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务造假者的墓志铭,立信被钉上耻辱柱!
2018-10-08 09:35:00 来源:搜狐财经

原标题:财务造假者的墓志铭,立信被钉上耻辱柱!

财务造假追责:里程碑

立信会计师事务所深涉大智慧财务造假案,投资者怒将其告上法庭!

一审判决立信败诉,立信需就投资者因大智慧财务造假损失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立信表示不服!提起上诉,认为自己只应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连带赔偿责任和补充赔偿责任的差别在于:对于前者,投资者可以在未找大智慧索赔的情况下直接找立信赔偿,立信不得拒绝;而对于后者,仅在大智慧无力赔偿的前提下,立信才就差额未赔偿部分承担赔偿责任!

最终,终审判决出炉:立信彻底败诉!就上市公司的财务造假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作为大智慧2013年财务报表审计机构——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也收到了一份行政处罚。

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经查,立信所对大智慧2013年财务报表出具了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签字注册会计师为姜维杰、葛勤。立信所在审计过程中存在如下违法事实:

1、未对销售与收款业务中已关注到的异常事项执行必要的审计程序;

2、未对临近资产负债表日非标准价格销售情况执行有效的审计程序;

3、未对抽样获取的异常电子银行回单实施进一步审计程序;

4、对于大智慧2014年跨期计发2013年年终奖的情况,立信所未根据重要性按照权责发生制的原则予以调整;

5、未对大智慧全资子公司股权收购购买日的确定执行充分适当的审计程序。

根据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

1、责令立信所改正违法行为,没收业务收入70万元,并处以210万元罚款。

2、对姜维杰、葛勤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0万元罚款。

因为财务造假,大智慧和立信所吃了罚单,不过麻烦并未就此结束,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大智慧面临多起投资者维权官司,其中,绝大多数将立信所一起告上了法庭。

证监会挠痒痒式的行政处罚,激起了全国各地大小股东的怒火,于是乎,散兵游勇们开始集结索赔。让人解气的是,散户们竟然胜诉了,而且是终审判决。

从目前状况看,立信被迫走到“倾家荡产”那一步的可能性并不大。但是,不可低估的是,前期判决的示范效应。

如果诉讼持续发酵,很可能对立信的信誉和经营产生巨大损失,甚至对整个注册会计师行业都将产生历史性的重大影响。

金亚科技财务造假案,立信难辞其咎

无独有偶的是,金亚科技巨额财务造假案,立信深涉其中。

“金亚科技财务造假金额这么高,收入、成本、利润、货币资金等涉及金额这么高,肯定能查出来,至少会发现异样。”某审计人士指出。

但是立信所为金亚科技2014年年报出具的审计结论是,“公司财务报表在所有重大方面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编制,公允反映了金亚科技2014年12月31日的合并及公司财务状况以及2014年度的合并及公司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

值得注意的是,据2014年年报,立信所已为金亚科技服务9年审计,2014年的报酬为90万,2013年的报酬为86万,签字会计师为邹军梅、程进。金亚科技是第一批登陆创业板的上市公司,迄今已有6年多。

这也意味着,上市前立信所就已为金亚科技提供审计服务。可以说,对金亚科技知根知底,可是为什么这么大的财务造假没有审计出来?

尤其是自查报告披露的货币资金竟然虚增了约2.21亿元,由更正前的3.45亿元调整为1.24亿元。金亚科技称,经自查,发现2014年货币资金账实不符数据,依据2014年年末财务报表货币资金科目余额与2014年末银行对账函的差异,调减了2.21亿元。

上述会计人士指出,货币资金比较好查,银行存款一发询证就出来了。而只要将银行对账函与财务报表货币资金一比较,就能发现异样,为何立信所的审计师没有发现?难道审计2014年年报时连对账函都没有发给银行?在其看来,货币资金跟实际数额不一样,很可能是因为涉及“财务造假”而腾挪资金。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证监会网站近日披露对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立信所”)及两位注册会计师的行政处罚决定,涉及案情系为金亚科技2014年财务报表出具含有虚假内容审计报告。证监会决定,没收立信所业务收入90万元,并处以270万元的罚款;同时,对邹军梅、程进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0万元的罚款。

处罚书显示,上述当事人存在以下违法事实:金亚科技2014年度财务报表错报情况,金亚科技披露的2014年合并财务报表虚增银行存款2.18亿元,虚增营业收入7363.51万元,虚增营业成本1925.33万元,虚增预付工程款3.1亿元。而立信所在对金亚科技2014年度财务报表审计时,未勤勉尽责,出具了存在虚假记载的审计报告。

