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腊梅香

    楚天都市报讯 □黄晔

    校园里有几棵腊梅树。可惜我每年都错过花期,因为不知何故我固执地认为腊梅就应该是腊月开的,等到进了腊月再去看它们的时候,都差不多开败了。
    好在腊梅向来就不是靠颜值吃饭的花,它总在不经意间让暗香沁人心脾。
    那日下班去对面公交车站等车。刚过完马路,就闻到清冽的腊梅香。我欣喜抬头张望,却怎么也找不到花香的源头。车站旁的这个小区地面比马路高出一人多高,护坡上有绿色藤蔓悬垂,没有腊梅的影子。公交车姗姗来迟,我没有焦躁,站在路边,静静地呼吸梅香,感觉真是奢侈享受。
    从那以后,每次等车我都会伸长了脖子去找腊梅树,却每次都未能如愿。
    前日下班又去等车。我嗅着梅香,再次踮起脚往坎上张望,不禁一阵惊喜,我居然看到了那株腊梅花的树枝。不知道它有多高,有多大,只看到它在一户人家的窗前伸展,枝干上几乎没有树叶,隐隐可见淡黄色的花朵。我突然好生羡慕这户人家,家中日日有梅香缭绕。我甚至想他们当初选这套房就是看中了这株腊梅吧。
    元旦前,我上市场谋来几枝舒朗的腊梅,回家插瓶,聊作清供。及至花朵枯萎,仍不舍得丢弃,放在书桌上,推门进书房,依然满室清香。
    寒潮来袭,雨雪交加。开完一个工作会议,已是正午,我饥肠辘辘,打着伞疾步赶往食堂补充能量。走到小花园旁,我停下了脚步——有腊梅香。我四顾寻觅,不见腊梅身影,我贪婪地深吸一口气,让梅香入心脾,饥饿感似乎已被淹没。
    我走进小花园。已经放寒假,校园里很安静。雪粒打在树叶和伞面上,耳边窸窸窣窣的细响,与腊梅香真是绝配。我脑子里闪过一句:腊梅香啊腊梅香。这诗来自余光中的《乡愁四韵》: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母亲一样的腊梅香,母亲的芬芳,是乡土的芬芳,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记得多年前的课本上选用过这首诗,真希望那些学生们像我一样,在某一个时刻,还会想起。

责编:汉网

上一篇:结石专科“一站式诊疗”高效解困扰

下一篇:我省汽车产业新添一支生力军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