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根资管执行董事Emily Whiting: 在下跌中寻找A股买入机会
2018-10-19 09:14:00 来源:搜狐财经

原标题:摩根资管执行董事Emily Whiting: 在下跌中寻找A股买入机会

  本报记者 李洁雪 伦敦报道

10月18日,A股再遇重挫,三大股指全线跌超2%,沪指收跌近3%,跌破2500点整数关口收报2486.42点,创2014年11月以来新低;深成指跌2.4%,创业板逼近1200点。

与2017年底相比,沪指回撤了24.82%;深成指回撤32.02%;创业板指回撤31.25%。

然而,随着A股的急剧下挫,却有越来越多外资机构加大了对A股的观察力度,其中部分机构甚至付诸行动开始加码A股。

日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英国伦敦参加了摩根大通集团旗下摩根资产管理(以下简称“摩根资管”)的年度媒体会议。在此次会议上,“中国A股”成为不可忽略的高频词汇。摩根资管认为,中国A股市场未来将推动整个新兴市场的发展,摩根资产将加大对A股市场的布局。

会议期间,摩根资管执行董事Emily Whiting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Emily Whiting是摩根资管新兴市场和亚太股票团队的投资专家,她指出,“过去几个月摩根资管一直在增持A股,市场下跌对优质标的而言带来的是更好的介入机会,我们希望能够在中国市场获得长期回报。”

大跌带来买入机会

《21世纪》:自今年年初以来,中国A股市场经历了大幅下挫,你觉得现在是配置A股市场的好时机吗?

Emily Whiting:我们认为是的,A股市场有一些非常吸引人的机会。实际上我们一直在增加A股的配置,特别是在过去几个月。因为我们注意到一些质地优秀的公司正在被大举抛售,而这给我们带来买入的机会。

虽然贸易战的因素令我们对中国感到一定担忧,但我们会在未来3年、5年、10年后观察这些公司。随着时间线拉长,围绕贸易战的所有噪音消失之后,我们认为这些公司将变得非常有吸引力,能够给我们带来长期回报。

我们意识到,有些事情在好转之前可能会变得更糟,但我们认为会有一些很好的估价机会,尤其是一些经营良好、公司治理良好并且与中国国内支出挂钩的公司。市场下跌时很多人变得恐慌,但你会发现,当市场下跌时市场中一切好的或坏的东西都会下跌,而对于好的东西来说,它现在的出售,正是一个很好的购买机会。我们要试着从噪音中寻找机会,并从长远去看。

作为外资机构,在配置A股时需要有选择性、需要人员和实地覆盖调研、需要研究团队和资源等等。我们的团队中,仅仅是覆盖亚洲新兴市场,就拥有超过30名能说普通话的人士,团队成员总共可以说21种不同的语言,在这一点上很多资产管理机构是无法做到的。因此,我认为我们有能力去不同的新兴市场寻找未被发现的机会。

《21世纪》:能否谈谈摩根资管如何在中国以及其他新兴市场发掘投资机会?是否有特别青睐的领域?

Emily Whiting:我认为在某些行业,越来越多的新兴市场公司,与发达市场公司一样好,甚至更好。尤其是在科技方面,我们认为新兴市场有很多“未被发现”的将成为引领者的企业。

例如在银行业,印度的HDFC(注:印度第四大私营银行)和俄罗斯的Sberbank(注: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通过移动设备上的应用程序做了很多事情。在印度的HDFC,你可以在手机上进行75项不同的交易,而在英国如果能做到3项就很幸运了。另外,在亚洲人们在互联网上花费更多的钱,从互联网上购买他们需要的一切,而在美国没有多少人在网上购物。所以我认为,电子商务和技术方面是在新兴市场能够诞生很多领导者的地方。

中国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中国制造的无人机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都多,在监控摄像头方面上中国有像海康威视这样的领导者,中国的万高电机制造的引擎,与世界上任何其他先进的公司制造的一样好。人们过去认为新兴市场落后一步,我认为现在已经基本差不多了。在很多情况下,新兴市场在技术领域处于领先地位,这也是为什么科技在亚洲指数中的权重大于标准普尔500指数。

因此,所谓“未被发现”,是指很多人没有研究能力去寻找这些公司,而我们希望可以在其他人听说这些公司之前找到这些公司。比如像美的、福耀玻璃,或者是伊利,这些名字在中国广为皆知,但在我们这却很少人知道,这些公司可以说是外资机构发掘A股的“第一波浪潮”,接下来我们要做的是发掘“下一波浪潮”,我们不能坐在伦敦的彭博终端后面找到这些公司,必须脚落实地。

看好外资长期流入

《21世纪》:不久前富时罗素确认中国A股市场将升格为二级新兴市场,几乎与此同时,MSCI宣布拟增加MSCI中国A股大盘股5%至20%,此外,“沪伦通”机制也在推进。你认为这些动作对中国市场意味着什么?

