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于泽:"漂"不是悲情 而是诗和远方
2019-01-30 04:30:30 来源:汉网

这几天,自媒体及其他网络写手们猛攻一个“漂”字,各种有关“漂族”的文章在网上大行其道。有机构自称针对“漂族”做了一份问卷调查,提了个“漂在远方,还是回家买房?”的问题,得出一个‘漂一族’六成想返乡置业的结论。类似文章还有“过半‘漂一族’青睐回家买套房”“超七成深漂族返乡置业”等。
  
  现在春节来临,针对“漂族”的文章是将“漂”当成了很多年轻人的痛点,而且就是要制造“痛点”。
  
  “漂”真的是悲情的吗?文学上,“漂泊”是一个作家常写常新的母题;哲学上也有“漂泊”这样一个重要命题。说简单点,自从进入现代市场体系之后,人就从他的家庭和家乡分离出来,并被市场“最佳配置”到需要他的地方。
  
  能够到城里找份基本满意的工作,已经是拜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所赐。目前中国的城市化率仍然只有不到60%,还有五六亿农村居民梦想跳农门,到“梦中天堂”城市来“漂泊”。经济学研究通常认为,人口迁移与经济增长之间存在正相关。比如中国人口基本上是从落后地区向发达地区迁移,反过来,人口迁入城市,也是发展最快的地方。所谓“漂”,本质无非是人口迁移。
  
  现在远不是中国人厌恶自由、讨厌“漂泊”的时候,从各地大建机场、高铁、高速公路来看,中国人还是想到经济发达的城市找工作、拿高薪、成家立业。不是有“世界很大,我想去看看”的辞职信吗?不是有无数“追寻诗和远方”的内心表白吗?政府建机场、高铁、高速公路,是因为成千上万的人想上路远行,也正因为还有无数做梦的青春骚动着,中国的机场、高铁、高速公路还远未建完。这一切,都是为了将做梦的人送达梦想的远方。
  
  现在“漂”被吐槽,其实不是因为人们自由得过头了,恰恰相反,可能是人们还不够自由。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繁华城市是梦,他们可以上班,但无法安家。根源有两个,一个是户籍制度在一些地方还异常坚硬,一个是很多城市房价太高。现在一些文章故意戳“漂族”的痛点,因为长安米贵房贵居大不易。对于很多人来说,“漂”出去并不是非得返乡不可,而是有在城里安居的可能。
  
  长江日报评论员 杨于泽

责编:宗晓斌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