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年轻即正义!这位硅谷投资人投了90、95后里最靠谱的项目

(原标题:年轻即正义!这位硅谷投资人投了90、95后里最靠谱的项目)

丧茶火了。

3月时,微博网友“养乐多男孩洸洸”说,想在喜茶对面开一家奶茶店“丧茶”,卖的是“一事无成奶绿”“依旧单身绿茶”和“没钱整容奶昔”,杯子上写,“喝完请勿在店内自杀”。4月底,这家店真的在上海出现了,只开4天,店门口队排了将近100米,排上两个小时都不一定能买到。

最近在美国,Fidget Spinner(指尖陀螺)突然走红。这个动动手指就能疯狂转动的小玩具,据说减压能力超群,吸引了全美注意力。一位狂热的六岁粉丝甚至在自己的脑袋上剔出了一个指尖陀螺。

现在的年轻人啊,太难懂,一会儿放飞自我,一会儿瘫倒在床。可是对于硅谷投资人郭威来说,投中千禧一代、甚至00后出生的Gen Z的心头好竟然有些理所当然——他投资的项目里,有让00后为之痴狂的陌生人社交Monkey、95后最爱的匿名社交Afterschool、被年轻人追捧的零食公司Ohmygreen、北美最大的网红孵化器Team 10以及最近刚拿到数千万美金融资的VR电竞直播Silver TV。带着好奇的心情,记者和他聊了聊他的投资逻辑以及他对年轻一代消费者的理解。

解密年轻一代:不再信任大品牌,注意力在移动端

对于年轻人来说,品牌正在失去它们的吸引力。

Pew Research Center的报告显示,80后到00后的年轻人,有着越来越不迷信品牌的趋势。他们厌倦标签(是的,就连“千禧一代”这个说法他们也不喜欢),对于个性化更加在意,而“品牌”通过投放广告与营销活动给自己打上的“高端”、“时尚”等印记,很难获取和过去类似的效果。

许多创业公司就因此在细分领域有了更多机会。比如郭威此前投资的NativeCos,主打有机、健康的香氛这个细分市场,做到了数千万美金的年销售额。

虽然不迷信品牌,但这些年轻人们在作出购买决策时有其他在乎的东西——GFK的年度未来消费者报告里提到,46%的Gen Z在线下购物前都会在网上搜索其他消费者的评价或阅读在线测评。

“更重要的是,他们虽然年纪尚小,但在较好的经济环境与开放的网络时代成长起来,已经开始主动地研究、接触成年人的世界。”郭威说道,在IBM的商业价值报告里,有70%的00后受访者表示自己会影响家庭的购买决策。

除此之外,想要吸引这些年轻人的注意力,过去的办法可能没那么好用了。曾经占据大部分家庭共同娱乐时间的电视,在Gen Z的生活里,平均每周观看时长不到14小时。他们最常用的设备,是智能手机。而且这些年轻人比以前的任何一代,都要热衷于用各种方式摆脱广告……


Vision Critical的报告显示千禧一代和Gen Z都在很努力摆脱广告

另辟蹊径,网红联结年轻一代

郭威正是因为这个趋势,开始关注北美最大的网红孵化器Team 10——毕竟,年轻人还是有他们自己的偶像的。而平民化、娱乐化的网红,往往比体育、娱乐明星们对他们的影响力更大。

从这个平台走出的许多网红,都被验证有着跨平台的内容生产能力。比如在曾经火热的6秒视频app Vine宣布关停后,Vine上的搞笑视频达人Jake Paul转战YouTube,也在短时间内就重新聚集了500万粉丝,最新单个视频最高播放量达到了5000万。Cameron Dallas在全网则有超过4000万的粉丝。郭威是Team 10最早的投资人之一,而他投资的原因就是看好这些网红与年轻一代消费者之间的紧密联系。

“而且通过和这些美国网红交流,还能够比较轻松地发现年轻一代都在用什么,他们的观众与Gen Z里的消费者高度重合。”郭威说道。只要在这些网红的粉丝里走红的产品,几乎也都是时下年轻人喜欢的东西,这些网络使用程度更高的粉丝的嗅觉也往往颇为超前。


