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死队之王”陨落?掐点举牌疫苗公司反而遭遇踩雷乐视的反噬
2018-10-18 20:03:00 来源:搜狐财经

原标题:“敢死队之王”陨落?掐点举牌疫苗公司反而遭遇踩雷乐视的反噬

浮亏超20亿?

A股的游资做了不长线投资?没错。连续在乐视网、中兴通讯上“栽跟头”后,51岁的A股“游资大鳄”章建平正在失去魔力。

例证之一是,当他举牌海利生物的消息传出时,市场冷淡以对,“跟着大游资也吃不到肉”似乎已成为股民共识。非止如此,坊间谈论更多的竟是,“他怎么踩了这么多雷?”言下之意,这位昔日的“敢死队之王”已经沦为传说。

近日,海利生物公告称,获自然人股东章建平及其一致行动人举牌,持股达到5.0007%。此外,章建平及其一致行动人还计划在未来12个月内择机增持公司股份,增持额不低于2000万元,不超过4亿元。

海利生物前身为上海松江生物药品厂,创办于1981年,是农业部在上海批准生产兽用生物制品的定点企业,于2015年5月登陆A股主板市场。公司主营业务为动物疫苗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以猪用疫苗为主,基本涵盖了猪用所涉及的全部疫苗品种。

半年报显示,海利生物2018年上半年实现销售收入1.08亿元,较去年同期下滑26.42%,实现归母净利润3205万元,同比锐减40.46%。

祸不单行。2018年7月,长生生物问题疫苗事件发生后,海利生物亦受到波及。但公司迅速出面澄清,称经核实确认,海利生物未生产、销售过任何人用疫苗产品。

蹊跷的是,在上述澄清几天前,海利生物还公告称,拟出资1.5亿元与药明康德集团旗下企业合作成立合资公司,从事人用疫苗的CDMO(合同定制研发生产)业务。华金证券评价此举为,海利生物“牵手药明生物涉足人用疫苗领域,人保业务再下一城”。

对此,海利生物不得不解释说,“目前合资公司处于新设阶段,尚未完成相关注册工作,且公司占合资公司30%股份,并非控股股东。”同时,“CDMO业务主要通过为客户服务来获取收入,并非自主研发,亦不涉及具体产品销售。”

部分业内人士告诉时间财经,章建平近几年的投资风格已有明显变化。他早年痴迷超短、快进快出。徐翔2015年出事前后开始转型,倾向于中长期持股,但不幸在乐视、中兴栽了跟头。很难判断这些遭遇对他有多大冲击,眼下举牌海利生物是否长线投资也很难说。

浮亏超20亿

有着“浙江股市第一盟主”之称的章建平,堪称中国最牛散户。

1996年,他在机缘巧合下,将仅有的5万元资金投入股市,据称在2000年就已达到3000万。据《理财周报》报道,2007年章建平在沪深两市的股票交易额达到700亿元级别,单印花税一年就高达近2亿元,这段时间堪称A股游资的“黄金时代”。

到2015年后,随着市场监管的进一步精细化、专业化,以及徐翔、肖海东等“大佬”相继受到处罚,曾经风光无限的游资操盘手们越来越感到寒意彻骨,转型迫在眉睫。

一线游资的转型出路主要有两个,一是私募,可以借此规避监管问题;另外一个就是以个人身份参与定增,章建平选择了后者。

但不管如何转型,在操作手法上都要从短线变为长期持股。例如定增通常需要一年的锁定期,这就需要游资将大量时间花在市场调研上,这与他们以前的操作习惯迥然不同,而且产业涉及层面的复杂程度远超二级市场。

2016年8月,章建平斥资11.2亿元认购乐视网定增股份,认购价格为45.01元/股,除权后成本价约为22.5元/股。2018年1月,乐视网复牌后经历12个一字跌停,章建平损失超过10亿元。雪上加霜的是,在另一只“爆雷股”中兴通讯上,亦出现章建平的身影。

中兴通讯是2017年的大牛股,股价从年初15元开始上涨,到11月底创出每股41.39元的历史最高价。之后,两个自然人方德基和李凤英杀进中兴前十大股东,他们正是章建平的岳父母,彼时合计持有中兴6800万股。

之后到2018年一季度,李凤英卖出所持股票,但方德基依保留在股东名录上,持股数量为4200万股,约合资金15亿元。2018年6月,中兴通讯复牌后遭遇7个一字跌停,此一役章建平损失近10亿元。

会再踩雷吗?

自2007到2015年,国内兽用生物制品行业销售额从42.25亿元增长至107.08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2%。国泰君安预计,至2020年该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200亿元,未来符合增速有望超过13%。

兽用生物制品行业主要服务猪、牛、羊、鸡等畜禽的养殖,因而与养殖业的发展及动物疫病情况密切相关。就近几年的发病情况来看,动物疫情仍存在难以实现净化、新疾病不断出现等问题,因而对企业研发能力要求越来越高。

就目前来看,该行业竞争格局已由“同质比价”逐步进入“提质提价”模式,产品质量的高低及市场服务的专业化程度成为企业竞争的关键。同时,随着国家食品安全实施标准越来越严格,对养殖业也提出了更高要求。

进入2018年后,新一轮“猪周期”来临。猪价相较2017年出现较大幅度下跌,养殖户的亏损也使得对疫苗需求萎缩。由于海利生物的以猪用疫苗为主、渠道客户较多,本轮“猪周期”对公司业绩出现较大影响。海利生物承认,这是“公司上半年收入下降的重要因素”。

雪上加霜的是,“非洲猪瘟”目前仍呈现蔓延趋势。通常情况下,重大疫情会对生猪供给造成影响,进而波及到兽用生物制品行业。这就要求行业企业需持续关注“非洲猪瘟”的进展情况,同时加大对此种病毒疫苗产品的研发力度。

如果从1981年公司创办算起,海利生物在动物疫苗领域的研发、生产、销售已超过30年,随着口蹄疫疫苗的上市及禽流感DNA相关疫苗的获批,公司在动物疫苗领域的布局已基本完成。为突破行业限制,自上市以来,海利生物也一直在向“人保”领域拓展。

2018年5月17日,海利生物公告称,拟以2.98亿元收购上海捷门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捷门生物”)100%的股权。捷门生物成立于1994年,自创办以来一直致力于体外诊断试剂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

2018年7月,经董事会审议,海利生物出资1.5亿元成立了合资公司药明海德,从事人用疫苗的CDMO业务。截至目前,该合资公司已完成工商注册登记手续。捷门生物和药明海德是海利生物进军“人保”业务的重要举动。公司称,上述收购“有利于公司实现动保和人保业务的联动,发挥更大的协同效应”。

就公司业绩及所处行业状况来看,海利生物的未来都难言乐观。章建平会再踩雷吗?(时间财经 胡飞)

“影帝”科大讯飞?遭央视曝光挂高科技的名头在保护区地产开发 转载本公号文章请留言,转载时请在文首注明来源和ID,同时请勿删除文中时间财经(ID:caijingbtime)字样,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责编:汉网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