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奥斯陆地铁:生命之柱
2019-07-09 05:40:00 来源:武汉晨报

别带着所有的真理向我走来……

——(挪威)奥拉夫·H·豪格

奥斯陆是个很安静的城市,一年四季街头巷尾行人不多,即使在市中心繁华的商业区也感觉不到嘈杂的声浪和拥挤的人流。搭乘公交也一样,电车上地铁上稀稀落落的几个乘客,整洁的车厢内空一片座椅,人与人保持疏远的礼貌的距离,各自安静地坐着。

爱德华·蒙克油画《呐喊》(也译《嚎叫》),据说画面背景取自环围奥斯陆城的霍尔门科伦山,“上帝的山谷”太过“幽寂”,所以画家才会有向虚空呼喊的冲动。

2019年统计数据:奥斯陆市民58万,挪威各城市排名第一,欧洲各城市排名第77,世界各城市排名第549。人真的是好少好少。

即便如此奥斯陆也有六条地铁线。真的没想到。一直以为城市轨道交通建设必定与城市人口密集度紧密关联,现在看来这一理论并不绝对。

奥斯陆地铁,英文OsloMetro,显示标识:深蓝色圆圈中央一个粗大的T。总长84公里,总共105个车站,其中16个车站在地下。

路线图上看奥斯陆地铁,薰衣草紫、天空蓝、海洋蓝、沙金橙、夕阳红、青草绿,六个颜色六条轨道线,从西北到东南,从东北到西南,斜角线交叉向城郊延展在城中心会合,像一只巨大展开双翅的蝴蝶。

六条线路覆盖全城,几乎所有著名风景点。

挪威王宫,国家剧院站(Nationaltheateret)附近,城区中央高地,色彩鲜明的宫墙,大山花、卷草柱,庄重典雅古希腊风格,挪威国王哈拉尔五世的办公地。

古风淳厚的国家剧院,粗粝石块垒砌正门立柱,门前,亨利克·易卜生青铜像静静地思索在日不落的挪威午夜;门内,《玩偶之家》《群鬼》《彼尔·金特》轮回上演。

挪威议会站(Stortinget)出站自然是挪威议会大楼,圆柱形楼体,文艺复兴风格,楼前小广场一年四季岁月静好,三两弹唱艺人,三两经过路人。

奥斯陆中央车站连通铁路广场站(Jernbanetorget),出站东南方向看见大海,奥斯陆歌剧院建在海边。

奥斯陆市政厅,挪威议会站和国家剧院站出站南行数分钟,厚墙方塔阶梯向上步入空廊,岩浆般火红的大型建筑夕阳下亮得晃眼,一年一度在此举行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赋予它历史承载的意义。

奥斯陆建城一千年,奥斯陆海湾古老的海港,无数船只出海远航。北海、波罗的海、地中海,北冰洋、大西洋、太平洋,维京海盗,神话不朽,传说不老。

地缘政治学:国家和城市,地理位置要素,优势与劣势同时并存,例如奥斯陆。

1940年4月至6月,挪威战役,德军击败英法联军,占领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控制北海海路交通。

挪威军队顽强抵抗,奥斯卡海湾峡口南卡霍姆岛奥斯卡堡要塞发射鱼雷击沉德国“布吕歇尔号”巡洋舰,保护挪威国王哈康七世从奥斯陆逃往英国伦敦组建流亡政府。

20世纪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8000万,两次工业革命成果毁于硝烟战火,整块欧洲大陆尸横遍野满目疮痍,生命如蝼蚁。

奥斯陆地铁换乘站少校宫站(Majorstuen),出站步行向西600米,世界著名旅游景点,维格兰雕塑公园,北寒之地生出一朵奇异的花。

1924年-1943年,在奥斯陆市西区,古斯塔夫·维格兰(GustavVigeland)的“生命系列”大型群雕,艺术创作先后二十年,至死方休。

生命之门、生命之桥、生命之源、生命之柱……

柱头到柱底,从生到死;柱底到柱头,从死往生。四野苍茫、四周静寂,石柱高耸天底。

胡榴明

责编:汉网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