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阿里宣布助力脱贫新动作 蚂蚁森林实现重要升级

5月16日,阿里巴巴生态脱贫交流会在四川省平武县关坝村举行。这里距离绵阳市约三个半小时车程,距离成都大约五个小时车程。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仅有400人的小山村,却吸引了超过百万网友的目光。

会议现场,阿里脱贫基金副主席、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宣布了助力脱贫的新动作:蚂蚁森林升级,未来,网友在蚂蚁森林上认领保护地或经济林,不仅可以支持巡护等生态保护行为,还能购买当地的农产品,帮农民实现增收。同时,阿里脱贫基金将与四川平武签约,将其打造成生态脱贫实验田。

这意味着,蚂蚁森林将从个人参与的环境治理平台,升级到生态脱贫平台。

帮助村民实现生态脱贫

发布会现场

平武是“5·12”特大地震极重灾区、少数民族地区、革命老区、秦巴山连片特困地区和边远山区“五区合一”的贫困县。同时,平武也是生态大县,被誉为“天下大熊猫第一县”。平武幅员辽阔,生态优良,森林覆盖率74%。境内有雪宝顶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王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小河沟省级自然保护区、老河沟公益保护地等。

但正是由于当地生态环境保护价值较高,无法简单、快速地进行大规模资源开发活动,导致民生基础发展受限。过去10年,当地关于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的探索从未间断。

“保护生态不是封起来不动,而是得用,还得用好,老百姓看不到收益,就不可持续。” 关坝村村支书乔良表示。当地在“生态+发展”的道路上摸索十年,2016年开创性地建立了自然保护小区,追求生态和经济发展的双赢。乔良经历了从纯生态保护,到产业带动生态,再到生态变成产业的探索之路。

去年,关坝村民的收益中15%来自生态效益——巡护国有林的收入、养蜂合作社提成,增殖放养冷水鱼带来的分红。而在几年前,这个比例几乎为零,村民靠外出务工为生,甚至不乏盗猎者。

有生态发展专家认为,关坝按照现在的发展模式走下去,理想状态是生态收益达到村民收入的一半。这是相当可观的数字,意味着绿水青山真正变成了金山银山。然而,乔良和村里的年轻人并不乐观。生态保护有了成绩,发展的瓶颈也随之而来。蜂蜜、核桃质量再好,但并不为外界所知。生态效益如何科学地转变为经济收益,也缺乏规划和完整的链条。

这也是阿里脱贫基金选择关坝村作为生态脱贫试点的原因。阿里脱贫基金将以蚂蚁森林为基础平台,帮助村民实现生态脱贫。

平武的关坝自然保护地上线仅24小时,就有140万网友通过蚂蚁森林能量认领,目前这个数字还在不断攀升。未来,除了保护地,网友还有可能认领经济林,认领过的网友可以直接购买到“自己保护”的经济作物。此外,蚂蚁森林和淘宝供应商还将为保护地经济林出产的环境友好型产品提供市场机会,帮助贫困地区实现增收,提升当地经济。

在中科院环境与生态研究中心研究员徐卫平看来,以往的生态脱贫缺少企业参与,大多离市场太远。而“生态脱贫”的“生态”首先代表着“绿水青山”,同时也意味着商业力量的全方位融入。今后,阿里生态体系内的电商、培训、新零售、科技资源都将全力为生态脱贫模式的探索提供支撑。

阿里脱贫基金副主席、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表示,希望每一个消费者参与到环境治理和保护工作中去。“去年,阿里巴巴脱贫基金宣布了一个重大的脱贫战略,未来五年,我们希望集全集团之力全面参与脱贫攻坚战。我希望这次行动是以前生态治理的一个升级,希望在保护生态的同时,为当地的脱贫工作找到一条可持续发展的路子。”

打通跨界合作链条

把好山好水出产的好货卖出去,这是传统生态脱贫的路径。而互联网平台和商业生态带来的价值可能远不止于此。平武作为阿里生态脱贫的第一个试点县,正在开展一场社会力量的跨界探索。

据了解,中国已建立超过2750个自然保护区,生态保护卓见成效。事实上,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地方政府和公益机构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很多“生态+发展”的探索,但目前来看还没有一套成熟模式可供借鉴。

此次阿里生态脱贫基金要做的,是在之前的基础上充分发挥互联网平台优势、商业生态优势和科技能力的优势,尝试整合更多跨界资源,改善老百姓的生活和命运。

具体来说,阿里将通过“试点+研究”一体两翼的方式实现:在荒漠化地区试点经济林种植,提供就业机会、助力产业发展;在生物多样性丰富的区域支持保护地建设,带动农村社区综合发展;同时引入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通过县域研究,提炼出GEP和GDP双增长的可行模式,为全国范围内的生态脱贫实践提供理论依据。

值得一提的是,国民级互联网公益产品蚂蚁森林将作为阿里生态脱贫的主要落地平台,连通用户、保护地和贫困地区。未来,生态脱贫县域内新增的保护地或生态经济林都可以被用户“认领”,得到广泛的关注和保护支持。在保护的同时,发展出来的环境友好型产品也将通过蚂蚁森林平台与3亿用户产生联系,为贫困地区提供发展的机会。

“生态脱贫是一条没有车辙印的未来路,发动民间力量参与将是一条可探索的前路。”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副总裁马剑谈到。

桃花源曾在平武建立了第一个民间参与保护的公益保护地老河沟自然保护区。在马剑看来,“大体量的企业持全部资源投入生态脱贫,这还是第一次。”

李芯锐对这样的探索期待已久。他是平武关坝村养蜂合作社理事长,此前曾有公益机构主动帮忙卖蜜,预定了2000斤蜜,最后只卖出200斤,多的蜜都砸在了仓库里。“他们也是好心,但错误地预估了市场,也缺乏渠道能力。”在李芯锐看来,发展是个链条,每个环节都应该有专业的人来规划和运筹。

现在,这些环节正在补齐。参与这场“生态脱贫实验”的,有桃花源基金会和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等公益机构、中科院环境与生态研究中心等科研机构,以及代表商业力量的农村淘宝和淘宝供应商,甚至蚂蚁森林、中央美院这样的跨界创新平台和机构。

阿里方面表示,希望先把生态模式的“实验田”走通,通过和一个县域的全面合作,探索出一种互联网时代可被复制的生态脱贫模式,目标不是短期内实现脱贫的数字,而是希望真正地帮助当地实现生态价值和经济价值的可持续发展。一旦有了可复制的可能,阿里还会在大熊猫栖息地、滇金丝猴栖息地区域等范围内寻找其他县域进行合作。

作者:皮磊

责编:宗晓斌

上一篇:汶川十周年系列:十年救灾政策制度的演变

下一篇:"2017年度十大控烟法律事件"发布 社会共治加速控烟履约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