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安徒生童话改编成文言文,这些初中生太有才了
2019-01-09 01:35:29 来源:汉网

长江日报融媒体1月8日讯(记者杨枫 通讯员陈宇昕)《皇帝的新装》是丹麦安徒生童话的一篇经典代表作,同时也是初一上学期语文教材中的一篇课文。元旦期间,华师一附中光谷分校初中部的语文老师辜学超给学生们布置了一道“奇葩”作业——将3000余字的童话《皇帝的新装》改编成300字以内的文言文。“第一次尝试布置这样的作业,但同学们的表现却让我感到十分惊喜!”辜学超说。而且有的学生还提炼出了“金句”,有的还做了适当的续写。

辜学超说,给孩子们布置这个作业不是“拍脑壳”的所谓“创意”作业。学《皇帝的新装》时,他教的703班和708班刚进行完文言文专题的学习。而《皇帝的新装》里涉及到的帝王、大臣和古代生活的场景,学生们是能在自己学习的文言文中找到对应原文和称呼的。“我之前也尝试过让孩子用文言文写日记,但是不成功,因为学校的场景在文言文中很难找到对应的情景,学生们无法把学到的文言文知识进行灵活应用,但《皇帝的新装》就很合适。”

学生交上来的作业,确实如辜老师所料,不但充分利用所学知识,而且非常精彩。有同学将童话进行了“提炼”,如原文结局为:“皇帝有点儿发抖,因为他似乎觉得老百姓所讲的话是对的。不过他自己心里却这样想:’我必须把这游行大典举行完毕。’因此他摆出一副更骄傲的神情,他的内臣们跟在他后面走,手中托着一个并不存在的后裾。”703班学生杨若海改编的结局为“王惧,归而捕二奸者,俱逃矣。奸人亦奸,然诚且智者,能受其蔽乎?”意思是说,坏人固然奸诈,但如果国王诚实而且智慧,怎么会受其蒙蔽呢?”辜老师认为学生的改编具有一定的思辨性。708班李子凡最后写道:“众人皆视其衣,独小儿未见,是小儿愚耶?抑其诚耶?”,也有自己的感悟和思考。

学生们认为,将国外的经典童话改编成文言文,这种作业的角度非常新颖,而且并不觉得很难,而且通过这次改编,充分体会到了文言文精炼的美感。

改编:

海外有国,其王好新衣。尝有二奸者入国,谓王曰:“敝人有衣,非诚且智者不见矣。”王大喜,以数金予二人。二人夜以继昼,然未有丝线,对空而劳。王欲知衣之详,遣一老臣以观衣。老臣至,惊,未有衣,因思:吾,国之重臣也,若王闻吾不见衣,其祸至矣!二奸者曰:“衣可华贵不?”老臣曰:“妙哉,实惊世之作也!”二奸者笑矣。少时,王又遣一官人往。官人未见其衣,大窘,亦称其衣。方行,乃思:吾不见衣,非诚且智,岂官人所为邪?吾当颂其衣于陛下。

翌日,奸者以衣予王。王不见衣,自叹曰:“寡人竟为愚者矣,此事断不可言。”后,王着衣行,众人皆称美,独有一童曰:“此王未着衣矣!”众人惊,皆相耳语,乃知实未着衣。王惧,归而捕二奸者,俱逃矣。

奸人亦奸,然诚且智者,能受其蔽乎?

(703班 杨若海)

海外有国,其帝嗜新衣。尝有二织工,自号“鬼斧神工”,所织之衣,愚者不可见矣。以其欺君,佯为碌碌,实未织衣。群臣无一道其实,自欺纷纷,乃至于国君自蔽。呜呼!卒道破于一稚童之口,为天下笑。而二欺人者,仓促出逃,为国人所系,虽纳百万金银,终归泡影矣!

凡欺人者,自欺也!

(703班 刘宗昊)

古有一帝,不闻其政,不治其军,亦不好冶游,独爱奇服。

一日,有二工,谓其可织美服。其服愚者不可见,而贤者能观其美。帝闻之大悦,窃思:“吾若衣之,可辩其贤愚。”诏许之。

二人退而制其衣。空机碌碌,无所事。帝遣贤臣观之。贤臣惑,复恐之,乃曰:“美哉斯衣!”

后帝亲视之,而未见其衣,自思:“吾不足为帝耶?诚可惧也。”乃曰:“美哉斯衣!”

翌日,帝出行,而二人为帝着衣。帝曰:“此衣合吾身矣!”群臣附之,遂行。

一儿见之,曰:“此帝无衣也!”众人传之。

(703班 方煜煜)

海外有国,其王好新衣。有二贼性贪,谓帝曰:“吾乃良工,可成美布,天下无可比焉。然愚与不肖者未可见之。愿为陛下而织焉。”帝大喜,乃与二贼多金,令即制其衣。

二贼何其黠也!乃设二机,假织至夜深。帝遣臣往视,皆未见其衣而称焉,以未敢自认愚者也。帝往视之,亦未见其衣。二贼佯执新衣曰:“此衣甚薄如蝉翼,衣之如觉无物。”帝信矣,乃更衣游于街,一国皆叹其美。一小二呼曰:“帝未着衣!”众人哗然。帝大窘,遂毕其游。

众人皆视其衣,独小儿未见,是小儿愚耶?抑其诚耶?

(708班 李子凡)

海外有国,其王好新衣。日更数次,靡费万金,无心朝政。有诈者听闻,于殿前曰:“吾之新衣,世之纤巧无出其右者。非惟纹饰精美,亦可辨贤愚。不肖者不得见矣。”王大喜,遂与万金。

诈者居于内苑,佯出机具,摆梭弄杼,十数日无果。御使奉命往,视无一物。思智力之所不及,难见真容,复恐帝之怨己。乃赞曰:“此服华美,平生仅见,归告吾王,必有重赏。”

数日后,帝携众臣往观,杼飞梭驰,而上无一物。皆大惑,王为掩其愚,曰:“此服华美,朕当服此巡幸京都。”百姓争观,视无一物,皆大惊。一小童曰:“王未着衣,亦出游矣!”众人大笑。王羞之,强行数里而归。

(708班 宋艺樊)

尝有一帝,好新衣。一日,来二奸者,自谓裁缝,能织精美之布,且愚者不可见也。帝闻之大喜,令其即制之。二人假织,而欲收多金。然人皆夸其美。

翌日,帝更其衣,左右知其衣之异,皆称其“美衣”。帝悦然,俱与游于街。民畏其威,不敢言。后一小儿言其无衣,遂传之于众人。帝惊而窘,而为天下所笑。

(708班 张子乐)

责编:宗晓斌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