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人获刑!武汉涉案人数最多的“小额贷”涉黑案26日宣判
2018-12-27 08:48:42 来源:汉网

长江日报融媒体12月26日讯以低息“小额贷”为诱饵,采取恐吓威胁等非法手段敲诈勒索被害人财物。去年底,武汉警方打掉一个以借贷为名暴力敛财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今年9月27日,检察机关对72名涉案人员分别按1个涉黑、6个涉恶犯罪案件提起公诉。

12月26日上午,江岸区人民法院首批一审判决其中张某、魏某、梅某等23名被告人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判处14年至1年8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据悉,李某等6案49人涉恶势力犯罪案也将于近日宣判。这是目前全市扫黑除恶案件中判刑人数最多的一起案件。宣判结束,主犯张某母亲现场坐倒在地放声痛哭,惋惜儿子一生都毁了。

23人获刑!武汉涉案人数最多的“小额贷”涉黑案26日宣判

26日,江岸区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张某等23人“小额贷”涉黑案现场。记者史伟 摄

23人获刑!武汉涉案人数最多的“小额贷”涉黑案26日宣判23人获刑!武汉涉案人数最多的“小额贷”涉黑案26日宣判

借了5600元,还了13倍

被“无抵押低息贷款”的广告诱惑,被害人小陈去年2月来到鑫鹏程公司申请贷款,公司在收取1000元下户费(下户,指到受害人家中调查是否有还款能力)后到小陈家中调查,随后小陈签下4万元借款协议,小陈并被要求手捧现金、借条及身份证微笑拍照。

不料刚拍完照,梅某就以收取首月利息、手续费、资料费等名义强行收取32000元,实际支付给小陈8000元。

小陈不乐意,“和善”的梅某瞬间变脸,办公室内一众人全部围上来对其进行威胁恐吓,强迫小陈接受贷款,随后还强迫其购买1400元香烟上交,小陈实际到手仅5600元。

半年后,梅某带人先后两次到小陈家中索债,要求支付“加班费”“上门费”等共计8万元,并恐吓小陈父亲“不还钱让你儿子去卖肾”、“我们知道你孙子在哪上学”,小陈一家被迫向梅某支付7.4万元。

贼喊抓贼

法官发现猫腻移交警方

张某的“小额贷”涉黑组织在借贷时收集借款人捧钱微笑照片、借款合同,是便于在索债无果情况下,以个人名义起诉借款人还钱。2016年,小李拿着购房合同来到鑫鹏程公司申请10万元房屋贷款,业务员王某见有利可图,以购房合同有“问题”为由扣押合同,并殴打、恐吓小李,签订一系列借款合同,并购买3000元香烟。

一周后,小李竟收到了法院的传票,原来业务员王某拿着购房合同和借款合同到江岸区西马法庭,要求小李还款,否则以房屋抵债。随后,西马法庭法官认为,书面证据虽然齐全,但存猫腻,遂移交警方,警方刑事立案后,王某的民事诉请暂停,见状,心虚的王某撤诉,小李的房屋险被“套路”走。

一分钱不出,空手套白狼

去年9月30日,被害人赵某到沙巴克公司申请贷款,公司人员以办理贷款手续为由,收取赵某身份证、手机,避开赵某并以赵某名义在多种网贷APP上申请贷款,其中某APP通过了申请,贷了73500元,但赵某实际到账只有5万余元,随后该公司人员称要收取40个点的手续费,赵某认为贷款是网上贷的,与沙巴克公司无关,觉得点位费太高不愿意付,对方突然冲过来十余个人,将赵某及朋友团团围住(俗称“摆造型”),并威胁“你们不贷的话别想离开,报警也没用!”

此后,为了避免这些文身壮汉以后找麻烦,赵某还是白白支付了1万元点位费。

江岸警方介绍,除了赵某外,还有多位被害人认为费用过高不愿意贷款,该组织成员则吼骂恐吓“不是想走就走”,四五名黑衣文身短寸壮汉团团围住,或拖着棒球棍“摆造型”。脾气不好的“业务员”甚至会扇借款人头部、踹腿,逼借款人在墙角顶着矿泉水瓶蹲跳,不许水瓶掉落。有的借款人,上午进去贷款,不接受条件就不让走,直到下午人又饿又怕,接受贷款才出来。通过以上种种软暴力强迫受害人接受高额的贷款利息及各种费用 。

一般贷款期限2个月,想延长则需缴纳高额利息。如被害人未按约定时间缴纳利息或还款,该组织则派人至被害人家中威胁恐吓,喷红油漆、堵锁眼等方式滋扰,数十人的催债组还以每人2000元不等的“出场费”,迫使被害人支付高额费用。

因催债被害人离婚、受伤、躲至外地

在找到的受害人中,有的因此离婚,有的受伤,有的躲至外地。

小冯告诉民警,其新洲家院墙上都是催债人喷的“不还钱就杀”的红油漆字样,自己实际得款1.6万,家人因害怕被迫还了2.4万,他怕对方真做出过激行为无奈躲到深圳一直不敢回武汉。

