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用制度不让农民工工资再被拖欠

近日,媒体关注到了俗称“打工爷爷”的高龄农民工群体讨薪困境。他们在打工时靠吃肉补充体能来卖力,完工后却落得啃着馒头讨薪。欠高龄农民工薪水的主要是房产业。

房产业是欠薪最大户,弱势的高龄农民工在这里聚集。从利益链看:万恶的层层垫资与分包机制下,农民工成为最末端的“虾米”。在这个利益链里,越靠前越挣钱,而末端则是农民工了,他们要承受这个行业的所有糟粕。在这个行业,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叫垫付。由于开发商把资金都尽可能地调去“圈地”,在工程开工之后,总承包商往往需要“垫资进场”,由此形成连还债。

农村 “集体主义”与熟人社会的传统被房产行业所利用。建筑行业最底层的包工头与工人的关系,往往是老乡、亲戚、邻里,靠着乡村社会的信任来树立关系,然而倘若遇到欠薪,最终可能反目成仇。一方面,在大锅饭年代,日常记工、年终结算是农民的生产方式。另一方面,建筑队由村里的能人来带领,熟人社会的信任关系起了作用。因此,农民工对于“押后支付”并不敏感,企业自然求之不得,而这样的用工甚至被制度化了。一些地方政府自己的项目也严重欠薪,更加深了讨薪的困难程度。对于房企,往往存在地方保护主义,这让农民工讨薪很难。倘若一些涉及欠薪的工程本身就是地方政府的,那么问题便更严重了。

救济“讨薪爷爷”,起码从两方面做起。其一,建立由政府、开发商、建筑商三方出资的保障金和救助金。早在十多年前,我国就已经在探讨推行欠薪保障制度,即由建筑商在工程开工前交一定的押金给劳动保障部门,一旦发生拖欠行为,则从这笔资金里支付工钱给工人。这个办法的初衷很好,但是推行起来却困难重重。实际上,形成欠薪顽疾,是整个房产业对农民工的欠债,不仅仅开发商、建筑商有责任,收取了大量的土地出让金的地方政府也有责任。那么,在欠薪保障金和应急救助金的建设里,便不应该仅仅强调建筑商的作为,加强地方政府与开发商的责任也是应有之义。而当三方都需要出资的时候,也许对于垫付现象也有缓释作用。

其二,明确总承包商对一线工人的责任 ,不再让包工头当“替罪羊”。今年发布的《关于构建和谐劳动关系的意见》里已经明确,落实清偿欠薪的施工总承包企业负责制。而推动总承包企业与一线工人签项目合同,是一个必然的方向。由于建筑业存在周期性和季节性的特点,国外也盛行分包,然而并不意味着欠薪,关键是劳工权益保障吃着馒头讨薪的“打工爷爷”境遇令人动容,关注他们的遭遇,推动政策的完善,亦是享受着城镇化便利的人们应做的。(方红城)

责任编辑:申燕伟

上一篇:“造城书记”造出了什么?

下一篇:绘就“诗画红土”新村新画卷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