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猎狐8

你怎么随你妈姓呢

对于医生的态度,林峰却无可奈何,虽然医院明显存在失职行为,但林峰既不是调查部门,也不是处理部门,他唯一能做的也只是斥责两句,还要看对方愿不愿意听。

“希望他们能及时赶到。”林峰一步跨上汽车,一边心里默念着,一边催促着司机前往火葬场。

对于这个所有人的终点,林峰却已经去过很多次了,虽然是经侦单位,但接触到的案子的凶狠程度却比某些刑事案件还要触目惊心,人们对金钱所表现出的贪婪让他们甚至忽视了生命的珍贵,这让人在唏嘘之外也感到一丝悲哀。

车子驶进火葬场大门,林峰立刻看到一群人在互相推搡着,人群中,身着警服的同事与身着便服的平民纠缠在一起,互相厮打、谩骂着,场面混乱至极。

林峰见此情形,立刻让司机把车子停到一边,自己一步跨下车冲了过去,还没等他走到近前,喊声和谩骂声已经充斥着耳朵。

“你们警察还是人吗?死也不让人死得消停。告诉你们,如果你们再近一步,别怪我不客气。”人群中一个扎着孝带的男人叫得最凶,一边叫着还一边推搡着面前的警察。

“同志,请配合我们的工作。”一名警察大声说道,可惜他的话对于这群人来说毫无作用,相反却显出一丝让对方更加嚣张的软弱。

“你们谁是刘老太太的亲属?”林峰见此忽然大声喊道,喊声传来,立刻将众人的目光吸引过来。

“我,怎么了?”叫得最凶的男子立刻走了过来。

“你是刘老太太的什么人?”林峰看着对方,不经意地问道。

“我是她儿子。怎么,你有意见啊?”男子蛮横地说道。

“哦,你叫什么名字?身份证拿出来我看看。”林峰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

“我叫刘老三,身份证没带。你什么意思啊?”对方迎着林峰的目光看去,挑衅地问道。

“没什么,你怎么随你妈姓呢?”林峰不在意地追问道。

“我……要你管!我妈没结婚生的我,我爹是谁她也不知道。”自称刘老三的人被问得结巴了一下,忽然明白掉进林峰陷阱的他恼羞成怒地说道。

“没什么,问题是我压根儿不知道那个老人姓什么。”林峰略带笑意地说道,但随着话音落下,他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散去。

“抓住他,一个妨碍公务就够他喝一壶了。”还未等对方有所反应,林峰一脚将对方撂倒,然后大声命令道。

派出所的民警立刻冲了过来,三两下制住了对方。突如其来的一幕顿时镇住了众人,看着已经被压在身下的刘老三,原本阻塞着道路的众人,也不自觉地闪开一条路。

林峰已经没时间去跟这些人逐一计较了,他几乎是小跑着冲进焚化间,可迎接他的是已经空了的停尸床。

“人呢?”看着一旁的工作人员,林峰急忙问道。

最后的卫道者著

中国文联出版社

8

责编:汉网

上一篇:张家港行、江阴银行等 10只股被重点监控

下一篇:赴欧新选择:看瑰丽风情俄罗斯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