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洛哥新地标“湖北造”(图)

\
图为:布里格里格斜拉桥建成后,不仅会促进摩洛哥首都周边新兴城区的发展,还将推动欧洲至马格里布地区的物流业发展。 (记者廖志慧 通讯员陈金 摄)

湖北日报讯(记者廖志慧、通讯员刘家华、刘天楚、赵红马)总长不过1公里,却因造型独特创下新的世界难度。在摩洛哥首都拉巴特,布里格里格河谷斜拉桥正在中铁大桥局施工人员的手中迅速长高,这座非洲第一座斜拉桥,2015年建成后,将成为该国新地标。

  记者9日来到这里时,布里格里格河谷斜拉桥主塔刚刚合龙。远远望去,大桥的两座纺锤形主塔,映衬着湛蓝的天空,形态优雅,被当地人称为梦想之桥,是“民族骄傲”。业主摩洛哥高速公路管理公司总经理法斯告诉记者,该造型的寓意为胜利之门、理想之门。

  因其设计独特,这座桥梁施工难度颇大。大桥全长951米,在计算理论、结构形式以及施工方法上,均创世界第一。

  该桥对拉巴特意义重大,是拉巴特绕城高速的控制性工程。摩洛哥高速公路管理公司总监艾拉祖齐介绍,该国正在规划许多高速公路工程、高铁工程,热忱欢迎中铁大桥局投标。

  中铁大桥局布里格里格河谷斜拉桥项目负责人赵文艺说,由于摩洛哥采取法国工程标准,该桥的建设对该公司迅速适应欧洲标准,进军欧洲市场,具有里程碑意义。

  总部在鄂的中铁大桥局因修建“万里长江第一桥”武汉长江大桥而著称于世,今年恰好满60岁,已累计建造了2000多座桥梁,成为世界上建桥最多的企业。

  27道“中国彩虹”绚烂广袤非洲

  湖北日报讯 (记者廖志慧、通讯员陈金、刘家华)有“建桥国家队”美誉的中铁大桥局,在异国他乡续写传奇,广袤的非洲大地上,正架设起27道“中国彩虹”。

  在赞比亚芒古市,美丽的赞比西河上泛起点点金光,一座桥梁雏形初现。这座由中国投资、中国建造的桥梁,是芒古通往安哥拉国高速公路的重要控制性工程,当地政府和人民企盼已久。包括赞比西桥在内,芒古到安哥拉高速公路上共有25座桥梁,均由中铁大桥局五公司负责施工。工程驻地材料监理姆维托透露,该工程曾由科威特公司和赞比亚公司承建过,但因种种原因未能建成。“这次交给中国企业,我们很放心!”

  同时,在赞比亚邻国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第一座斜拉桥——基甘博尼斜拉桥的建设已进入关键时期。该桥总承包商为中铁建工—中铁大桥局联营体,也是东非第一座斜拉桥,连接达累斯萨拉姆和基甘博尼,将于2015年7月前交付使用。届时,两地往来时间可由4小时缩短为40分钟,堪称民生工程。

  在摩洛哥首都拉巴特,全非洲第一座斜拉桥的主塔刚刚合龙。2015年建成后,布里格里格河谷斜拉桥将成为拉巴特新地标,也创造了新的世界建桥难度。

  道道彩虹,既是中非友谊的象征,更是当地居民的希望之桥。中铁大桥局介绍,海外业务是该公司新增长点,截至11月,该公司完成海外工程营业额14.8519亿元,同比增长332.8%。



坦桑尼亚圆梦百年大桥

  湖北日报讯 记者廖志慧 通讯员刘家华 佘红兴

  在坦桑尼亚,只要提起正在建设的基甘博尼跨海大桥,任何人都会竖起大拇指:“MBEC,good job!(中铁大桥局,很棒!)”

