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男孩衡川的12年治疗苦旅
2018-12-28 10:31:00 来源:汉网

您还记得12年前掉进滚烫潲水锅,100%烫伤的7岁小男孩吗

\

 
\

武汉晚报2006年关于小衡川事件的报道

\

衡川在华中烧伤病友会10周年生日会上致辞

“第一次说话,有点紧张。”27日下午3时40分,19岁男孩衡川拄着拐杖,一步步蹒跚走向报告厅中央。身着黑色羽绒服的他,额头吧嗒流汗略显紧张。脸颊、脖子依稀可见的烫伤瘢痕,烙印着12年来漫长的治疗苦旅。

2018年12月27日下午2时30分,华中烧伤病友会10周年生日会在市三医院烧伤科五楼如期举行。两个月前,衡川刚刚从美国做完康复治疗回来。今天,衡川来到现场,向众人讲述12年的心路历程。

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两位谢叔叔帮孩子走过12年治疗苦旅

2006年5月23日,武汉晚报头版刊登一则令人揪心的消息《掉进滚烫潲水锅的孩子危在旦夕,农民工衡明军含泪盼救援》。新闻里的孩子名叫衡川,当时只有7岁,事故造成他全身100%面积烫伤,其中三度烫伤面积达80.5%。本报报道引来全城关注,牵动无数市民的心。

而在当时,面对全身重度烧伤患者,国内外尚无抢救成功先例。

衡川一家住在黄陂区,父母靠养猪、种植为生。意外发生后,父母立即将他送往武汉市第三医院烧伤科。在烧伤科主任谢卫国的带领下,烧伤医护团队夜以继日地守护在衡川身边,经过5个月的抢救,衡川闯过休克关、感染关、创面修复关、脏器衰竭关等数不胜数的鬼门关,终于活了下来。

衡川母亲王庆芝告诉记者,已经记不清签了多少次病危通知书,丈夫衡明军3次献皮,衡川也3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是谢卫国带领的团队不放弃,最终才挽救了儿子性命。

在昨天的病友会生日趴现场,小衡川还特别感谢两个人,“我要感谢市三医院的谢卫国谢叔叔,带领医疗团队将我拯救回来。”衡川拄着拐杖,拿着话筒,一字一句细细道来。

“我还要感谢另一位谢叔叔谢东星,是他给予我莫大的关心和鼓励。”谢东星,是当时武汉晚报医疗战线的记者,现任好医网总经理。自衡川发生意外以来,他在晚报多次刊载衡川系列报道,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爱心人士纷纷捐款,不到半年,捐款总额达85万元。

衡川口中的两位谢叔叔,不仅在当时,更在往后12年时间里一路帮扶衡川。意外带来的巨大心理创伤,让衡川从小心生自卑,面对众人脾气有些暴躁。医生谢卫国联系国外医院,免费送衡川出去看外面的世界,接受进一步的康复治疗;记者谢东星多次辗转于多个学校,为衡川重返校园接受教育保驾护航……“慢慢地,我自己也开始反思自己的脾气。”面对记者,衡川坦言是两位谢叔叔和众人的爱感化了他,让他重新接受这个世界。

远赴美国接受康复治疗

从沉默到幽默“保持微笑就有希望”

尽管全身烫伤,行走不便,意志力坚强的衡川仍坚持完成学业。从余华岭小学转学到盘龙二小,从盘龙一中再到黄陂一中,衡川在大家的呵护下平安成长。在入学初中时,为了减少班级异样的眼光和不解的嘲笑,烧伤科医护团队来到盘龙一中,向衡川班上同学讲述衡川的经历。盘龙一中不同年级分布在不同楼层,为了方便衡川,衡川所在班级一直安排在教学楼一楼。每天,衡川上学,母亲就搬来一张小板凳,坐在学校门房里等待衡川下课。

