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天险一条路,光谷故事精髓: 鼓励冒险宽容失败
2018-12-12 12:12:00 来源: 长江日报




  人福医药全资子公司武汉中原瑞德生物制品有限公司车间内,工人们在无菌的环境下工作 长江日报记者任勇 摄


  武汉华星光电阵列厂macro机台,员工通过多种颜色的灯光,对玻璃基板表面进行检查 。 长江日报记者周超 摄


  武汉天马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现代化的生产车间 。 长江日报记者高勇 摄
  开放、宽容、敢于担责的土壤,是决胜未来的关键一环。光谷,有没有这样的气魄?
  在东湖高新区政务中心入口处有8个字:“鼓励冒险 宽容失败”,这是答案。
  尽管不断迭代更新,但“宽容失败”始终是光谷文化的内核。
  对非规划创新的包容
  养成这片土地“不按常规出牌”的气质
  华中科技大学原校长李培根院士说:“我们不要歧视创业失败者,不要漠视非规划创新,不要仅仅重视高端人才,不要以产值利润指标来束缚工业园,要驱动创新,让企业尽可能在宽松环境中成长。”
  30年前,武汉地图上两厘米见方的一小块地方,一场非规划创新塑造了如今的光谷,旁观者谓之“胆大妄为”“冲锋陷阵”——
  1987年,依托“东湖智力密集小区规划办公室”(该“办公室”日后成长为中国创新技术最为密集的区域),“东湖新技术创业者中心”成立。这个中心当年9月才获准成立,但6月就开始运转。这似乎注定了这片土地不按常规出牌的气质。
  当时,由东创中心担保,银行根据信用额度提供贷款额,企业用知识产权和企业股权对该中心进行反抵押。这样,只有技术没有钱的科技人员,就有了第一桶金;该中心甚至还组织14家院所和企业发起科技基金互助会,并不断扩大股金规模。
  一位观察者的回忆,表达了彼时世人的惊愕:“当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概念还没有确立,他们胆大妄为,既动了国有银行的资金,又动了国企和大专院校的款项,还自主吸纳了民间的游资。”
  对此,一开始有关工商、税务等主管部门并不买账。时任武汉市市长带着各大委办局负责人到丁字桥考察,才算“立了正统”。该中心负责人回忆:“之后,大家就常来武汉看这么个‘怪物’。”
  这个得以存活、野蛮生长的“怪物”被载入史册——它成为我国第一家科技企业孵化器,走出了楚天激光、三特索道等知名企业;它还入了“正统”,从此孵化器成了培育企业的重要引擎,在全国被推开,目前光谷500万平方米的孵化面积,集聚了5000多家在孵企业。
  非规划创新被默许,被鼓励,被推广——
  24年前,光谷三特登陆全国最早的大型证券交易场所之一的“武汉柜台”,如今拥抱资本市场的光谷上市公司已达到40家;
  17年前,武汉高科集团已开始探索混合所有制道路,如今光谷非公企业党组织已占到全区基层党组织数量的六成以上;
  9年前,光谷联交所开展全省排污权交易,碳、股权、珠宝甚至茶都能交易,现在光谷已成为武汉最为活跃的要素交易市场之一;
  6年前成立的光谷融资租赁,它让租飞机、汽车、船舶成为可能,自它诞生5年后,中国(湖北)自贸区武汉片区才明文鼓励融资租赁……
  对人群的包容
  移民聚集地共同认可一个文化
  61岁的艾路明,30年前从武大哲学系研究生毕业后,放弃公家金饭碗出来创业,从男性小便中提取尿激酶,出口日本。7个武大研究生从武汉三镇的公共厕所中拖着满载尿液的塑料桶赶回工厂,这是人福的前身;
  老家是湖南怀化的37岁流浪歌手向前,2013年冬天从内蒙古辗转来到武汉,披着一头染过的金发、手持吉他,出现在光谷步行街街头,这条街免费为他提供场地,他一个月基本上可以唱出1万元,音乐梦想因此得以延续;
  40岁的托马斯·费尔兰迪斯,在武汉虹识担任技术总监,与光谷的合伙人一起创业,他说光谷早就是他的“第二故乡”,这里和他的家乡巴西库里提巴一样四季分明,景色宜人;
  35岁的铃空游戏创始人罗翔宇,9月20日赴日本参加东京游戏展,虚拟现实设备还没有普及,但铃空游戏已经推出了VR主机游戏产品,这位青山小伙子在钢铁和石化行业环境中长大,从事的却是家人和邻居闻所未闻的新行业,在新业态层出不穷的光谷,他觉得很自在;
  25岁的河南人阚栋栋去年进入烽火通信,1个月就拿到位于光谷金融港的人才公寓配租钥匙,步行20分钟即可到公司上班,他也是第一批入住东湖高新区人才公寓的大学毕业生,他已将户口从老家迁到武汉……
  518平方公里的光谷聚集了160万人, 其中70%是35岁以下的年轻人。3个月就吸引30余万人涌入,正年轻的光谷,以包容之姿等待着见证更多人的成长与蜕变。