被害人小宋称,因拒绝支付索债人员每人500元的“出场费”,双方中午起纠纷,当晚张某纠集30余人带洋镐把等工具到小宋家中,殴打小宋父亲,致使其腿部受伤。

被害人小余的母亲称,去年贷款公司人到家中催债,儿子只拿了1万对方催还3.8万,媳妇害怕还了2.8万。此事后,儿子媳妇离婚了,儿子此后意志消沉不吃不喝,人财两空。

“感觉公司的人都像社会打流的”被害人小张等数人反映,鑫鹏程、沙巴克公司的业务员说,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来了就非得贷。不愿贷就会被吼骂、拍头。

警方遍寻全国 找到130人取证

因该案涉案人众多,背后的黑恶势力团伙关系错综复杂,社会危害性大,调查取证难度极大。今年初批捕该团伙后,在市、区扫黑办统一指导下,江岸区公安、检察、审判机关紧密配合,启动扫黑除恶重点案件侦捕审联络机制,实现案件快捕、快诉、快审。

许多被害人慑于该团伙的淫威,不敢出来指证,或者不堪其扰,离开住所到外地躲“债”,给警方调查取证带来极大困难。为确保除恶务尽,不漏一罪,江岸区公安分局党委调集全局18个派出所参战,全力以赴侦破此案。专案民警逐一寻访被害人,并赶赴各地上门劝说、解释,取得信任,历经10个多月,共寻找到130余名被害人,几乎把全国跑了个遍。

分工明确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法院审理查明,2015年6月,被告人张某以其母亲的名义成立了鑫鹏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公司经管范围为投资管理息咨询,企业管理服务等,但实际主要经管为小额贷款业务,通过高利放贷牟取非法利益,被告人张某笼络被告人魏某入股,先后纠集多名亲属、同学、乡邻,逐步构建非法高利放贷平合,成立所的“小额贷”放贷公司,进行暴力和“软暴力”催债,发展形成人数众多、成员相对稳定,层级分明,分工明确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为了迫求更大的经济利益,不断扩大组织规模,2017年3月,被告人魏某从鑫鹏程公司分立,成立了武汉沙巴克城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公司分立后,被告人魏某依然遵照张某制定的小额贷款经管管理模式运管,两公司人员互相借用,业务互通,组织规模不断壮大。

两年多违法收入达550万

经过调查,在该犯罪组织中,被告人张某、魏某、梅某为创建者、决策者,被告人王某(张某老婆)、张某倩(魏某老婆)具体主管该组织的记账、财务工作;其他涉案人员系该组织的积极参加者和其他参加者。

该组织内部设经理、业务员等职位,实行扁平化管理,通过鑫鹏程公司、沙巴克公司的违法经营活动和暴力讨债等犯罪行为,大肆聚敛钱财,经济实力日益雄厚,该犯罪组织有严格的纪律和奖惩制度,如组织成员应当听从调遣,为追求组织利益自觉参与造法犯罪活动,给组织成员发放工资、业务提成等。

该犯罪组织通过有组织地实施非法高利放贷、暴力讨债等违法犯罪活动大肆敛财,壮大组织经济实力,经审计,2015年6月至2017年12月间,该组织违法收入共计5509448.66元,该组织所获利益,部分用于组织运营、个人购买车辆、房产、发放工资、奖金、提供赔偿经费等。

涉及小额贷警情高达百余起

2015年至2017年间,该犯罪组织多次在本市江岸区黄埔东宫片区实地违法犯罪活动,给当地人民群众的生活带来严重滋扰,造成极其劣的社会影响。因该组织盘踞在黄埔东官,亦导致该处的刑事、治安警情长期高发,2015年至2017年黄埔东宫地区涉及小额贷款的刑事、行政警情共计100余起。

经审计,该犯罪组织与54名报案的被害人签订借款协议金额共计1033000余元,被害人实际得款金额共计442700余元,实际获得的借款金额不足协议约定总金额的45%,该组织采取暴力、威胁、滋扰等手段,强迫其中17名被害人归还贷款和违约金共411200元,但17名被害人实际得款会额仅为113600元,该组织强迫被害人还款金额约为实际得款金额的3.6倍,最多高达13倍。

三组织者被判处十年以上刑期

江岸区法院审理后判决:

➤ 被告人张某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数罪并罚,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50万元,罚金人民币5万元;

➤ 被告人魏某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数罪并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30万元,罚金人民币3.8万元;

➤ 被告人梅某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数罪并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30万元,罚金人民币3.8万元。

➤ 其余20名被告人均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至一年八个月不等,并处罚金。

(记者梁爽 舒翔宇 通讯员黄宗华 杨娟娟 郑雅曼 王威 唐时杰)

 

责编:申燕伟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