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海失忆的她 15年苦问"我是谁"
2019-01-05 03:06:12 来源:汉网

带着一张老照片千里寻亲 这个新年一家人终团圆
  \
林克术(右三)与家人团聚

\

一张老照片帮她找到亲人
  
  楚天都市报记者陈俊通讯员江广牟联祥
  
  一份执著,失忆女千里寻亲。一张照片,热心人大海捞针。一线希望,15年后父女团圆。2019年新年的第一天,林克术终于和自己的父亲哥哥一起度过,为了这一天她盼了15年。
  
  2003年,还在广东某厂打工的林克术遭遇火灾事故,跳楼逃生的她受伤失忆,身份资料也几乎烧毁殆尽,只剩一张老照片和一张“韦秀妍”的身份证。嫁到黄冈成家后,15年来她成了韦秀妍,但日思夜想一直想找回自己的身份,去年年末,她根据身份证上的信息去利川寻亲。昨日,与家人欢度了新年的林克术,带着欣喜准备返回黄冈。
  
  唏嘘往事
  
  火海逃生不幸失忆

  
  “请问,你们能帮忙找下我的亲人吗?我太想念他们!”去年12月26日8时许,利川市文斗乡一家宾馆的前台,一名中年女子哭着向服务员请求。听她一口普通话,服务员觉得很意外,女子一直说自己是这里的人,但不记得亲人叫啥老家在哪里,看她十分悲伤,服务员赶紧把她带到不远处的文斗派出所向民警求助。该所教导员方永腾一边安慰她,一边了解情况,女子这才道出自己唏嘘的往事。
  
  2003年,她在深圳一家蜡烛厂上班,因为厂里发生火灾事故,她跳楼逃生摔伤了大脑,昏迷十多天。后在工友陈立新的精心照料下,她终于苏醒过来,但失去了记忆,不知道自己的姓名、老家在哪里,过去的一切都成了空白。
  
  当时她身上除了一张模糊的照片和一张手写的老旧身份证以外,没有任何线索。因为失忆,她不知道照片上的人是谁,也不知道如何回家,大家只好按身份证的名字“韦秀妍”来称呼她。待身体康复之后,无依无靠的她跟陈立新逐渐建立了感情,二人结婚生子,在陈立新的老家黄冈市生活。
  
  15年来,“韦秀妍”每天都在拼命地思考:“我是谁?我的亲人在哪里?”并不断通过各种方式寻找自己的亲人。打电话、网络求助她都试过了,可每次都落空,无数个夜里,她常常一个人暗自落泪。
  
  岁月易逝,今年已39岁的“韦秀妍”愈发想知道自己的身世。那张身份证上,“韦秀妍”是利川人,去年年末,她在丈夫的支持下,独自前往利川踏上了寻亲之路。
  
  一波三折
  
  进村寻访线索断了
  

  经过一番了解,方永腾从“韦秀妍”提供的身份证开始着手调查。那是一张2002年的老式一代身份证,甚至连真假都无法分辨。身份证显示韦秀妍1979年出生,户籍地址为利川市文斗乡堡上村3组。
  
  根据这些信息,方永腾带着“韦秀妍”来到十几公里外的堡上村寻访,但村干部和村里的老人都说,从来没有这个人,村支书甚至道出一个令人绝望的事实,村里不仅没有这样一个人,而且村里根本无“韦”姓之人。
  
  正好当天是堡上村村委换届选举,村民大都在村委会里集合。抱着不放过任何机会的心态,方永腾将女子带到堡上村委会,但所有村民都说不认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随后,方永腾又拿出她身上的一张陈旧的照片给村民辨认,泛黄的照片上是一个中年男子带着小女孩和两个小男孩,村民看了后,也表示照片上的几个人均不认识。“爸妈,你们在哪里?我究竟是谁呀?老天怎么这样对待我?”经过一番辨识问询无果后,“韦秀妍”禁不住当众嚎啕大哭,拉着村民的手不停求助,方永腾和现场许多村民看着也于心不忍,眼里饱含泪水,不停地安慰她。
  
  柳暗花明
  
  分别15载父女团圆

  
  “他有点像马堡村的一个人……”几乎绝望之际,一位60多岁的妇女忽然说,照片中的男子很像马堡村的林照明,但也不敢确定。
  
  只要有一线希望,绝不放弃找寻。方永腾立即通过马堡村村委会联系到林照明的儿子林乾密,从其口中得知,他确实有一个妹妹名叫林克术,2001年到深圳去打工,之后便失去联系。这么多年没有妹妹的消息,他们一家也在四处打听和寻找。听说有个女的从外地来寻亲,林乾密立即挂断电话从马堡村赶到堡上村。“没错,这就是我的妹妹林克术呀!”当林乾密见到眼前的“韦秀妍”时,一眼便认出来了,眼泪夺眶而出。“这么多年了,我们都以为她不会再回来了……”兄妹俩在众人的掌声中相拥而泣。
  
  见到民警手中的一张旧照片时,林乾密用颤抖的声音说:“照片中的人正是自己的父亲。”
  
  亲人终于找到,“韦秀妍”的身份也确认了,方永腾也替他们高兴,他把兄妹两人送回马堡村。照片中的老人——他们的父亲早已在家中等候多时。走进低矮破旧的屋子,林克术在门口就已经哭出声来,年迈的老人颤巍巍出来,拉着女儿的手,老泪纵横,“这些年你都到哪里去了?你是怎么回来的?”一家人互相拥抱,哭成一团。
  
  随后几天,林克术在兄嫂的陪同下,来到文斗乡的许多地方,那里有她童年的记忆碎片和她曾经熟悉的人,许多人一看到她就认出她来,林克术也慢慢找回了一些丢失的记忆。“终于找到父亲了,我回去后要把老公再带来,今年过一个团圆的年。”林克术说。

责编:宗晓斌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