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富豪榜12年大换血,八成女富豪消失,新晋前10仅2人白手起家
2018-10-18 12:58:00 来源:搜狐财经

原标题:女富豪榜12年大换血,八成女富豪消失,新晋前10仅2人白手起家

财经天下周刊(ID:cjtxzk)

文|杨雅芳

编辑|祝同

2018年10月16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18胡润女企业家榜》,碧桂园的杨惠妍尽管财富较去年缩水100亿,仍以1500亿身家第六次成为中国女首富。

12年前,胡润第一次发布了中国女企业家排行榜,玖龙纸业的张茵以270亿财富问鼎榜首。12年间,这份榜单几经变迁,曾经排名前列的富豪,有人破产负债,从公众视野中消失。当年53名入榜女企业家,而今只有11位还在最新的榜单中,相当于80%的女富豪从榜单中消失。

从2006年到2018年,中国女企业家榜的门槛从5亿元飙升至95亿元,总财富从1018亿元增长至11290亿元。第一批女富豪中,除了排在第一名的张茵,其他人当年的身家尚不足买一张2018年榜单的入场券。

消失的女富豪们

2006年,新一佳的创始人李彬兰以35亿元财富排在女企业家榜的第6位。当时的新一佳超市在全国各地开设连锁店多达70余家,遍布15个省份,北至辽宁,南至海南。也是在这一年,李彬兰对新一佳进行了唯一一次战略调整,重整门店布局,招揽达芙妮、百丽等品牌入驻。

女企业家榜第6名,这是李彬兰在财富榜上的最好成绩。从这一年开始,新一佳因快速扩张而产生的隐患逐渐暴露。在广东和湖南以外的省份城市中,新一佳的门店分布稀疏,连锁效应并不明显,由此带来了供应链和物流方面的巨大压力。

2008年,虽然在这一年,新一佳创造出了近175亿元的年销售额,但增幅较前一年的18%骤降至4.4%,已显颓势。在此之后,新一佳遭遇“关店潮”,至2013年,先后退出多个城市,只能固守此前重点经营的广东和湖南。

靠着“吃老本”的新一佳并没能走远。2016年,当零售业的其他企业借助电商重新焕发活力之时,新一佳没有任何动作。同年,新一佳被曝出存在严重缺货问题,而后因资金链断裂,引发大批供应商讨债游行活动。有报道称,新一佳80%的店不盈利。

在湖南,新一佳陆续被曝出拖欠巨额贷款、裁员1200人、欠薪3个月等新闻。2017年6月21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新一佳的破产清算公告。公告称,截至2017年3月27日,湖南省新一佳商业投资有限公司有资产12.8亿元,负债10.8亿元。

李彬兰的名字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是在湖南省邵阳县人民法院2017年6月发布的悬赏公告上,欠款跑路的李彬兰被法院悬赏1万元。公告显示,李彬兰陷入民间借贷纠纷,涉及4850万元及利息。

2006年的女企业家排行榜中,与李彬兰并列第六位的姚娟,命运走向和她有几分类似。

1999年,姚娟与刚刚辞去公职的丈夫魏东,在苏州创办了第一家福记中餐馆。5年后,福记食品引入法国里昂证券的风险投资后,赴港上市。2004年12月,福记成功在香港主板上市,每股发行价3.1港元,共发行1亿股,集资净额达2.88亿港元。

2006年3月底,福记公布财报,年营业额上升75.2%至7.97亿元,其股价一路飙升至近20港元,成为当年港股市场涨势最好的股票之一。姚娟与魏东的财富上涨到35亿元人民币,姚娟排在女企业家榜的第六位,在完整的百富榜中,这一成绩位列第73名,与李彦宏并列。

但这样的成绩,其实是靠着可转换公司债券支撑的。所谓可转换公司债券,即兼具股票与债券的两种属性,其持有者可选择在债券到期后,收取本金和利息,也可以在约定时间内转换为股票,获取更大收益。这种形式相较于银行贷款,融资成本更低,当时福记为了迅速筹措资金,选择发行可转换债券。

登上财富榜后的第二年,福记已经走到了悬崖边。当时,虽然公司年度盈利达到3.4亿元,但如果剔除可转债带来的融资收入,福记的流动资金必然出现巨大亏空。而此时,姚娟和魏东还在继续发行可转债。

