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筑梦

西班牙音乐大师阿尔贝尼斯的《伊比利亚组曲》1909年完成发表时,当时的批评是,乐曲过于艰难、不能演奏。错综复杂的结构、难以对付的节奏,就连阿尔贝尼斯本人也深恐是“此曲只应天上有”,自己只能写着玩玩的,当不得真。这曲子就一直搁下了。后来他敬慕的法国女钢琴家布兰斯·塞尔瓦垂青这部作品,分卷分期首演,有拿不下来的地方,就对小阿说,我要改改。大明星改我的东西,小阿受宠若惊,自然好说话,您改您改。幸亏明星效应,布兰斯对极难演奏的部分加以修订,成了现在演奏的标准版本。这套组曲也成了专业音乐会上经常的炫技作品。

这世界就是这样,有人天马行空,有人把马牵到地上,跑马溜溜。前一种人做梦,后一种人筑梦。做梦只要做得好,做得美,瑰奇,行不行得通不管;筑梦就得将梦境落地、落实,将不可见变成可见,将“花木瓜空好看”变成瓜熟蒂落,将一时间的灵机一动转化成切切实实的创意、创新。

前者是士,后者是匠,王夫之说“画之有匠作,有士气”,士气负责打破规矩,自由不羁,去试探天花板的高度;匠作负责循规蹈矩,技巧的完善与可行,去维护底板的厚度。

《说文解字》里说“匠”的本义是木工。它的字形就像斧子(斤)和尺子(匚)。许慎特别说,斤,所以作器也。推而广之,但凡拿着尺子衡量可行性的、拿着工具化蓝图为器物、化虚为实、化不可能为可能的就是“匠”。用评价杨占家的话说,就是“实用而不庸俗,独特却不造作,既真实生动,又精致耐看”。

能达到这样的境界,还分什么道与器,技与艺,士与匠。就像古代的制琴师在古钢琴琴板上刻下的一句拉丁语格言“无技之艺乃非艺”。

文/周劼

(长江日报)

责编:汉网

上一篇:开启“直播+农业+电商”扶贫新模式

下一篇:今年来拦截被骗款1.2亿元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