  这座桥是坦桑尼亚人民和政府企盼百年的民生工程,其意义不亚于武汉长江大桥。

  NSSF公司业主代表玛塔克介绍,早在上世纪,当地就将修建该桥提上议事日程,苦于财力所限,一直未能付诸实施。直到现任总统基奎特执政后,才于2012年面向国际招标。

  2012年初,中铁大桥局和中铁建工组建投标联合体竞标,一举击败众多跨国公司,成为基甘博尼大桥总承包商。

  基甘博尼大桥有不少“尖板眼”。项目部经理孙凤祥介绍,该桥主梁及主塔混凝土为C72标号,目前国内尚未应用;最大单束斜拉索钢绞线达160束,为世界同类桥梁最粗。

  孙凤祥说,坦桑尼亚资源匮乏,除水泥、砂石之外,材料和设备均需进口。设备匮乏,他们就自制配件,开发出的泥浆泵机体等设备,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缺乏熟练劳动力,则是另一个问题。“这里很多人一辈子没见过桥,劳动技能较低。”孙凤祥说,在大型临时设施施工中,当地工人安全意识淡薄,风险较大。

  种种困难没有吓退大桥人。项目部仅用14天就完成了29个集装箱、9000多吨的施工机械、生活物资、钢材等散货装卸任务。由于过度劳累,15个人中几乎每天都有人患上疟疾。然而,除了打针治疗,无一个人请假休息。

  坦桑尼亚工人对这座慢慢长高的桥充满希望:“这是坦桑尼亚的百年梦,也是中坦友谊的牢固见证!”

  万里迢迢赴非,只为一客商

  湖北日报讯 记者熊星星

  走出加纳首都阿克拉机场,刘珏一身轻松的样子,让记者有些好奇。

  此次赴非参加经贸活动,身为湖北青翠源茶叶有限公司总经理的刘珏,连产品样品也没带。

  他神秘地告诉记者:“这次来,瞄准的目标就一个人。”

  大老远跑一趟,一场展会都不参加,只把心思放在一位老客户身上,奥妙何在?

  先吃碗里,再瞅锅里

  刘珏所说的这个人叫穆罕默德,在摩洛哥是个很厉害的茶叶商。他掌控当地1/3的茶叶市场。摩洛哥的茶叶市场蛋糕很大,每年约2万吨,价值近9亿美元。

  每年,穆罕默德从中国进口的茶叶达2000万美元。今年9月,从青翠源第一次为穆罕默德供货起,短短一个半月内,就陆续销售400吨珍眉茶,销售额超过450万美元。此番,穆罕默德向青翠源下单,是他第一次“挪步”浙江之外的市场。

  “虽说是老朋友,但真正接触的时间只有半年。”刘珏解释,公司此前10多年只做内销,给浙江一家外贸公司供货。穆罕默德就是这家浙江公司的固定客户,直到半年前,才与刘珏第一次“面对面”。

  今年9月,穆罕默德应邀到鹤峰县,考察青翠源后,对公司的生产环境、工艺流程极为赞赏,当场签订了购销合同。11月,首批出口的100吨精制珍眉茶经武汉发往摩洛哥。

  “销售茶叶和其他产品不一样,口味一定要客户认可,还需随气候变化进行调整。”刘珏说,穆罕默德的认可就是青翠源最有力的竞争优势,稳住这位客户,才可能滚动发展。

  量身定制,着力高端

  “只瞄准一个人,会不会太武断?也许展会上能碰到新客户呢?”面对记者提问,刘珏解释,茶叶非常挑剔销售契合点,茶叶国际贸易一般采取T/T交易模式,即指客户需先支付协商好的部分订金,等公司发货到目的地港口后,交单给银行,客户在银行买单后付清尾款,才能提货。这意味着,买卖双方必须有充分的了解和信任。一场展会,很难达成如此信任度。

  “难道今后就放弃展会推广渠道?”

  “不!”刘珏说,稳定老客户后,他会再找机会,会带上五六十种茶叶,在现场为客户细细调制,直到调出一种最对客户胃口的量身定制茶。他介绍,珍眉茶从清代开始就是主要的外销茶类,主销西非、北非各国的穆斯林国家。穆斯林国家饮茶习惯与我国不同,每次煮茶叶,用量要20多克,是国内的5倍多,且一天要煮2到3次,需求量非常大。如此广阔的市场,茶叶公司当然不会轻易放过。

  刘珏说,为海外客户量身定制独特口味的茶叶、着力开拓高端市场,是他的发展目标。(本报加纳阿克拉11日电)

责任编辑:田鹏

上一篇:武汉明年拟增公园绿地266万㎡

下一篇:湖北收回干部违规多占房712套

分享到:

更多汉网新闻可在今日头条客户端阅读

热门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

娱乐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