直到2008年,金融危机来临,股市大跌。福记股价由鼎盛时期的29.20港元,跌倒2.27港元。2009年7月29日,福记宣布停牌。10月,福记提出清盘申请。

2010年3月,姚娟和魏东二人双双辞去公司执行董事职务,而后消失在公众视野中。此时的福记,已经卖身给毫无餐饮经验的安徽海螺创投。

2006年女企业家排行榜的前十名中,除了李彬兰和姚娟,12年来逐渐退出这份名单的还有晨讯科技的杨文瑛、著名主持人杨澜、香江集团的翟美卿。不过他们并不是因为生意失败,而是选择退居二线,如今主要出现在慈善活动的场合。

“靠男人”的新贵们

2006年,25岁的杨惠妍刚刚完婚。此前一年,她以杨国强私人助理的身份加入碧桂园。在资本意义上,她已经是碧桂园的实控人。2005年,一家由杨惠妍100%控股的公司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持有碧桂园95.2亿股份,占上市后58.19%份额。

2007年4月20日,碧桂园挂牌上市,当天市值突破千亿港元。同年,杨惠妍以1300亿元身家摘得中国新任女首富,同时也是胡润百富榜的第一名。彼时百富榜前十位里8个跟房地产相关,日后霸占榜单的互联网大佬们还都在30名开外。

2018年,37岁的杨惠妍以1500亿元身家,第6次成为胡润女企业家榜单第一名,排在第二位的吴亚军,财富还不到她的40%。

最新出炉的榜单中,靠着父辈或丈夫的财富在榜单前列博得一席之地的,不只杨惠妍一位。条条大路通罗马,有些人生来就在罗马,排在第7位的龙光地产纪凯婷就是另一个典型。

纪凯婷出生于1990年,是榜单上最年轻的一位,胡润第一次发布女企业家榜时,她还在念高中。纪凯婷第一次登榜是在2014年,当时,她以80亿元人民币的财富,空降榜单第25位,成为最年轻的亿万富豪。

她的父亲是龙光地产的董事长纪海鹏,著名的潮汕商人。早在2010年5月,还在伦敦大学念书的纪凯婷获委任为龙光地产董事,与此同时,经过复杂的层层安排,纪海鹏将自己的股份全部转移给了女儿纪凯婷,而后纪凯婷又将股份全部转移给了自己和家人作为收益人的家族信托。

2013年12月底,龙光地产以信托持股方式在港上市。纪凯婷身家水涨船高,三个月后,在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中,她以13亿美元身家排行第1284名。据《福布斯》透露,纪凯婷通过多家公司和家族信托的形式,持有龙光地产85%的股份。

另一位靠着父亲庇荫上榜的,是达利食品的许阳阳,她以325亿元财富排在榜单第9位。许阳阳是达利食品创始人兼董事长许世辉的女儿。2015年,达利食品在香港上市,许世辉以241亿元的持股市值成为福建首富,时年33岁的许阳阳以193亿元的持股市值成为福建女首富。

2018年前十女富豪中,还有一些人是借助丈夫上榜。比如排在第9位的陈金霞,她的丈夫魏东是涌金公司的创始人。2008年,在毫无先兆的情况下,魏东跳楼身亡,留下了数百亿的资产。之后,陈金霞作为魏东的妻子,全面接手他的遗产,包括国金证券、九芝堂、千金药业、新疆广汇等四家上市公司的股份,成为“涌金系”的新掌门。

恒力集团的范红卫是2018年新上榜的女富豪,她的丈夫是恒力集团的董事长陈建华。该公司主营纺织、化纤,于2015年8月借壳上市,当年营收达2120亿元,成为全国首家迈过营收2000亿门槛的纺织企业,成为中国民营企业十强。2016年3月,陈建华曾被有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范红卫在其被带走的半年期间,不得不站到台前,主持局面。

此前三年,范红卫夫妻在胡润百富榜上的排名始终在40名之外,2018年,二人凭借恒力集团全年营收超3000亿元的佳绩,以790亿元的财富位列百富榜第22名,范红卫也成为女企业家榜的新晋富豪。

与12年前相比,新晋富豪榜前十的女企业家中,真正白手起家就只有吴亚军和周群飞两人。前者是龙湖地产的董事长,以585亿元的财富位列女企业家榜第二,仅次于杨惠妍。吴亚军也是2018年胡润百富榜前50名中唯一一位白手起家的中国女企业家。蓝思科技的创始人周群飞则是3年前的女首富,不过近1年来随着蓝思股价下跌,周群飞财富蒸发45%,排名下跌至第4位。

责编:汉网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