Emily Whiting:我认为这非常利于提升A股的知名度和可信任度,主要体现为以下两个方面:首先,这迫使国外投资者了解到A股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人们会发现A股市场的流动性比其他新兴市场的总和还要多。其次,外资机构将会被动推动资金流入A股,因为A股进入指数后,大家必须持有它。对于我们这些积极的管理者来说,这也迫使我们思考,面对这样一个大市场,我们要用它做什么?该如何接近它?将如何投资?我们喜欢或不喜欢哪些公司?这最终将迫使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并做出决定。

短期来看,外资流入A股的量可能会回落,但长期趋势必然是增加的,在接下来的3年、5年、10年里,你会逐渐看到越来越多的资金流入。目前A股市场仍然由当地散户主导,几乎没有外国所有权,所以未来外国所有权的增加是好事,因为它更稳定、更长期。从另一方面来讲,外资的流入理论上也会鼓励更多亚洲投资者进行长期投资,虽然改变亚洲投资者的心态和情绪并不容易。从世界不同地区来看,亚洲投资者通常都喜欢在短期内变更投资组合,所以我不确定外资的流入是否会使A股完全摆脱这种状况。但至少我们希望外资的介入可以开始鼓励人们目光变得更长远,把买股票视为投资而非赌博,我们期待这种变化。

《21世纪》:由于中国金融环境的日渐开放,外国机构对中国市场的兴趣确实明显提升。但许多中国内地投资者认为,外资机构可能很难适应中国市场。你对此怎么看?

Emily Whiting:我认为确实如此,这也是很多外国投资者对中国有所担忧之处。有很多外国投资者,他们认为中国市场不够稳定,而且市场没有按照基本面合理定价,人们只是因为价格上涨而跟着买进。因此,A股市场需要有所改变,随着外国投资者的增加,A股公司的股票价格会比现在更加符合基本面,但这需要时间。在这之前,被纳入国际指数是A股让人们买进的一个好方法。随着市场的成熟,你将得到更好的投资者组合,更好的稳定性,更好地评估基本面的市场,从而离开了纯粹的动量市场。

《21世纪》:你认为对外资机构而言,开拓中国市场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Emily Whiting:对外资机构来说,开拓中国市场需要了解整个市场的一切。中国公司有自己的独特性,必须了解这些公司是如何运作的,并重视它们。这需要语言和文化的帮助,如果团队中没有会说普通话的人,那么可能会迷失在翻译中,完全无法了解中国市场。而了解中国文化则是要了解中国人如何花钱以及追求什么东西,只有了解中国文化是如何不同的,才能判断哪家公司能够成功。对于其他新兴市场,也是同样的道理。

降低贸易争端影响

《21世纪》:在考虑投资中国市场时,你们最关心的风险因素有哪些?中美贸易问题是否重要因素?

Emily Whiting:中美贸易问题确实是我们非常担心的因素之一,但我们试图做的是投资个别公司,思考这些公司成功的机会何在。所以对我们来说,在中国投资最大的担忧或风险与在其他新兴市场投资的最大风险其实是一样的。

假设五年后,这家公司仍然存在,它的市场份额会增加?这是在一个持续增长的行业吗?这家公司的管理层是否在用股东资本做正确的事情?他们能否明智地分配资本以及有良好的资本纪律吗?这是我们考虑的问题。尽管从政治和经济角度来看,新兴市场确实存在风险,但公司是否以正确的方式经营才是我们关注的最大风险。

我们并不是认为宏观环境不重要,很多新兴市场政治上的不确定性会给我们做投资时带来压力。但归根结底,我们要在新兴市场找到最好的公司,如果你长期持有它们,一家好公司将会生存下来。你会发现,在经济低迷时期,强者会变得更强。对中国而言,如果切断了一个主要的贸易伙伴,可能会度过一段艰难的时光,所以我们投资A股时找的是面向于中国国内市场的不受贸易问题影响的公司。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人口,只要找到人们乐于花钱的地方,外面发生了什么并不太重要。当然有的公司增长可能会慢一点,也可能有一些逆风的情况,但你永远不会发现所有这些公司都在挣扎的情况,肯定会有机会。

《21世纪》:所以你认为在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投资必须要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

Emily Whiting:是的,贸易问题关注度之所以如此高,是因为充满不确定性,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种种猜测让人担忧。但你会发现,全球投资者都希望资产类别有所回升,所以他们很乐意回购。我的观点一直是,对投资者来说,这个长期的故事不会改变。

生活在新兴市场的45亿人,他们想要更好的生活水平,他们加班会有更多的钱在他们的口袋里,而他们要花掉这些钱。不管唐纳德·特朗普发什么推特或者美联储的加息率如何,他们都会这么做。例如所有中美贸易的这些东西,并不能阻止人们在伊利上消费更多的钱,因为人们想要奶油和酸奶。当我们都被头条新闻所吸引,被噪音所淹没时,地面上有45亿人,他们大多数人甚至包括你自己的朋友可能都从未听说过唐纳德·特朗普,这是否一种值得我们反思的脱节呢?

(编辑:李新江)

责编:汉网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