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麻辣财经:建立现代财政制度, 多位专家学者支招!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快建立现代财政制度,建立权责清晰、财力协调、区域均衡的中央和地方财政关系。建立全面规范透明、标准科学、约束有力的预算制度,全面实施绩效管理。深化税收制度改革,健全地方税体系。

十九大报告从全局和战略的高度,明确了建立现代财政制度的目标要求和主要任务,主要内容包括三个方面:一是建立新的中央与地方财政关系,二是建立更完善的预算制,三是深化税收制度改革。这些内容与深化财税改革的总体思路是一致的,就是要进行制度创新和系统性重构,实现财政制度“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相适应” 。

财政制度安排体现着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中央与地方等诸多方面的基本关系,深刻影响着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国防等领域,财税体制在国家治理中始终发挥着基础性、制度性、保障性作用。

加快建立现代财政制度,需要从哪些方面推进? 5月10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主办的“财政学界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研讨会”举行,多位财政学界重量级专家教授齐聚一堂,共同讨论如何加快建立现代财政制度并推动财政学基础理论创新。专家教授的“金点子“挺多的,麻辣财经与您一起分享。

财政学要反映中国特色的财政运行规律,提高战略性、前瞻性和中立性

过去5年,财税领域改革多点突破,不断向纵深推进。现代预算制度主体框架基本确立,一系列重大改革举措密集推出、落地实施;税收制度改革取得重大进展,营改增全面实施,开征66年的营业税告别历史舞台;中央与地方财政关系改革启动,重点领域财政权责划分“破冰”。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何德旭研究员认为,未来财经院财政学科的主要任务是立足为党中央科学决策服务,就国家经济社会发展进程中的重大现实问题提供战略咨询,致力于研究国家改革和发展重要战略性、全局性、综合性和长期性重大问题,提供科学化、及时化、系列化和前瞻化的研究成果。

“财政有财有政,属于政治与经济的结合部。财政学应该研究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框架下,财政运行的基本规律。”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白景明认为,财政发展运行要真实反映政治经济制度的变化,财政学要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财政理论,反映中国特色的财政运行规律。

山东大学校长樊丽明教授区分了财政学的三类研究,即基础研究、应用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她认为,近年来虽然我国财政学研究发展很快,但在三类研究中,基础研究相关成果很少,应用研究也比较薄弱,我们需要考虑回归,注重研究的贯通性、继承性和本土化,提高研究的战略性、前瞻性和中立性。

“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财政改革可划分为五个阶段:即统筹财政体制、包干制的财政体制、分税制的财政体制改革、公共财政体系的构建、现代财政制度的建立。” 中央财经大学副校长马海涛认为,通过这个轨迹的梳理总结,可以得出中国财政改革的主要经验,就是坚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作为指导,与其他领域改革,统筹兼顾,协同推进,坚持试点先行、由粗到细逐步深化逐步推广。同时,还要努力实现集权与分权的均衡,财政改革与市场化改革、法制化建设同步。

“从40年的财税改革这个视角来看,改革的推进得益于实践知识的积累和传播,包括制度知识、财政具体知识的积累。”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杨志勇认为。

建立现代财政制度,要更加注重发展、民生、法制、绩效

“国家治理首先要解决现代财政制度,第二是财政治理框架,第三个是财政政策体系,财政学的研究要理论联系实际最后才能创造出新基础理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郭庆旺表示。

“现代财政制度体系的建立是一个渐进和探索的过程;应从打造发展财政、民生财政、法制财政、绩效财政四方面着力,构建现代财政制度的框架体系。”上海财经大学党委书记丛树海表示,现代财政制度的基本要求,包括财政收支与经济之间产生良性发展,要不断地满足民生福祉、为老百姓办事,而且资金使用要达到应有的效果。

“发展是公共财政的前提和基础,要构筑一个具有可持续增长潜力的财政收入体系,取之有道,取之有度,并且适合经济发展水平。在经济新常态下,如何构筑这样一个财政收入增长的模式,是需要我们深入研究的。” 丛树海认为。

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所长李万甫认为,财政是国家治理的基础和重要支柱,学术界对深化税制改革的研究,应该定格在新时代,打上新时代的烙印。要集中各方面的财力,加强研讨、交流,最终把财政学、财税学的理论建设推向新的高度,切实用我们的基础理论很好地解释实践的成果,加强应用研究提升对决策的影响力。

“未来税制改革必须与国家现代化体系相匹配,与社会基本矛盾的转换相对接,与落实税收法定原则相衔接。同时,税制改革要与构建现代经济体系相契合,与大数据互联网现代信息技术相融合。”李万甫强调。

在明确方向和重点的同时,对于当前深化财税改革需要注意的问题,不少专家学者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现在中国推行房产税的一个难点,在于财政基础理论的研究没有跟上。很多的财税专家在讲房产税的时候,忽略了一个根本问题,就是这个税到底是干什么的。”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李茂生研究员说,从财政学的理论来看,税负是可以转嫁的,能不能够把高房价打压下来,能不能使得买房人得到实惠,需要进一步深入研究。

北京大学财政系主任刘怡指出,随着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特别是商品和劳务当中服务业快速增长,还有电子商务迅速发展,这些发展使得传统收入分享体系面临非常大的挑战。比如,根据现行政策,增值税是以企业注册地来缴纳的,阿里巴巴去年为杭州余杭区上缴的税收是350多亿元。所以,很多地方地方政府都靠大量吸引企业注册,来实现一个地区经济增长。

“如果引入消费的原则进行税收分配,比如把一定比例的增值税收入用消费原则进行分配,与消费发生地相关联,结果可能会极大地改变中国政府经济增长激励机制。” 刘怡认为,这样地方政府会把“争企业”转向以居民生活为主,从而促进中国经济增长新格局的形成。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麻辣财经工作室 李丽辉)

责编:汉网

上一篇:智库观察:雄安的教育怎么搞,这些专家谈透了!

下一篇:兴产业,调结构,引人才 十年援建情,家园气象新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