Jake Paul在YouTube上的视频最高点击数超过5000万

他此后投资的高中生社交app After School,就是在他与一个网红交流时对方提到的,“Hey Wei,最近很多粉丝在评论里提到这个app,你要不要去看看?”郭威敏锐地感觉到这个app未来的潜力,在研究清楚玩法后,成为了它的第一个投资人。这个app给在校高中生提供一个匿名社区,既有熟人社交的意味,又少了长辈们的掣肘。如今的After School已经是全美最大的高中生社交网络,覆盖全美200个高中。

00后:我们和90后不一样

过去几年,很明显能看到千禧一代已经从Facebook这样“过度开发”的社交平台,开始青睐更加封闭的Instagram与Snap,00后则是更加迫切地希望能有专属于他们的社交媒体平台。

这个趋势让郭威在几乎最早的时候就注意到了专注00后社交的Monkey,成为了它的第一个投资人。这个陌生人社交app的平均用户年龄仅有17岁,主打陌生人在线视频,视频时间往往只有10秒。只有互相按下“加时间”按钮,谈话才能继续,或者进一步成为Snapchat好友。

“我和创始人Ben Pasternak聊这个产品的时候,根本看不出来他刚满18岁,”郭威感慨道 ,“现在的年轻人希望有自己的产品,而他们也真的能靠自己做出来了。”这个app在两个月里就攀升到了Apple Store社交类榜单第五位,Apple CEO Tim Cook、Tumblr前总裁John Maloney等等科技界重量级人物都给Ben发出了贺电。

当然,00后“挑剔”的一面也很明显。

在00后期待的产品特性中,“简洁”是一个很有代表性的词。它不仅意味着更加直接的交互体验,更意味着不能有任何技术上的掣肘。这一代人可以说是一生下来就被各种高科技包围,不可能接受糟糕的用户体验——在IBM的商业价值调查中,60%的受访00后表示他们绝不会忍受加载缓慢的app或者网页。

要说除了理解、支持、与(勉强的)同样年轻以外,能和这些95后、00后创始人打成一片,郭威的投资人背景是无法忽视的重要砝码。

迄今为止,他在硅谷看了数千个项目,短短两年内,已经有了不少退出案例。他投的有代表性的项目包括云计算模拟平台Rescale、共享单车平台Limebike、超音速平价飞机Boom、人造蛋白制造公司Clarafood以及针对线下商户的wifi广告解决方案Zenreach等等。

这些投资经验,辅以他在中国沉淀的产业资源,让他能提供战略及产业对接两方面的帮助。

比如像Logan Paul等美国著名网红试图吸引中国观众时,郭威往往能给出令人拍案叫绝的点子——Jake与Logan Pail模仿小青和白娘子,对着一块披萨施法的视频在YouTube上点击量极高。此后他们决定进入中国市场后,郭威也帮助他们确定了针对中国观众的定制化内容。

在Team 10的网红苦于变现渠道不通畅、电商变现成本高时,郭威把国内广告内置的模式介绍给了他们,还带来了江浙地区的制造商资源,帮助他们打通上下游。这些网红也投桃报李,与他投资的消费类项目有了更加深度的合作,比如Jake Paul就在自己的YouTube平台有机植入了Gam Music的广告。

“中美文化交融的趋势会越来越明显,两方都有一个去神秘化的过程。”郭威认为在这个过程中,抓住机会就能做引领者。

今年,郭威投资的跨境孵化器Onepiece已经开业。Onepiece坐落在三藩市的创业中心区SOMA,与Uber、Airbnb、Pinterest等34家独角兽公司比邻而居。这个孵化器占地约5000平米,现在已经有了100多个入驻公司。“我希望能通过搭建一个更新、更有活力的平台,与创业公司有更加深入的合作、提供多方面的帮助。”郭威说道。

本文来源:投资界

责编:汉网

上一篇:除了iPhone苹果还有啥能撑起“霸业”?可能没有

下一篇:手游逐步替代赌球,看球的乐趣也不一样了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