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专车补贴“好处”减少 挑土的哥纷纷“回巢”

2015年上半年,打车软件大鳄们纷纷抢滩武汉市场,在滴滴专车、快车项目登陆市场,优步的一键呼叫等项目推广中,打车补贴成为了打车软件项目推广的一根命脉。然而随着烧钱的战线拖长,补贴力度开始出现不同程度地下降,司机对专车、快车热度出现“拐点”。7月15日,记者从武汉大通出租车公司、国兴出租车公司统计的数据发现,6月份开始上证司机人数有所增加,司机“离巢热”有所缓解,其中,国兴公司6月份的上证代班司机的人数为21人,比5月翻了一倍。

吐槽

汽油钱都难赚回来

快车司机准备转行

5月份,滴滴快车登陆武汉,一系列的打车补贴政策,让司机和乘客都拍手叫好,“于是我辞了工作一门心思来跑车。”滴滴快车司机李师傅说,“项目刚开始推广的时候,的确是赚得蛮多,高峰时期每接一单有3倍的补贴,也就是说,乘客坐了10元的车,扣除平台费后加上补贴,司机能够赚38元”。但这样的大额补贴现在已很难再遇到,李师傅说,“现在高峰期,10元车费补贴8元,而平峰时期,10元车费则仅补贴2元,还没算扣除20%的平台费。”李师傅说起现在的补贴政策直摇头,他所开的是一辆大排量的小轿车,由于油耗高,现在跑的车费已经完全弥补不了车辆的耗费,“我一个星期加600元的油,可才只赚了500多元,自己还要倒贴钱。”由于入不敷出,李师傅“现在正打听着其他的工作,准备转行”。

后悔

贷款买车开起专车

收入却远没想象高

对于再次回到出租车行业,朱涛仿佛不是那么愿意说起他之前开快车的经历,“我也没有开多长时间,只是开了两天而已。”朱涛告诉记者,他已经开了三四年的出租车了,一直都是当代班司机,“之前开的士需要开车不停地四处去招揽生意,所以当听说快车更好赚钱时,我就心动了。”朱涛告诉记者,当听说开快车补贴高,赚钱相对容易,他就跳槽当起了快车司机,但是没开两天他又重新开起了出租车。

说起他放弃开快车的原因,朱涛告诉记者,当他开始开快车时,打车补贴的费用已经开始下调,虽然依然有补贴,但是需要交平台费,这让他感觉并没有比出租车轻松多少,“比如说从青山打车到沌口,出租车需要100元,但是快车车费只有70元左右,如果扣除平台费,拿到手上的只有60元左右了,虽然还会有十几元的补贴费用,但开的是私家车,油耗等用车成本比出租车要大,所以始终觉得不划算”。

对于代班司机的“离巢”,开了14年的出租车司机郑永法有着更为深刻的感受,他的代班司机跟他同开一台出租车好几年,后来自己贷款买车加入了开专车的行列。但是,就在上个月,这位代班司机由于贷款买车负担重,收入又远远没有想象的那么高,“又后悔想要回来开出租车”。

数据

登记开的人数回升

挑土司机重操旧业

打车软件进驻武汉后,对出租车行业冲击初显,除了出租车扬手招生意单数下降外,不少出租车的“挑土”司机也改行当起了专车、快车司机。但是随着打车补贴的下降,“挑土”司机的流失潮开始止血,6月份司机的上岗人数有所回升。

从国兴出租车公司提供的数据不难看出,6月份,出租车司机的上岗人数较5月份开始有所回升,上证人数为21人,而5月份上证人数仅为9人。国兴公司的一位相关负责人表示,此前有不少司机反映开专车比出租车要赚钱,喊着开出租车苦,现在这种说法听到的越来越少了。

从大通公司提供的数据可以看到,6月份的司机“流失”人数比上半年的高峰时期下降了37人,1月、3月、4月、5月四个月份中司机“流失”人数为60人以上,其中3月份在87人,6月份的“流失”人数为50人。“这是除了2月份以来,流失人数最少的一个月份。”大通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2月份正当过年的时候,因此跳槽人数会比较少。“打车补贴下降后,也许接下来会有更多的司机会选择回巢开出租车”。

烧钱大战后司机何去何从

当一个新的打车软件项目推广时,大额度的打车补贴大战让不少市民和司机尝到了甜头,但是当打车补贴趋于平稳后,全身心投入到专车行业的司机们也开始“慌了”。

交通专家胡润州认为,目前市面上的打车软件都是软件公司,并不是专门从事交通行业的公司,他们对于司机的管理、前途规划上存在很大的短板,一旦打车软件通过高额的补贴政策吸引了更多的市民使用后,推广的目的就达到了,“这种烧钱不可能是常态化的,因此当打车软件公司达到自己的目的后,对于司机何去何从考虑得并不是很周全”。

他认为,目前打车平台呈现野蛮生长的态势,不能仅仅通过“烧钱”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去吸引客流和推广产品,而需要政府规范化的管理和服务才能使行业得以持续发展。“从事专车、快车行业的很多司机都是‘带车’入行,这种行为本身就是违规的,随后如果相关的法律法规出台,这一批人该如何继续谋生是他们目前需要考虑的问题”。

目前打车软件行业还是个新兴行业,市场管理还没有完善,当“烧钱”的热潮来时,的确吸引力非常强大,但是这个行业中对于从业人员的管理还未形成系统化,当高额的打车补贴开始下降后,“稳定”的收入难以保证,就会让不少抱有高收入期望的司机形成较大的心理落差,不知所措。

——武汉市政府布衣参事胡全志

责任编辑:汉网

上一篇:150城幸福指数发布:武汉凭“智慧之城”跻身前五

下一篇:武汉房贷利率现松动 多家银行首套房贷可打折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