  直播、电竞、VR/AR、3D制造、光影体验、IP产业等新业态不断产生,游戏开发、网络直播、VR(虚拟现实)等国内乃至全球最时尚的东西,总是最先在光谷落地。游戏主播、职业砍价师,这些新鲜职业只有在光谷才能找到。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光谷。在这群光谷人心里,光谷有自己的千百姿态。“光谷是创业者的光谷,是奋斗者的光谷。在这个生态之中大家抱团成长,对内可以‘独善其身并兼济天下’,对外可以展示光谷互联网的创新风貌。”东湖高新区科创局相关负责人说:“光谷是一个移民城市,30年来始终充满活力,是一片创业的热土,敢于冒险、崇尚成功、鼓励创新、宽容失败是我们长期遵循的光谷文化。”
  对失败的包容
  “从头再来没啥的”
  “从头再来没啥的”,1994年的创业者夏军暂别创业,2年前他宣布,他创办的“爱狗团”已经“不在好多天了”;
  “创业就是快速试错、不断修正的过程”,最终炼成武汉第三家互联网独角兽企业“斑马快跑”的李佳,是个连续创业者,“人生黑匣子”“餐急送”他曾经做过不少创业尝试,独角兽也险些倒在“死亡谷”;
  “创新创业,不就是在一次次折腾中出现的?”“创业老兵”晏文临在过去近30年间,8次创业,7次失败,经历过事业巅峰,也体验过人生低谷,2013年回到武汉继续创业的他,领头创立了“武汉创客空间”,建了第一个全国创客空间群,成为全国创客联盟秘书长;
  ……
  在光谷,“从头再来”不是一句空话,而是“创业—失败—再创业”“创业—成功—再创业”的真实写照,甚至日益成为一种文化和潮流,从个人到企业到政府,层层渗入,成为共识——
  个人“归零心态”。无论是“90后”的夏军、“80后”的李佳,还是“60后”的晏文临,不断“归零”再出发。
  企业鼓励试错。吴晓波在《腾讯传》中讲到试错:只有不断改进微小的错误,快速地更新迭代,才能让产品不断趋近完美。在传神公司,允许研发试错。哪个员工想到比较好的产品,大家讨论觉得可行,就投一笔钱组成研发团队去做,即使失败了也不追究。
  政府包容失败。15年前,媒体报道光谷“海归”博士创业惜败的消息,当世人还在盘算创业风险时,当时东湖开发区的负责人这样应答:光谷的创业文化就是“鼓励创新、宽容失败”。风险与失败并不可怕,重要的是总结经验教训,矢志不渝地开拓创新。
  “失败之后,再创新创业,成功率更高。”另一位曾任东湖高新区管委会负责人说:“光谷倡导把创业作为一种生活方式,把创新作为一种人生追求,核心就是要营造出鼓励成功、宽容失败的文化氛围。”
  历届主政者都秉持这种态度,光谷对创业失败者,最长给予6个月的失业保险金,补贴已缴社保费用的50%;知识产权质押贷款,贷款本金损失的30%给予风险补偿……一系列实打实的政策,支持创业者们渡过难关,东山再起。
  “对创新创业者发自内心的赞赏和支持,是装不出来的。”东湖高新区科创局相关负责人说,如果不能包容相当数量的失败,真正的创新也就不可能实现。(长江日报记者李佳)
  包容是支持
  视企业为合作伙伴
  募资80亿元扩张,起家于武汉的华灿光电已成为领域内的龙头企业。
  成立于2005年的华灿光电,在2009年遭遇了生产资金困难,湖北省开行通过东湖高新区生产力促进中心及时为其提供了第一笔银行信贷2800万元,支持其启动第一条LED生产线,当年企业销售额即突破亿元,年销售增长率达250%。该企业目前已在创业板上市。
  自修大专、创业18年的张进说:“在光谷,一系列扶持、兜底政策,让我们能够轻装上阵,只需做好自己该做的事。”
  有限的管理人手与庞大的服务需求,让光谷日常运转保持扁平化、简单化管理方式。在东湖高新区政务服务中心,个人和企业都可以免费上网、停车,身份证明、办事资料复印也全部免费。
  “光谷真正做到将企业当成合作伙伴,而非管理对象。”当代集团董事长艾路明说。(长江日报记者李佳)
  包容是开放
  政策众筹还利于民
  今年“不正经”的游戏产业,在光谷很火。继“斗鱼直播节”“斗鱼超级联赛”“中国游戏节”后,中国青年电子竞技大赛第四季度将在光谷举行。在光谷数字文创产业发展迎来了最好时代,这与光谷对待游戏的开放、包容胸怀不无关系。
  今年年初,光谷就文化科技产业政策发起了国内首个产业“政策众筹”,让市场主体来为政府建言,为产业发展指路。东湖高新区科创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这些建议将被纳入到文化科技产业政策中,通过文化科技产业政策制定、出台等方式实现“众筹兑现”。后来形成的“新文科十条”,大部分条款源自众筹企业的建言。取自民间、用于民间……包容的政府,将政策红利返还于民,光谷文化科技产业养出一条又一条大鱼——
  火遍朋友圈的“贪吃蛇大作战”,在苹果iOS游戏全球榜首盘踞长达2个月,年轻的研发团队微派网络,就是来自光谷的互联网公司;太崆动漫落户武汉后制作的第一部3D动漫影片《冲破天际》,9月20日全网刚一发布,3小时点击量就达48万,并将冲击明年的奥斯卡奖……(长江日报记者李佳)
  【编辑:叶子】
  (作者:李佳)

责编:汉网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