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竹床阵媲美的公交车凉门
2019-07-09 05:40:00 来源:武汉晨报

武汉是长江流域有名的三大“火炉城”之一,夏季气温高达40摄氏度左右,酷热难耐的时间长达两个月左右。在电扇、空调尚未普及的年代,武汉便形成特有的民习——摆“竹床阵”。北方人或外地人看见少妇、姑娘身着短裤、裙子睡在街头上,大为不解,也感到十分新鲜。令北方人或外地人感到新鲜的,还有那时的公交车凉门。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别说空调,就是电扇都未普及。走进理发店,空中吊着一块大帆布,权当扇叶,连着一根绳索,用人力一拽一松地扇风,招徕顾客。到了70年代初,电扇才逐渐普及,结婚时女方聘礼的条件是除了手表、自行车、缝纫机加收音机这“三转一响”外,还有电风扇。

20世纪70年代初,每逢夏季乘客挤公交车很不是滋味。首先说车窗玻璃,不是你想开则开,想关则关的。车窗玻璃的开关(上下),是受一个螺杆所控制。车厢壁有一个方柱形的控制栓,用特制的摇把摇动玻璃,摇上则关,摇下则开。摇把往往控制在乘务员的手上,遇上勤快的乘务员,能根据需要将玻璃摇上摇下。而十有六七的窗玻璃,不是锈死摇不动,就是缺损。而复原却十分繁琐,须拆卸掉车厢壁进行修理。夏季晴朗的日子里,一阵阵热浪从车窗里涌进车厢;暴雨时,雨水瓢泼式地直往车厢里灌。高峰时,乘客像装沙丁鱼罐头似的挤得满满的,前胸贴后背,劣质的香水味、难闻的汗臭味、刺鼻的汽油味、刹车片的焦糊味充斥着整个车厢。

夏天里,公交车司机更难受。右边前置式引擎像一个大烤箱,每天要经受8个小时的烘烤。那时候的玻璃上不兴贴什么隔热膜,太阳直射到司机的脸上、身上、手臂上,晒得人恨不得脱层皮。在这样的情况下,公交车凉门应运而生。其实就是把原有的门换成一个简单的框子,上面有挡太阳的布或者是竹帘。这样的凉门使公交司机度夏轻松许多。但遇上暴雨来临时,司机就受不了,整个身体会被雨水淋得上下透湿。等你卸下凉门重装原配车门时,雨却停了。

刚搞完春运,各公交运营场技术管理人员就开始忙着清理公交车的凉门。去年暑期留下多少凉门?后来又进来多少新车型?还需要做多少个新凉门?要一一进行统计,以便安排人力、物力、财力,补充凉门,做好大战七、八、九月份暑期公交运营的准备。

有一段时间,由于凉门的扣栓过于简单,曾发生过车辆急转弯时,司机从驾驶室掉下来的事故。因此,凉门尽管样式简单,但在扣栓上必须严格把关,确保司机安全。

刘宝森

责编:汉网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