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海拔最高小学送走最后一名学生
2019-09-01 11:43:42 来源:汉网
 
临别之前,刘宇航和刘良华老师升国旗
 
 
刘良华老师最后一次辅导刘宇航学习
 
 
走出校门后,刘宇航依依不舍地与刘良华老师挥手告别
 
 
刘宇航说黑板上画的大花朵是刘老师,小花朵是自己  本组图片除署名外,均由长江日报记者胡冬冬 陈卓 摄
 
 
    长江日报记者王晶 见习记者刘娜 余金兰  
 
    53岁教师刘良华坚守武汉最偏远山村学校31年,“只要还有孩子需要,我就会一直留在这里!”
 
    8月31日,是8岁的刘宇航离开黄陂区蔡店街刘家山村,去14公里之外的郭河小学报到的日子。早上7时许,刘良华老师送给刘宇航一份特别的开学礼物——《现代汉英词典》。面对即将分别的学生,刘良华眼眶有些湿润,他嘱咐刘宇航到了新学校一定要好好学习,懂事的刘宇航连连点头。
 
    在这个离武汉市中心城区90公里的小山村,有一所全市海拔最高的学校——刘家山教学点。在这个群山环绕的“迷你学校”里,只有一位老师和一名学生,就是刘良华和刘宇航。如今,刘宇航要去郭河小学读三年级了,这个教学点也将不复存在。
 
    守承诺坚守偏远山村学校三十一载
 
    刘良华是刘家山村人。1988年春,正打算进城务工的他,接到村书记和刘家山小学校长的邀请:村里小学一直没有稳定的教师队伍,希望刘良华能留下来执教。
 
    刘良华脑海里不断浮现父亲20多年在三尺讲台执教的身影,尽管当时教师待遇很低,刘良华毅然决定留村任教。当年的农历正月十八,刘良华走进刘家山小学,正式成为一名乡村教师。
 
    当时学校有6个年级,共40多名学生,5位老师。由于老师人数有限,学科较多,刘良华每天教学任务很满,几乎没有休息,“上午上完一二年级的语文课,下午还要给三四年级上数学课”。
 
    偏远乡村的生活十分枯燥,刘良华回忆,在校期间前后有十几位老师来了又走,任教时间最长的也不过三五年,只有他和刘忠新老师一直坚守在此。“他对工作认真负责,每天早早就到学校,放学还坚持送学生回家。”谈起最好的搭档刘良华,刘忠新老师感叹:“教书时间久了,和孩子有了感情,和讲台也有感情了,他哪里舍得走呢!”
 
    2016年,刘忠新老师调任到郭河小学任教,学校里只剩刘良华一个老师了。面对大山和空荡荡的学校,刘良华有时也会觉得孤独。他就利用空闲时间练练毛笔字,与村民下下象棋,还自学儿歌作为学生的音乐教学。
 
    亲友劝他改行,但刘良华并没有动摇,他说:“我曾向村书记和校长许下承诺,哪怕只有一名学生,我也要坚持下去!”
 
    他是孩子的老师也是玩伴
 
    2001年,刘家山小学的学生不到40人,学校改为教学点后,只剩3位老师、4个年级。从2007年开始,刘家山村开发旅游资源,建起木兰清凉寨景区。旅游带动村民致富,家庭条件变好后,不少孩子随父母进城读书了,刘家山教学点的学生越来越少,到最后只剩下两名学生。2018年秋,其中一名学生也转走了,只剩下学生刘宇航。
 
    长江日报记者看到,刘良华的办公室一角堆放着手工制作的毽子和破旧的羽毛球拍、乒乓球拍、跳绳等。刘良华说,他怕刘宇航孤单,平时课余经常带他踢毽子、打羽毛球、打乒乓球、跳绳,刘宇航每次都玩得很开心。“我和他既是师生,也是玩伴,更是朋友。”刘良华微笑着说。
 
    长期一对一教学,没有接触外界,刘良华发现这种枯燥单一的方式渐渐对刘宇航产生了不良影响。为了让刘宇航接触到更多的教育资源,他经常带着刘宇航去郭河小学听公开课或参加集体活动。
 
    刘宇航和同龄的孩子在一起学习开心不已,在集体活动中表现活跃,刘良华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在二年级结束时,刘良华主动建议刘宇航的父亲将孩子送到郭河小学。刘宇航转校意味着学校再无生源,虽然刘良华有些不舍,“但是三年级要增加英语课了,我得为孩子考虑”。
 
    最大心愿是让村里孩子迈出穷山沟
 
    10多年来,从刘家山教学点走出了10余名大学生,对这个偏远又贫困的小山村来说十分不易,这也是刘良华最欣慰的事。他教过的学生很多成了高校教师、工程师、医生……说到这里,刘良华有些激动。“让村里孩子迈出穷山沟,改变家乡的面貌,让学生能实现自己的梦想是我坚持教学的初心,我也为此而感到骄傲。”刘良华的话很质朴。
 
    蔡店街教育部门负责人表示,现在没了生源,刘家山教学点原本计划取消,但考虑到部分村民的需求,未来将把教学点改为幼儿园。听到这个信息,刘良华内心又燃起希望。他表示,愿意留在这里继续任教,“只要村民有需求,只要孩子需要,我就会一直留在这里。”面对未来,刘良华坚定地说。

责编:冯颢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