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手绘月票闯天下

常言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上世纪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刮起的那股手绘月票风,还真能让有绘画基础的少年一试身手,用手绘月票签闯天下。

曾住在汉正街久康里的网友道尔,从小就热爱绘画,当手绘月票的风刮起时,他出于生计所迫,用手绘月票乘坐过半年公交车。

初中毕业后,为了减轻父亲负担,补贴家用,他找到一份在古田四路煤建三厂搓煤球工的活,学徒工每月的工资是18元。每天上班没月票,往返车费不菲,从汉正街至古田四路,没有直达车。坐7路至硚口就得花5分钱,再到解放大道上换乘,又得买票。这样往返的车费钱可能还抵不上做学徒工所获。于是,他利用自己的绘画天赋,每月借别人的月票做底本,手绘起月票来。

先将铅笔削得尖尖的,在长1寸、宽半寸的纸片上小心翼翼地画出轮廓,再用水彩颜料着色。完成月票签的绘画后,贴在票板上。票板上还要贴上本人1寸的登记照,最后依葫芦画瓢,画上紫蓝色的骑缝章。这些工作都完成后,便套进专用的月票夹内,往返于上下班的路上,每次都逃过了乘务员的眼睛。

到公交单位工作后,我与曾担任过乘务员工作的吴珍珠大姐探讨过这类事。她微微一笑,道出实情。

当时,手绘月票这股风刮出后,正是公交行车秩序乱,“乘车难”开始出现之时,乘务员的工作重点要放在配合好司机、做好行车安全上。使用手绘月票者,都是十几岁的男孩,没有工作,有的甚至是从乡下溜回城里歇息几天的知青。即使抓住他们,他们也无钱买车票交罚款,万一挣脱乘务员跳车逃跑出现交通事故,那更糟糕。原来,不是手绘月票多么惟妙惟肖,而是乘务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后来,随着形势的好转,乘车、行车秩序得到恢复,手绘月票这股风自然也就停了。

刘宝森

(武汉晨报)

责编:汉网

上一篇:看病买药能用支付宝刷医保了

下一篇:街道口:牵起两座 著名大学的荣耀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