“到高二,谢卫国叔叔告诉我可以出国做康复治疗。”衡川回忆,2017年10月30日,在母亲的陪同下,衡川与另一位小伙伴王丹一同飞往美国波士顿接受康复治疗,这是一段全新的生活。

到了美国后,衡川租住在离Shriners儿童医院有两公里距离的租房里,定期有车接送到医院做治疗,其余时间不少爱心志愿者会带他到处走走看看。“有一次,我在公园遇到了一位老爷爷,”衡川告诉记者,当时他坐在公园的长凳上,这位老爷爷哼着小曲,边走边跳地来到他身边,“他告诉我,只要保持微笑就能看到希望。”这一次的经历,给予衡川极大的鼓励,这句话至今成为他的座右铭。

在美国一年,衡川长胖了十来斤,人也变得开朗许多。面对儿子一天天的变化,王庆芝感到由衷欣慰。“在美国,新生命儿童基金会的志愿者们每天轮流给衡川打电话发微信,帮助他练习英语,尽快适应这边的生活。”

半年后,衡川渐渐熟悉在美国的康复治疗,从最初不愿意与家人视频的状态,变成了与陌生人都会讲笑话。在美国,衡川做了4次手术,主要是脖子与胯部的修复。关于胯部,衡川讲道:“因为做手术,我的胯部有个钉子卡着,拔钉子的时候我边握着护士的手边喊疼,最后拔出来的时候,主治医生说‘啊,生了个男孩’!”这一段俏皮的经历,瞬间化解了治疗的疼痛。

“我真的觉得你变开朗了!”市三医院工作人员蔡女士笑着说。

“我觉得蔡姐姐变得比以前更漂亮了。”衡川愉悦地回复。

双腿畸形,未来还有多重考验

“不坐轮椅,只想像正常人一样行走”

双脚的严重畸形,让衡川一直以来行走困难。“平时,我们5分钟能走完的路,他要走40多分钟。”王庆芝告诉记者,尽管日常有诸多不便,10多年来衡川仍坚持自己行走,一步步,不曾放弃。“我不能让双腿功能退化。”衡川表示不愿意坐轮椅,只想像正常人一样行走。

2018年7月15日,衡川在信中写道:“最初到医院的时候,我感觉挺紧张的,因为做手术真的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但来到这不久我就没有这种感觉。这里的环境给人一种很和谐舒适的感觉,而且医院的医生护士都待人很热情友好。这里也有很多像我一样的病人,很可惜我英语并不好,很难跟他们沟通,这也让我知道学习的重要性。”

2018年10月24日,衡川回国。1年的治疗,让他不仅在外观和功能方面得到较好改善,心态也更加平和,更愿意与人接触。但双腿严重畸形,仍然是目前的最大难题。

“今后有什么打算?”这几天衡川住在武汉的姑姑家,打算过两天回河南后继续完成学业。高二时,衡川出国1年治疗。回国后,打算过两天便去学校报到,继续完成高三的学业。平时,衡川喜欢看小说,写得一手好文章,谢东星称赞衡川“是画家,画的画有梵高的感觉”。心态慢慢平和的衡川,如今最大的心愿便是进一步接受双腿的矫正。Shriners儿童医院表示,愿意免费提供治疗直到衡川22岁,患者可以每年都去美国治疗1次。

“每一个烧伤儿童都不应该被社会抛弃,应该给他们应有的教育,帮助他们走向社会。我们希望通过衡川的故事,让社会更多地关注烧伤儿童,推动国内烧伤儿童康复事业的发展。”谢卫国主任说,衡川接下来的治疗重点为双手、双脚的修复。

武汉市第三医院烧伤科再次发起募捐,为衡川筹集下一期治疗的交通、食宿费,如果您还愿意继续帮助衡川,实现他走回家的心愿,请伸出您的援手,扫描左边的二维码(请注明定向捐助衡川)。

文/记者苏金妮 通讯员周莉 陈舒 图/记者严琦

责编:宗晓斌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