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下乡养儿》有了武汉版本——弃上幼儿园妈妈带女儿农村养病

几年前,有这样一对父母,女儿连续换了5家幼儿园后仍不能适应,他们毅然决定到乡下去养孩子。带着女儿在农村生活了3年,妈妈冯丽丽把这段经历写成了一本书,这本叫做《下乡养儿》的书出版后曾火了一阵,另类的亲子教育故事,被无数人用不同的方式感慨着、讨论着。如今,《下乡养儿》也有了武汉版本。在武汉市推进市民下乡活动中,不少市民选择到乡下养老养生。一对年轻的父母就选择在武汉郊区的山上租房,“放养”年幼的子女。乡间清新的空气,自由的生活,不仅治愈了大女儿的疾病,更让这家人获得了与众不同的体验。

5岁女孩不上幼儿园妈妈带她住进农家

《下乡养儿》有了武汉版本——弃上幼儿园妈妈带女儿农村养病

7月20日中午,记者驱车前往黄陂木兰山探访,走进小月一家租住的农家小院。武汉市内已是35摄氏度高温,但是小院里还有凉风习习,人站树荫下并不觉得热。

家住青山的甘李晶和小月母女刚刚午休起床。甘李晶招呼记者在树荫下坐,一旁的小月约莫5岁多,她脸色红润、头发梳得光溜,她妈妈笑称每天都是孩子自己梳头。机灵的小月马上搬来两张凳子,大方地和记者打招呼,邀请记者坐下,并不怕生。

“这是我们家的卧室,这是厨房,这边是厕所……”她还充当起了“向导”,带着大家参观房子,一板一眼地介绍自己的玩具。“这段时间,小月的变化最大,她变得很懂事。”甘李晶说,因为下乡养儿这件事,经常会有媒体或者一些好奇的家长前来探访,小月也变得更勇敢胆大。一次有一家电视媒体来采访,她还主动要求面对镜头讲述自己在山里的生活。

甘女士的朋友知道她带孩子住在木兰山,周末也经常带孩子来探望,享受一把乡间的生活。这时,这个农家小院就变得非常热闹,上空回荡着孩子们的欢呼声和笑声,成了家长孩子们的亲子乐园。

按小月的年龄,现在应该在幼儿园上大班,不过小月告诉记者,她更喜欢这里的生活,农家接地气的生活给她带来许多乐趣。不过,很多家长都觉得,自己并没有勇气像甘李晶一样带孩子下乡居住。

下乡租房为孩子养病 城里丫头枕着星光入睡

《下乡养儿》有了武汉版本——弃上幼儿园妈妈带女儿农村养病

袅袅的白色烟雾从木兰山顶缓缓升起,山脚下的小山村伴随清晨第一缕晨光苏醒。阳光迈着脚步,轻轻地踏入这家洁净崭新的农家院落,门前棕色的摇摇马安静地等待着它的主人。5岁半的小月醒了,轻轻地睁开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山间清新的空气。此时,两岁的小弟弟还在酣睡。她跳下床跑到厨房,给妈妈打下手张罗一家人的早饭。

一个半月前,因为一场病,小月便不再去幼儿园读书,和妈妈“搬”到黄陂木兰山村。今年2月,小月的鼻窦炎复发引发中耳炎,已经影响到听力,需要做手术,而心疼女儿的甘李晶不忍看到她小小年龄就开刀,问医生有无其它治疗方案?医生给甘李晶提供了另一个方案:找一处空气好、环境好的地方,给孩子养病,长期坚持会有效果。

今年4月,武汉市推出了“市民下乡”的活动,鼓励市民下乡租赁闲置房屋养生养老、创业创意。武汉市农交所网站上也公布了一批闲置农房的出租信息。甘李晶通过这些租房信息找到了木兰山村。

她一眼便相中这套带院落的小平层:崭新的房屋坐落在半山腰上,门口有几片菜地,门前是宽敞的院落,院内绿树环绕、知了声声。晚上,孩子们还能躺在躺椅上数星星,枕着星光入睡。

这样的环境,让甘李晶想到曾经读过的《下乡养儿》这部小说。小说里的女儿天天连续换了5家幼儿园后仍不能适应,父母毅然决定到乡下去养孩子,带着女儿在农村生活3年。在乡下这个自由的天地里,天天过上了顺应自然顺应天性的“正常”生活,一种孩子本应有的生活。3年后,孩子回归城市进入正式的小学初中,品学兼优,和同学相处很好。

