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in两年之后,这家公司成了小程序灯塔
2018-10-08 12:55:00 来源:搜狐财经

原标题:All in两年之后,这家公司成了小程序灯塔

如果不是“明大”事件,刘强东估计现在已经在和管理层组成的“打多办”一起研究如何面对新的友商了。不到3年,3亿用户,GMV超过30亿,黑马拼多多的爆发让京东和阿里吃惊。助推了拼多多突袭的,除了“五环外”的老乡,还有来自“股东”腾讯的大力支持——微信的小程序和“宽容”的审核,让这家电商新手能用游戏的方式,完成购物的“社交裂变”。

7月27日,拼多多正式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市值一度超过330亿美元。当人们还在询问下一个拼多多什么时候出现的时候,眼尖的投资人已经从年初开始疯狂押注微信小程序了,因为他们知道,当超级流量入口微信开始全力为小程序提供援助时,只要能踏中这个风口就能获得初期红利,复制拼多多的成功故事。

从2016年提出概念,微信小程序已经走过了两年时间,阿拉丁创始人史文禄见证了小程序从没人理解到巨头争相加入的超级赛道的全程。作为从业者,他不仅认为小程序的红利期才刚刚开始,而且将在未来成为国内在移动互联网技术上弯道超车的机会。

雨中聚会

2016年10月,北京簋街,人们冒雨来到附近的一个音乐空间,不算宽敞的场地挤下了几百人。这是史文禄第一次组织小程序活动。

2016年年初,“微信之父”张小龙在公开场合透露,之前从微信公众号中拆分出来的服务号,未能达到预期效果,团队内部正在研发一个新的生态,名字叫做“小程序”。当年年中,微信开始找开发者进行内部测试。第一期,全国两百多个团队参加了内测。

编辑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

史文禄开场2018年8月举办的阿拉丁小程序峰会

偶然的机会,史文禄在朋友公司看到了后者团队正在做的小程序Demo。说团队有点夸张了,其实只是两个工程师,用了两天时间做出的一个简单的东西。“当时的小程序没有现在这么好看,非常简陋。”史文禄说道,“但是一个新事物在刚出现时,往往都是这样的。”就像微信刚刚上架苹果应用商店时,不少用户在评论中吐槽不如短信甚至飞信好用,肯定不久就会玩完。

不仅旁观者,甚至很多参与内测的团队,也不太清楚小程序到底能干嘛,也许,微信团队本身也没有产品的清晰定义。这也是为什么2016年10月那场小程序会议上,几百人将会场塞满,连过道也站满了人——大家都想知道微信推出的新产品到底是什么,怎么玩,当然更重要的是,是不是另一个风口。“有从PC时代过来的创业者,有做手机游戏的,也有媒体。”各行各业的人聚在一起,也许疑惑,但大家都无疑认定,小程序是一个机会。

在组织这场聚会之前,史文禄做过校园社交网站、医药O2O等方向的创业。在做医药O2O时,他发现在移动互联网已经充分发展的情况下,团队想要将一个App推向市场,其制作和获客成本已经不是创业团队能负担的了。而开发简单的微信小程序,不仅从成本上完成了“供给侧改革”,而且能享受微信的海量流量支持,显然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史文禄将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为分两个阶段,微信前和微信后——“2011年之后,移动互联网出现了分叉,一个叫普通移动互联网,一个叫微信互联网。”如果说2012年8月上线的微信公众平台是微信团队在战略上的一次成功试水,显然4年后的小程序有着更成熟的思考和野心。

当然,新事物的发展有些坎坷,即便是来自微信的产品。

暗夜远航

2012年8月,微信上线微信公众平台,拉开了公众号内容创业的大幕。截至2016年,微信公众号注册数量超过2000万。携公众平台余威,当张小龙提出小程序的前身“企业号”后,人们对小程序给予了超高期望。不过,一贯“克制”的张小龙并未在开始就给小程序很多流量入口,火热的期望,撞上了冷静的“老司机”,给小程序行业彻底降了一次温。

从2016年9月内测,到2017年底上线腾讯小游戏跳一跳的一年多时间里,承载过高期望的小程序发展不温不火,沦为人们口中的“鸡肋”,当时主流的看法是,“用完即走”的小程序只适合线下零售行业做快速收款和引流,难以复制“公众号”的成功。

