,立马有一种被宰的感觉。但深更半夜的在高速上抛锚,不修也得修啊!”“能不能少点?你们没有动拖车,只不过在原地帮我换了一条备胎。”刘师傅与高个男讨价还价半天无果,想起高警咸宁大队给他的施救公司的电话,便打电话过去央求施救公司经理少收一点钱。“只要你不投诉,可以考虑减少500元。”对方倒是很客气,答应帮刘师傅“协调降价”。

最终,刘师傅拿出2100元,高个男开了一张没盖章的收款收据(如图)。见刘师傅“还不服气”,高个男从包里拿出一叠收据指给他看,“我以前收的都是2600元,你占了便宜啊。”

施救公司答应协调退还1600元

昨日,楚天都市报记者联系上湖南富兴邦田施救清障咸宁分公司,该公司经理高某称,他们平时只负责高速公路的施救服务,而不负责车辆维修,这次刘师傅修车挨宰与他们无关。

“那天接到刘师傅的求助后,我们帮他介绍了本地维修人员陆某,让他们自己谈价格,我们没有收取一分钱。”高某称,“刘师傅后来跟我们反映,说价格高了,我们当场帮他把价钱谈下来500元。既然现在他还在投诉,我们愿意再协调退一次费。”

记者问:“既然与你们无关,为何要提出退费?”高某说:“怕连带影响公司声誉。”

根据高某提供的电话,记者联系上修车男子陆某。陆某称,他是“邦田公司”的合作伙伴,平时遇到高速公路上发生事故,“邦田公司”会介绍他接单,“他们负责安放反光筒,我负责修理。”陆某承认自己没有高速公路上的施救和维修资质,换胎后也是与司机“协商”收费,没啥依据。这一次向刘师傅收的2100元,“邦田公司”拿走了300元。

昨日下午,刘师傅给记者打来电话说,他收到了1600元退款,“我希望跟我一样遭遇的司机看到楚天都市报报道后,积极维权。”

省交通厅:

投诉超6次取消清障收费资格

昨日,记者与省物价局取得联系,该局收费处工作人员称,此前,有关高速公路施救收费的投诉确实不少。高速公路是相对封闭的区间,收费主体必须是具备清障施救工作资质且已工商登记的单位。2012年,省物价局与交通运输厅联合下发了《全省高速公路清障施救收费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施救单位在收费之前,应主动将收费项目、收费标准等向司机说明,征得其同意并签字确认。“由于刘师傅的车停在原地,首先不存在施救费用。至于更换轮胎所发生的费用,目前我省尚未出台具体规定,双方应按市场行情协商确定。”这名工作人员说,“不过,换一条备用轮胎收费2100元,确实离谱。”

省交通厅高速公路管理局路政法规处负责人则介绍,根据上述《通知》,对一年内受到投诉累计超过6次的,或强行提供有偿服务超过3次的,省高速公路管理机构将可能取消相关单位清障的收费资格。

高速上换轮胎外省一次收费约200元

记者在网上查询发现,为了规范高速救援服务收费,遏制漫天要价,湖南、浙江、山东、安徽等多个省份均有较为详细的收费标准,具体到修轮胎这一项,针对不同类别的车,价格标准也不同。

湖南:最高收费170元

湖南省目前执行的收费标准是从2012年6月1日起执行,就拆补轮胎这一项为:一类车130元/条,二类车140元/条,三类车150元/条,四类车160元/条,五类车170元/条。而且同时拆补多条轮胎的,从第2条起每条收费50元。

浙江:最高收费210元

浙江省目前执行的收费标准是从2013年1月1日起执行,抢修服务分三类,一是换轮胎,一、二、三、四、五类车每只收费分别为170元、180元、190元、200元和210元,二是拆装轮毂每只收费350元,三是拆换零配件等其他抢修协商收费。

山东:最高收费150元

山东省目前执行的收费标准是从2013年5月1日起执行,有效期至2015年4月30日,期满前三个月重新报批。含轮胎的价格为50元/个,后面附括号说明每车最高150元,而且该标准为最高收费标准。

安徽:最高收费190元

安徽省目前执行的收费标准是从2014年2月15日起执行,抢修服务分四类,一是换轮胎,一、二、三、四、五类车每只收费分别为150元、160元、170元、180元和190元,二是拆装轮毂每只收费190元,三是切割车体每车次收费250元,四是拆换零配件等其他抢修协商收费。

新华评论

天价施救费闹剧早该收场了

新华社记者史卫燕

去年9月15日,湖南长浏高速“天价施救费”事件触痛公众神经。据媒体报道,一辆货车撞上护栏后,车辆救援站将其拖到5公里外的停车场,竟向车主索要施救费2.7万余元。

近年来,一起又一起“天价施救费”事件,引来不少批评。尽管国家发改委、交通运输部2010年9月就下发了《关于规范高速公路车辆救援服务收费有关问题的通知》,但施救费几年来依然高得离谱。面对强烈的民意,相关部门一再以“由市场调节”、“法律规定不明确”进行推诿,放任“天价施救费”继续存在。

天价施救费背后,或许真的隐藏着官商勾结的腐败利益链条。虽然国家发改委、交通运输部的文件要求各地公安交管部门不得指定社会救援机构实施拖移并收取费用,但一些高速公路车辆救援站还是与当地相关部门存在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这些救援公司名义上不隶属于任何一个政府部门,但基本上还是被指定为唯一的救援公司。试想垄断经营之下,车主哪有议价的可能,难免只能任人宰割。

确保道路畅通,也是各地公共管理服务的范畴。既然是带有政府服务性质的清障工作,不应该完全以盈利为目的,就像120救治病人、119救火、市政工程车抢险一样,不应该漫天要价。对此,相关部门理应核算高速公路施救的合理成本,制定出明确、合理的统一收费标准,公之于众。只有这样,才能让损害政府形象的“天价施救费”闹剧早些退出历史舞台。

(楚天都市报)

责任编辑:汉网

上一篇:司机昏迷被锁车内 收费员砸窗将其救出

下一篇:女子怨喇叭声吓哭儿子 遭越野车司机当街暴打

分享到:

更多汉网新闻可在今日头条客户端阅读

热门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

娱乐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