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体验地铁高架站值勤 47℃-50℃的“日光浴”
2018-07-19 10:03:24 来源:汉网
在地铁高架站值勤,不论男女都涂防晒霜,不是怕黑是怕伤

 

7月18日,武汉轨道交通1号线竹叶海站,值班员叶琦龙在接近50度的站台上坚守岗位。记者苗剑 摄

长江日报融媒体7月18日讯如今,市民出行多选择地铁,无论是地下铁还是高架铁,车厢里很舒服。但在地铁高架线路的站台上,工作人员头顶太阳,汗如雨下,坚守岗位。

记者随同值勤,只能坚持5分钟

18日14时30分,长江日报记者和1号线竹叶海站的值班员叶琦龙一起来到径河方向站台,开始值勤。

竹叶海站是1号线最晒的高架站,上午太阳一出来,就开始给汉口北方向站台加温,一直持续到上午10时许。“上午温度计指针就到了50℃,我们不敢再测了,怕爆表。”竹叶海站区负责人周欣对长江日报记者说。

中午时段,太阳直射顶棚,站台像一个大蒸笼;从14时开始,阳光开始进入径河方向站台,一直持续到16时以后。周欣说,竹叶海车站是东西方位侧式站台,高温天气基本上是全天接受日光浴。

14时35分,“享受”了5分钟日光浴的记者,感觉头发好像变成了“吸热帽”,烫得想扯掉,脸、胳膊和腿,露在外面的皮肤都晒得发疼,地面的热似乎能穿透鞋子,脚要烤熟的感觉。正在此时,来了一个电话,手机一放在耳边,很烫,生怕突然爆了。

接完电话,长江日报记者急忙把电话放进包里,头开始隐隐作痛,赶紧临时脱岗,站到荫凉处缓缓气、喝喝水。此时才14时38分。

再看看叶琦龙,依旧在太阳下来回走动,迎送列车。背后的汗,已浸湿衣服。

在地铁高架站值勤,不论男女都涂防晒霜,不是怕黑是怕伤

 

武汉轨道交通1号线竹叶海站车控室,防暑降温药品一应俱全。记者苗剑 摄

长江日报记者站在站台荫凉处,空气依旧闷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汗直冒,头越来越疼,先前晒疼的皮肤倒是好了一些。

值班站长袁敏介绍,站台上的工作人员上岗前,都在涂防晒霜,男生也不例外,倒不是怕晒黑,而是怕晒伤。

14时45分,记者“重返岗位”,不到3分钟又站不住,幸亏此时一列列车到站,车门一打开,一股凉气扑面而来,来了一个深呼吸,真是享受。可是车门一关上,热浪如当头一棒,太阳又一次直射脸上,更烫更疼。再一次退到荫凉处,看了看温度计,47℃。

此后15分钟,记者就一直站在闷热的荫凉处,喝水,而叶琦龙依旧在太阳下值勤。

15时,另外一名工作人员换班,叶琦龙回到休息室,喝了半瓶矿泉水。叶琦龙说,这个半小时还算不错,虽然太阳大但多少有点风,最怕的是雨后的大太阳,像个大闷罐子,潮湿闷热特别难受。

据了解,天气炎热的日子里,站台岗的值班员是每半小时一轮岗,但即便如此,值班员一天下来也要在太阳下晒5个小时。

新开通线路高架站设有乘客专用空调候车室

在地铁高架站值勤,不论男女都涂防晒霜,不是怕黑是怕伤

 

站台空调候车室内温度27℃ 记者郭佳 摄

近两年新开通的地铁高架站,为乘客们设置了专门的候车室,目前,这些候车站里的空调都开了,乘客有了一个更舒适的候车环境。

18日上午11时,长江日报记者在机场线航空总部站的站台候车室遇到了正在等车的田小姐。“没想到这么凉爽!”田小姐打算去巨龙大道,第一次进站台候车室候车,很惊奇。记者现场测量室内温度,27℃。

玻璃门外,值班员赵壁所在的站台上,温度达44℃。“半小时的值勤下来,衣服汗湿是必须的。但不用担心,休息时,湿衣服在太阳下一晒,很快就干了。”赵壁笑着对记者说。

在地铁高架站值勤,不论男女都涂防晒霜,不是怕黑是怕伤

 

站台空调候车室外温度达44℃ 记者郭佳 摄

他们值勤的站台,有两个空调候车室。“那是乘客候车用的,我们不能进去。”赵壁介绍说。工作职责让他们必须来回观察列车和乘客,离空调候车室一步之遥,却不能进去。

据介绍,目前,地铁机场线航空总部、宋家岗2个高架站,阳逻线青龙到金台9个高架站,1号线码头潭公园到径河3个高架站,共设置50个候车室,目前空调均已启用,制冷温度设置为26℃。而早期1号线的高架站,由于站台宽度不足,无法再增设候车室,为此,车站工作人员都配备了藿香正气口服液、人丹、十滴水、风油精等防暑降温常用物品。乘客如出现中暑等不适,可以向车站工作人员求助;同时建议年老体弱乘客,错开高温时段出行。(记者郭佳 通讯员曾斯 产启斗)

责编:申燕伟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