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孩子们的科学大V 能回答一切稀奇古怪问题
2018-07-24 10:06:20 来源:汉网

武汉晚报7月23日讯(记者 郭丽霞) 刚从国外大学毕业的施韵,最近专程回到华师附小,探望当年教过她的小学科学老师刘峥。施同学告诉刘老师,她现在学的是考古,因为这个专业很有趣:“谢谢您当年肯回应我的所有问题,在我心里种下了一颗好奇的种子,如今它已经长大了。”

他是孩子们的科学大V 能回答一切稀奇古怪问题

 

家里宠物出了毛病都求助他

在刘峥印象里,施韵是一位个子小小的女生,很爱缠着他问各种问题,连家里养的宠物出了毛病,她都要向刘老师求助,刘峥总是不厌其烦地给她回应,还鼓励她保持那颗好奇心。

“每一个孩子的好奇心,都应该得到尊重。”刘峥认为,“做事情”与“做喜欢的事情”只有几字之差,结果却有天壤之别。

科学课上,好奇宝宝们总是准备了一堆稀奇古怪的问题,好像他们不是来上课,而是来“踢馆”的。“老师,您说动物分哺乳动物和爬行动物,鸭嘴兽是哺乳的,它又是下蛋的,请您解释一下它到底是个什么。”“老师,您说黑洞是从恒星变来的,但恒星会发光发亮,黑洞一点光都没有,它为什么是恒星变的?”

刘峥老师每次宣布下课,都会被七八上十个孩子围住,继续问各种问题,不让他走;还有人嚷嚷着“这是我的最后一个问题”,一路跟他回到办公室。“人如果是猴子变的,为什么还有猴子?”“火山上面可以建发电站吗?”“是肌肉长在骨头上面,还是骨头上面长着肌肉?”“电池充电以后变重了吗?”面对各种各样的问题,刘峥更喜欢指条路,让孩子自己寻找答案。比如关于火山上能否建发电站,他首先肯定孩子对火力发电的原理理解准确,然后提出几个新的问题:你的想法中,安全怎么保障?火力大小怎么控制?电力传输怎么解决?然后,刘峥拿来一颗地形地貌的地球仪,给孩子介绍地球上火山大致分布情况,推荐他先去了解火山,再考虑用火山发电的问题。

为做实验把手机扔进水里

刘峥的科学课轻松、有趣,总是能吸引班上孩子的注意力。

讲到“声音是怎么传播的”,他用纸杯和线自制了土电话,让孩子们在试用后,给土电话写一个《使用说明书》。在孩子们分组“打电话”时,刘峥不断抛出各种问题:假如我是一个较真的顾客,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土电话要这样使用才能通话?这个装置给你的身体器官带来哪些感受?你觉得耳朵和手发麻,是因为什么?

在孩子得出“声音由振动产生”的结论后,刘峥掏出手机,设定好闹钟,用塑料袋包好以后扔进了水里——大家来听听,还有没有声音?全班迅速安静下来,跟上了老师的思维:还有声音,是因为手机发出的声音让水、玻璃缸、空气都产生了振动……

许多老师都遇到过令人头疼的孩子:在课堂上,他们思维格外活跃,但总是作出“离经叛道”之举,带着全班同学往偏离老师教学设计的路上狂奔。刘峥却允许课堂上有跑偏的孩子。他觉得,一个好的老师,应该能够驾驭各种场面,包括把偏离教学设计的孩子吸引回来,带他们关注事物本质,用最大可能保护孩子的个性。

很多听过刘峥老师公开课的人都评价说,刘老师的课堂是培养天才的地方。

放弃管理岗位去教“副课”

实际上,教科学的刘峥在大学里学的是数学专业。他刚参加工作时,科学课还叫作《自然》,在人们的观念里属于“副课”。

放弃“主课”选择“副课”,是因为刘峥毕业时去听了节公开课,课堂上,科学老师让孩子们动脑筋证明空气的存在。一个调皮的孩子拿了个塑料袋套在头上,片刻以后取下来说,他还活着就证明了空气的存在。听课老师惊呆了,班主任也变了脸色,可授课老师在提醒这是一种危险行为、不要效仿之后,出人意料地肯定了他的确证明了空气的存在。这以后,这个孩子的表现格外积极,回应老师的每一个问题。

刘峥被深深触动了:比起逻辑性强、偏离教学设计以后很难再绕回来的数学课,科学课的开放、包容更能够释放学生的天性,允许他们“犯错”。

喜欢是最好的内驱力,这句话对孩子、对老师同样适用。抱着对科学老师这个岗位的强烈认同感,刘峥不断学习、进步,迅速成长起来,荣誉也接踵而来:他获得了全国及省、市、区科学学科优质课比赛一等奖。

有段时间,他走上了学校管理岗位,但远离课堂教学、远离孩子让他倍感不适。他毅然回到讲台,继续担任一线教师,与孩子们一起成长。

 

责编:申燕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