具体来说,立信所未按要求执行货币资金的函证程序。2015年1月20日,审计人员在对金亚科技基本账户(440************0086)开户行(工商银行成都高新西部园区支行)函证时,未对询证函保持控制,未对询证函是否加盖银行公章事项给予充分关注,上述行为导致立信所未能发现银行回函系金亚科技伪造,金亚科技虚增银行存款2.18亿元的事实。

同时,由于销售与收款循环函证程序不当,立信所未关注重大合同的异常情况。在应收账款函证程序上,立信所未对存在不确定性的发函地址实施进一步审计程序,导致未能发现错误及不存在的发函地址,且审计工作底稿未记录发函和回函过程,现有证据无法证实其对函证保持控制;同时立信所未关注回函中的异常情况,未正确填写被询证者地址。另外,现有证据未能证实立信所针对未收到回函的客户实施了进一步替代程序,以证实应收账款是否真实存在、计价是否正确。

对重大合同的异常情况,立信所也未保持合理的职业怀疑。立信所对金亚科技2014年前20大客户及金额较大合同进行查验,并在审计工作底稿中予以记录。经调查,其中7份合同存在异常情况,存在未签字盖章、两份合同编号相同等异常情况。审计人员未保持职业怀疑,未充分关注重大合同中的异常情况,未实施进一步审计程序。

在采购与付款函证程序上,审计工作底稿中“发函清单”显示共发出28份函证,其中13份(占函证的46.43%)存在发函地址与发票地址不一致等异常情况,立信所未关注上述异常情况。审计工作底稿未记录收发函物流信息,也未记录应付款的函证结论。

还有对于3.1亿元预付工程款的审计程序。在金亚科技与四川宏山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简称“四川宏山”)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主合同部分双方均未盖章签字,立信所取得的3.1亿元预付工程款的银行对账单系金亚科技伪造并提供。在合同涉及金额较大,且合同形式存在不完备的情况下,立信所未特别关注,未保持合理的职业怀疑,未考虑到因管理层舞弊可能导致的重大错报风险。

因上述审计环节存在问题,立信所为金亚科技2014年财务报表出具了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审计收费为90万元,签字注册会计师是邹军梅和程进。故依据《证券法》第二百二十三条的规定,证监会决定,没收立信所业务收入90万元,并处以270万元的罚款;同时,对邹军梅、程进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0万元的罚款。

金亚科技的投资者们,接下来是你们集结表演的时候了。

“连带赔偿”中国内地第二例

此次立信被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是会计师事务所在中国内地“虚假陈述证券民事赔偿案”中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第二判例。

首例判决出现在11年前,即2006年7月31日。即曾引起证券市场轩然大波的湖北“蓝田造假案”。

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83名原告向11名被告索赔617万余元,法院判决被告“蓝田”赔偿原告540多万元。包括华伦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华伦”)在内的其他8名被告,被法院判决对原告的经济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另有2名被告,法院判决不承担责任。

彼时,83名原告的代理律师表示,之所以将华伦列为被告,一是为了判决能执行,二是为了以儆效尤。

公开信息显示,华伦系2000年由6家会计师事务所合并而成,注册地为北京。8月30日,记者通过多种渠道搜索关于华伦的工商信息。结果显示,华伦的经营状态为“吊销、未注销”。而自2006年之后,也并未见其有公开信息披露。

尽管如此,过往的上市公司财务造假、虚假陈述案中,被投资者索赔的中介机构,尤其是会计师事务所为数甚少。案发后,往往由保荐人出资先行赔偿投资者,但会计师事务所被作为索赔对象,并承担赔偿责任的却鲜有先例。

时隔多年之后,曾引起轩然大波的绿大地(002200.SZ)IPO造假案中,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也站在了被告席上。公开信息显示,绿大地IPO审计机构为鹏程会计师事务所,2012年该所被国富浩华会计师事务所吸收合并;2013年国富浩华会计师事务所与中瑞岳华会计师事务所合并成立瑞华会计师事务所。2014年,瑞华所仍被部分投资者列为被告索赔。

“如果大智慧赔不起了,剩余部分全部由立信赔偿,而且是以债务人的全部财产进行赔偿。”有媒体披露,接下来“律师将部分选择立信会计师事务所作为起诉对象,更好地确保投资者能拿到赔偿”。

“尽管目前已经判决的一例要求立信所承担连带责任的金额不大,没有引起社会广泛和足够关注,但其警示意义非凡,对注册会计师全行业敲响了警钟。告诫全行业,连带责任不是一纸空文,执业质量不是可有可无,职业风险不是空洞说教。”