当时,做小程序的团队融资很难,史文禄聊过的一些投资人,由于看不懂小程序,甚至将前者视为骗子。两年前,投资人依然在追人工智能、共享充电宝、共享单车等显而易见的风口,一直保持“克制”的小程序并未进入到这些人的认知。

史文禄坦言这一年多的时间很黑暗,“像在黑夜的海上航行,环顾四周看不到同行者。”看好小程序发展前景的他认为“一定会发现宝藏”,但是“却不知道行驶的方向是否正确”。在这种情况下,有没有足够的资金还在其次,低谷期的“不确定性”才是最难熬的。一年多的时间里,不少之前一起“航行”的“水手”已经先后弃船。不过,即便无光,阿拉丁还是在不断坚持。

对于小程序前期的发展不利,史文禄认为微信团队并没有错。因为小程序是一个生态工程,既然是生态,就需要建立和维护整个体系,而这个过程是很需要时间的。

幸运的是,微信并没有让人们等的太久。

编辑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

2017年12月微信团队上线“小游戏”跳一跳

Wedows1.0

2017年12月的微信公开课上,张小龙在台上给大家秀了一下自己高超的游戏能力,而那款看起来颇为幼稚的小游戏《跳一跳》,则成为小程序真正打开普通消费者市场的利器。看似简单的《跳一跳》,其实来自微信的“举重若轻”——经过一年多的等待,腾讯一口气为小程序放出了数十个入口,用最直接的方式告诉人们,小程序可以出师了。

“你认为小程序对于微信、甚至腾讯公司来说是什么?”史文禄反问投中网道。

“微信公众号是战略层面的改变,而小程序的野心要比这个还大。”当新团队如拼多多凭借小程序一鸣惊人之时,微博、京东等大公司也开始研发并上线了小程序。“我现在想不出为什么要使用任何其他App。”史文禄现身说法,透露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用过其他手机应用。

某种意义上,史文禄已经回答了自己的问题,公众号平台让微信成为国内最大的内容消费平台,而小程序的出现,则让微信成为一个超级应用平台,或者说,一个系统。从微软到iOS和Android,从PC到移动互联网时期,操作系统一直都是美国公司的专属。除了芯片,国内巨头最想得到的,可能就是一个属于自己的系统,而手握超10亿用户的超级应用微信,在小程序出现后,已经有了成为系统的潜力。

谷歌公司在2008年9月推出Chrome浏览器,2011年开始推出Chrome OS系统的笔记本电脑,因为在当下,大部分PC需要做的事情,都可以由Chrome浏览器完成。相似的,当手机上大部分事情可以通过微信完成时,我们离一个Wechat Phone还有多远?

“技术上完全可行。”史文禄说道,“但是我不能妄加评论。”他马上补了一句。

不仅腾讯,谷歌在研发instant app,国内的百度、阿里和小米等公司都将小程序或者类似的应用当成了近期的重头项目。在感叹腾讯“吾道不孤”的同时,也说明巨头们对“后app”时代的应用形式的预测相差无几,而微信小程序的崛起,则让腾讯成为小程序之战的领跑者——史文禄认为这是国内开发者在技术层面的首次领先。

要想打造一个系统,显然需要很多开发者来开发应用,幸运的是微信在这方面几乎没什么挑战。根据阿拉丁的报告,截至2018年6月,腾讯小程序数量已经超过100万,用户规模突破6亿。投资人朱啸虎预测2018年将有几百亿元投资砸向小程序赛道,而这个数字在一年之前还不到10亿元——小程序的风口还是来了。

作为国内最早进入小程序领域的创业公司,史文禄始终将阿拉丁定位为“帮助小程序开发者”的平台。从最早的阿拉丁小程序指数、榜单等统计产品,到其后的开放平台和广告联盟平台,阿拉丁尝试以数据为根本,从多个角度切入到小程序生态之中。

在刚开始创建阿拉丁的时候,为了介绍方便,史文禄将阿拉丁描述为“小程序界的CNZZ”。现在再问他同样的问题,史文禄会笑着回答:“我自己都不知道阿拉丁会发展成什么。​

责编:汉网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