妈妈甘李晶今年30出头,自从有了两个孩子,她就在家里做全职妈妈,对于孩子的教育非常关注。这本书给了甘李晶不少启发。加上医生的建议,她最终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给小月换一个生活环境,找一处没有雾霾、空气清新的村庄给女儿养病。一个半月前,甘李晶花费6000元年租金,在木兰山村租下这套四室一厅的农家,房屋的主人在木兰山上做生意,常年不在家,各类家电家具等等一应俱全。甘李晶和家人只随身带了一些被子、衣物、玩具,就住了进去。

抓蝴蝶、粘知了 大自然成孩子的游乐场

《下乡养儿》有了武汉版本——弃上幼儿园妈妈带女儿农村养病

天亮了,小月吃完早饭,弟弟也醒了。妈妈去照顾弟弟,她便自己玩耍起来,拿出纸和笔开始画画。小月画了一个扎着辫子的小姑娘,还在旁边写上歪歪扭扭的两个字“小月”。

刚住进山里来的几天,爸爸怕两个孩子寂寞,给他们带上山一只小白狗。可是孩子体质过敏,老是打喷嚏,甘李晶狠心又将小白狗送下山。为此,小月伤心了两天。

小月有一个“百宝箱”,箱子里装了她的各种宝贝:皮球、积木、滑车,还有一个捕网。对于小月来说,最开心的事,就是爸爸每周末上山来看他们,带着她和弟弟一起抓蝴蝶、粘知了。这里没有各种游玩设施,没有电视机没有小伙伴,小月会不会寂寞,会不会想念城市的幼儿园、想念城里的游乐场?她的回答像一句诗:“这座山就是一座游乐场。”的确,大自然的一花一草、一树一木、都是孩子最好的“玩具”。难怪非洲部落流传着一句谚语:培养孩子,需要一个村庄。

为了让小月锻炼身体,每天吃完晚饭,甘李晶和婆婆就会带着姐弟俩一起在山里散步。他们在山间走啊走,走到天黑了,才会回家。村里有一个不大的篮球场,有时小月也和弟弟在那里玩你追我赶的游戏。偶尔还会遇到村里的几个小孩,大家便一起疯玩,释放天性。

在山上生活的这段时间,他们吃的都是自己种的蔬菜,像当季蔬菜番茄、苦瓜、茄子、丝瓜等等。每隔一天坐3元钱的三轮摩托,到长轩岭镇上去买点肉和鱼。

对于两个孩子的养育,甘李晶一直持“放养”的态度。小月和弟弟发生矛盾,她会先让孩子们自己解决,而不是家长先入为主判断对错。她也会让小月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每天,小月都要帮妈妈浇地种菜,每到采摘瓜果的时候,她总是欢呼雀跃地跑在最前头。她也学着妈妈洗衣打扫院落,带弟弟玩耍。孩子一边做,一边汲取力量,她也开始承担责任了,她需要力量和智慧照顾比她更弱小的生命。

其实,做出“上山养儿”这个决定,甘李晶和家人也是纠结了半个月之久。奶奶担心,乡下条件艰苦。不过,她来到现场后,这样的顾虑打消了:贴着瓷砖的冲水式卫生间,很是干净,厨房里用的也是煤气罐,跟想象中的农村完全不一样。但是一旦下乡,小月不能去上幼儿园,社交能力会不会受影响,课程会不会落下来?在这段纠结期里,小朋友被送到奶奶家生活了一段时间,住不惯,吵着要回家。

原来,小月口中的“家”在青山二七大桥附近,24楼,90平米大两房。甘李晶说,小区里的场地有限,游乐设施也玩腻了,孩子窝在家不肯下楼,武汉夏天天气太热,也没法户外活动。这种“不接地气”的状态,显然不利于小月身体的康复。最后,一家人下定决心:先试住一段时间,根据孩子的病情来确定是否常住。没想到,小月一来木兰山村,就喜欢上这里,觉得很好玩。

令人惊讶的是,上周,甘李晶带孩子去复查,在几乎没有用药的状态下,孩子的中耳炎已经好了大半。这件事坚定了他们常住的决心。甘李晶打算,先在这里住一年,等小月的中耳炎好了,身体养得棒棒的,明年9月份再回到城里上小学去。

 

责编:申燕伟

上一篇:网上亲子鉴定广告要当心,湖北司法认可的仅16家

下一篇:产假延长调整仍面临落实难题 别让延长产假"难产"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