“立信是我国最大的会计师事务所之一,此次被法院判决需要与大智慧的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意味着以后所有的会计师将担负对上市公司的财务数据等更为重要的监督和审查责任,否则将遭受巨额索赔的连带赔偿义务。”

安达“信”前车之鉴

尽管,除“蓝田案”之外,在中国内地,会计师事务所被法院判决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情况并不多见,甚至可称“罕见”。因此,也并未见哪家中介机构因连带赔偿而“倾家荡产”。

但是,安达信帝国的倾覆,就是前车之鉴。

一个“信”字,乃中介机构安身立命之本。

“因为我们很成功,所以我们要更加成功,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向世人宣告我们正在改变”,在2000年1月的全球新闻发布会上,安达信的合伙人曾经这样自豪地说道。

他们当然有自己骄傲的理由,在当时,作为五家最大的全球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安达信全球营业额为93.4亿美元,代理着美国2300家上市公司的审计业务,占美国上市公司总数的17%;在全球84个国家设有390个分公司,拥有4700名合伙人、2000个合作伙伴,专业人员达8.5万人。

在世纪之交的2000年1月24日,安达信在全球启动了声势浩大的『新世纪,新经济』活动,谁也没想到,这一天,离安达信帝国崩溃只有不到500天。

会计师事务所一直是个有趣的行业,他们天生处在利益的夹缝中。会计们审计企业的财务和业务状况,向公众保证企业财务信息的真实性,但没有哪一个公众或者证券交易监管机构会为他们的辛勤劳动支付账单,最终付款的仍然是被审计企业。利益的冲突由此而生,当被审计企业财务出现重大纰漏的时候,审计师的独立性就会面临考验。而大多数时候,人性都是经不起考验的。对于利润的追求,成了悬在所有会计师事务所头上的达克摩斯之剑。

对于安达信来说,悬在头顶上的达克摩斯之剑就是其对于咨询费用痴迷。早在2001年安然丑闻爆发之前,安达信就多次卷入会计丑闻,在五大中,安达信由于审计问题与集团诉讼股东达成的和解次数和金额是最多的。paypal的早期员工埃里克·杰克逊曾经在安达信旧金山办公室工作,他曾在书中写到:"几个月以来(1999年),我一直忙着应对一场激烈的诉讼,这个案子却戛然而止,因为客户再也接受不了安达信不断增加的收费了。从现在来看,这只是安达信想扩大其利润丰厚的咨询业务,结果却事与愿违的又一个实例罢了。”

但这些审计客户都无法与安然公司的影响力相比,安然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商品和服务公司之一,名列财富美国500强的第七名,也是安达信的第二大客户。仅仅在2001年,安然公司就支付给安达信5200万美元的报酬,其中超过一半(2700万美元)是咨询服务费用。2001年的10月,安然公司被发现在1997-2000年间,虚报了5.47亿美元利润。其中,作为审计师的安达信又一次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他们不仅没有发现安然公司那虚假到可笑的财务报表(或者仅仅是假装没有发现),而且安然的董事会中有超过半数人员与安达信有所关联,安然公司的许多财务人员曾在安达信就职。安达信又一次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列上了被告席。

在安然事件爆发之初,安达信曾经自信满满地可以通过和解来达成免责。为了进一步减轻罪责,安达信用卡车把当初的工作底稿运出去,一张张撕毁;这个看似聪明的举动,却成为了安达信毁灭的直接原因。安达信的合伙人曾在邮件中安抚员工,承诺安达信有足够的保险和现金来应付未来的赔偿,不会影响到大家的前程。

但这一次,安然事件对于美国资本市场的冲击太大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司法部没有准备放过安达信。在2002年的3月,美国司法部宣布正式以”销毁证据,妨碍司法公正”的罪名刑事起诉安达信休斯敦公司后,安达信的骄傲在瞬间崩盘。刑事诉讼意味着安达信在长达数年的诉讼期间无法承接审计业务。

在不到100天的时间里,存在了89年的安达信分崩离析,全球八万五千名员工迅猛合并到了其他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只留了一个在瑞士的总部准备接受巨额的赔款和司法起诉。对于安达信的多数员工来说,他们还没有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成为了其他四大的员工。当时,美国的安达信员工因为不满被合并在街道上游行,一个小女孩举着一个大牌子,上面用安达信Logo的橙色写着:“My mum is an Andersen.(我妈妈是一个安达信人)”。

一个前安达信员工写到:

"就好比,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每天对别人颐指气使,却突然间被政府抄了家,只能寄人篱下生活了。那种感觉是从天上到地下,而且不是轻飘飘地落下,而是一个跟头摔下去,摔了个头破血流。”

责编:汉网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