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在纳德拉带领下成功转型 4年股价涨了两倍
2018-07-19 11:39:00 来源:腾讯科技

图: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在旧金山参加活动

腾讯科技讯 7月19日消息,据外媒报道,在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领导下,微软股价多年来始终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但随着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掌舵,微软股价已涨了两倍。纳德拉带领微软放弃了专有的手机硬件和操作系统,正以打造定期经常性收入为中心,围绕订阅产品展开业务。

2014年,当纳德拉首次以微软(Microsoft)新任首席执行官的身份公开露面时,他代表这家软件巨头的领导层做了一件非同寻常的事情。微软董事长约翰·汤普森(John Thompson)在本月早些时候的一次活动上表示:“纳德拉就职第一天就发表了一份声明——世界正走向云计算优先,移动优先。他从来没有提到过Windows。”

Windows是众所周知的微软专有操作系统,是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鲍尔默领导下微软取得如此成功的基础。汤普森说,虽然纳德拉的“故意省略”当时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但他为自己领导下的微软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声明。汤普森表示:“他告诉世界的是,我们微软必须准备好拥抱云计算业务,必须更多地关注我们在所有平台上运行的技术。”

自从那时起,纳德拉已经兑现了他的承诺。微软已经成为云计算服务的主要供应商,尤其是大企业的供应商,在快速增长的云计算基础设施市场挑战亚马逊的AWS。微软已经成为开源开发社区的盟友,将其部分软件引入Linux操作系统。

投资者得到了特别丰厚的回报。在鲍尔默执掌微软14年期间,微软的股价基本上没有太大波动。但自从2014年2月4日纳德拉接手以来,该公司股价几乎涨了两倍,周二收于创纪录的105.95美元。微软市值超过8000亿美元,是全球市值第四高的公司,仅次于苹果、亚马逊和Alphabet。

除了开放源码之外,微软也成为更友好的合作伙伴,而不是令人畏惧的竞争对手。纳德拉宣布与包括Red Hat、Salesforce甚至亚马逊在内的竞争对手建立合作关系,以推动云计算Azure、Office应用和Cortana语音助手时,曾让业内人士深感意外。

而2014年初的情况看起来非常不同。微软合作伙伴阿里夫·简默罕默德(Arif Janmohamed)曾问汤普森,为什么董事会选择纳德拉担任微软的新首席执行官。后者回答称:“因为硅谷没有人想要和微软有任何瓜葛。”

Evercore ISI分析师柯克·马特纳(Kirk matne)表示,纳德拉已经戏剧性地改变了微软的文化,使其变得更好。他说,纳德拉在2017年出版的新书《Hit Refresh》中特别关注一个重要概念。他解释称:“每一页都包含着‘同理心’。我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微软那时更多采用‘要么按照我的意思做,要么就选择离开’的模式。显然,现在的情况并非如此。”

据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的数据显示,微软将于美国当地时间周四公布第四季度财报,分析师预计该公司今年的营收将增长22%,达到1095亿美元。这是其1999年以来最快的扩张,同时保持住投资者所要求的利润率。

微软不断变化的商业模式主要着眼于从提供打包软件转向销售基于订阅的云计算服务。对于纳德拉来说,实现这个目标似乎有些困难。在他的领导下,微软四年来的平均年收入增长为6.5%,低于鲍尔默时期的11%。

粘性收入

不过,微软如今近三分之二的收入都是通过订阅来实现的,而订阅内容“本质上比授权专利更具粘性”。纳德拉还说,该公司目前正在创造更强劲的现金流。或许最重要的是,在将自己的主导地位拱手让给苹果(Apple)、Facebook和谷歌之后,微软在开发者社区中的地位已经恢复。

在鲍尔默的领导下,微软试图在移动设备上推广Windows,先是Windows Mobile,然后是Windows Phone。微软还做出了一个极具争议的(最终也是灾难性的)决定,以超过7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诺基亚的设备和服务业务。

在纳德拉担任首席执行官两个月后,这笔交易就完成了,他最初试图让这笔交易发挥作用。在2014年7月的一份备忘录中,纳德拉告诉员工,该公司“将负责为Windows Phone创造市场,这是我们的收购目标”。

然而,最终这笔收购以失败告终。2015年7月,微软对诺基亚交易进行了76亿美元的资产减记,并计划推出更专注于手机的投资组合。2016年,微软又出现了资产减记,并有更多员工被裁汰。

2015年之后,纳德拉甚至使用iPhone进行演示。当时他说:“这是一款非常独特的iPhone。事实上,我想称它为‘iPhone Pro’,因为它拥有微软所有的软件和应用。”

到2017年,随着Android和iOS牢牢控制了智能手机市场,微软已经削减了对Windows Phone 8.1的支持。该公司副总裁乔·贝尔菲奥雷(Joe Belfiore)在Twitter上明确表示,微软不会推出新的Windows Phone功能。几天后,纳德拉证实:“现实是我们不能作为第三个生态系统参与竞争,也无法吸引开发者。”

与此同时,纳德拉正忙于完善微软用户在其他大型移动操作系统上的操作。他作为首席执行官的首次重要公开亮相是Office for iPad的发布。几个月后,Android手机和平板电脑上也支持Office应用。

微软推出了其Edge浏览器,它在Windows 10上首次亮相(分Android和iOS版),还有来自微软的Android应用程序启动器。在Android和iOS设备上,用户可以安装流行的虚拟键盘应用SwiftKey,它于2016年被微软收购。就连微软经典的Windows纸牌游戏也出现在两大主流移动操作系统上。

战略协议

纳德拉没有严格地专注于有机增长,而是大举收购。2016年,微软斥资262亿美元收购了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并于上月斥资75亿美元收购了代码共享服务GitHub。这两笔交易为微软带来了庞大的忠实用户网络。它们帮助实现了纳德拉在2014年备忘录中为微软提出的目标:“我们将重塑生产率,赋予地球上的每一个人、每一个组织以更多权力。”

微软前高管鲍勃·穆格利亚(Bob Muglia)说,收购GitHub还强调了微软对流行技术的重视,这些技术不需要微软直接控制。穆格利亚表示:“当今世界的现实是,现代开发人员正在编写开源代码。他们不是在私有环境中编写。”

相比之下,Evercore ISI分析师马特纳表示,在鲍尔默领导下进行的大型收购,通常是为了帮助微软在实力较弱的领域赶上对手,但没有任何连贯的战略。诺基亚和广告技术公司aQuantive是微软收购的两个最大败笔。马特纳说:“结果,人们认为,鲍尔默在所有这些交易中有点儿摇摆不定。”

在过去一年里,纳德拉在公司内部进行了重大调整,包括对云计算和订阅业务进行大规模的销售重组。其中,为微软效力21年的元老、Windows和设备业务执行副总裁特里·迈尔森(Terry Myerson)也宣布辞职。微软最近一个季度的重点显而易见,包括Azure、Office 365云软件、LinkedIn和Surface在内的业务超过了Windows商品。

穆格利亚说:“纳德拉的组织变革确实反映了微软公司的未来。这只是纳德拉再次认识到微软所处的新现实,并真正利用了这一点。”去年12月份,马特纳和他的同事发布了一份报告,预计到2020年,微软的市值将达到1万亿美元。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人们普遍认为,微软正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编译/金鹿)

责编: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