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生命的名义:对话捐献造血干细胞的残疾人张永才
2017-04-13 16:28:17 来源:长城网

你们知道这个句话的意思,我是经历了九死一生的过程,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捐献造血干细胞救人。

\

\

\

长城网张家口4月12日讯(记者张世豪 通讯员罗纳 李虹)后脑勺有一块长八厘米、宽五厘米的无发区,右耳戴着助听器,左手呈炭黑状还缺了被烧掉的小指,双腿由脚踝直到大腿根惨不忍睹,已经成了饱经沧桑的老树皮……虽然事故发生了四年多,但烧伤的痕迹在张永才身上依然清晰可见。

四年前,张永才因意外事故导致全身65%面积严重烧伤,被定为四级残疾;两年前,张永才推迟自己的手术,成功为一名香港白血病患者捐献造血干细胞;近日,张永才在“中国梦·赶考行”第四期365百姓故事汇的舞台上向全省观众讲述了这段故事,感动了千千万万的人。

如今,张永才经历了十四次各种手术,花去了六十万余元,欠下了二十余万债务,仍需要植皮手术才能逐渐恢复身体部分机能,但这个靠低保维持生计的家庭已经家徒四壁,无力再支付高昂的后续治疗费用。

“明知道捐献造血干细胞不会给自身和生活带来很大改变,当初我还处于治疗阶段,但我仍然不后悔当初的选择。曾经从鬼门关前走回来,我更加感受到生命的可贵,如果把当初的情况再次摆在面前,我依然不会改变救人的选择。”张永才说。如今他靠低保维持一家人的生存,但仍然从事公益事业,并牵头成立了万全普爱公益志愿者促进会。

近日,长城网记者来到张永才家中,听他“以生命的名义”的心灵独白。

记者:您是如何成为造血干细胞志愿者的?

张永才:2006年第一次无偿献血时,我填写了《志愿捐献造血干细胞同意书》,并留取了血样,正式成为一名造血干细胞捐献志愿者。此后,我每年坚持献血两次。到出事前已无偿捐献了4000毫升血液;出事后身体稍微恢复,我我又多次献血。

记者:您能介绍2013年改变命运的那次事故吗?

张永才:2013年4月,我做电焊工作,一次操作不慎导致油罐车爆炸。我被送进医院,最后确定为全身65%面积严重烧伤,被定为四级残疾。这四年来经历了十四次手术,十次在捐献造血干细胞前,四次在捐献造血干细胞后。其中两次因为家庭困难,手术中我放弃了完全麻醉。如今,双腿都需要植皮,其中左腿部分区域大面积死肉。治疗已经花去了六十多万元,其中欠债二十多万元。

记者:当接到中华骨髓库的电话时,您是什么样的状态?

张永才:2015年3月26日,我还在病床上,突然接到了中华骨髓库河北分库工作人员的电话。我差不多快忘记填写捐献造血干细胞同意书这回事了,经过向这名工作人员详细了解,我知道与香港一名白血病患者配型成功。

记者:您是怎样决定要不要捐献的?

张永才:我试探征求妻子的意见,她有很大顾虑,担心我的身体。

我又同朋友商量。有人说,永才呀,你自身都难保,还管别人,这是吃饱了撑的啊!

有一个朋友说,你能捐的话就捐吧,做一件好事很不容易,碰上一件能做成的好事也不容易。后来他询问了我的身体情况,就说算了吧,这件事情可做可不做,做不好了,你把生命都搭上。

记者:当时医院有什么建议?

张永才:他们的答复是:可捐可不捐。经过体检,我具备了捐献造血干细胞的一些条件;但从我自身状况来看,建议不捐。

记者:您是怎么决定的?

张永才:我从网上搜集了相关资料,发现配型很难,如果我不捐献,这位患者可能会失去生命。我又问妻子,妻子说了气话:有本事你自己去!我以为妻子同意了,就给红十字会工作人员打电话答应了。

后来,我坐着轮椅出发前,妻子突然哭着冲上来,掀开我的裤腿,说都成这样了,你还去。红十字会的人看到后很震惊。

记者:但您还是最终捐献了。

张永才:走之前,我跟妻子说,有啥事咱们回来说。我知道病人已经在医院准备好了,如果我不去,他可能会去世,我就成了间接的杀人凶手。如果不捐,我肯定心怀愧疚,因为他的死将会与我有关。如果捐了,无论什么情况无论什么时候,我心里都是踏实的。

记者:什么力量促使您认为这次捐献一定能行?

张永才:我小时候练过功夫,出事前体质一直特别好。出事后,虽然身体有残疾,但我一直对小时候打下的身体底子抱有信心。我相信我一定能行,也一定能为这位香港同胞挺过这一关。

记者:到了医院是什么情形?

张永才:坐在轮椅上进了病房,不少患者都说,这个人可比我们惨,都烧伤成这样了,还得了白血病。大家都表示同情。

陪同的红会工作人员说,他不是得了白血病,他是捐献造血干细胞挽救白血病患者,对方是香港同胞。大家突然都不吱声了,过了一会,不知谁带头鼓起掌来。我也被感动了。

过了会,香港红会的工作人员来了,他们看到了我的双腿和胳膊,多处伤口还没有愈合。陪同的红会工作人员又介绍,捐献者把自己的手术都推了。香港红会的工作人员紧紧握住我的双手,连说谢谢,随后就转过头擦眼泪。

记者:捐献造血干细胞时,身上的伤口还未愈合,您是怎么想的?

张永才:被烧伤后,手术过程很痛苦,我甚至想到了死。后来,家人和大夫花费极大的代价把我救活,而活了,我就要好好活着。

对于这位香港白血病患者,明明有人能够救他,如果不救他,那他就是求生、能生而不生。从生到死的过程,那种求生欲望是很强烈的,而经历了由死而生的过程,那种珍爱生命的意识是很强烈的,不仅是自己的生命,还有别人的生命。

经历了九死一生才能知道生命的可贵。你们知道这个句话的意思,我是经历了九死一生的过程,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捐献造血干细胞救人。

责编:宗晓斌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