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重庆之眼33

鼓面上全是血

但这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是一个踢门入户闯进宴会大厅的莽汉,他瞬间就打落了一千个太阳,也涂鸦了天空的蔚蓝,如雨的炸弹便倾盆而下。

邓子儒被巨大的气浪掀倒在江边的鹅卵石滩上,眼前一阵发黑,他缓过气来时才发现,刚才欢乐的世界瞬间破碎进入死亡的深渊。一架接一架的日本飞机掠过狂欢的人群,炸弹尖叫着一颗接一颗地落下,落在江面上的升起冲天的水柱,落在岸上的红光闪耀,砂石、弹片到处飞溅。他看见有的龙舟翻沉了,有的已经看不到桨手,江面上漂浮着人头、彩旗、锣鼓、折断的桨片、断肢残臂和断成几截的龙舟。

在一阵混乱之后,江面上的龙舟重新调整好了航线,继续往前冲。鼓声更加昂扬,彩旗愈发骄傲,一条条龙舟如同划过水面的利剑,轻快锋利,毅然决然。比赛更加精彩,岸上的人们岂肯离去?健儿们同舟共济,人们岂能不同生共死?“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尽管警察吹着哨子,宪兵挥舞着木棒,想将岸上的人们驱散开去,但在飘拂的硝烟和到处的哀嚎呻吟中,人们的呼唤渐渐汇集成同仇敌忾的呐喊:“划呀,划呀,快划呀,划给小日本看看啊!”

第二轮日机来袭前,邓子儒在江边看到,“过江龙”和“浪里滚”仍然齐头并进,“过江龙”舟头上挥舞锦旗的赵五哥本来应该背对龙头,面向桨手,用手中的令旗配合舟尾的鼓手协调桨手们的划桨频率。但他却反常地挺立在龙头,面向日机飞来的方向,把绣有“过江龙”三个大字的彩旗抡圆了舞动,就像要舞起一江的愤怒,与天上的日机对决。在他的头顶前方,一架日机嘶吼着斜插下来,它的机头直冲着赵五哥的脑门。赵五哥昂首龙头,以旗为枪,绝不矮起,更不拉稀摆带。赵五哥英雄盖世的彩旗催快了龙舟的速度,舞动了桨手的勇气,煽起了岸上观战的人们的激情。趴在地上的邓子儒不再呼喊了,他已经喊不出声来了,只是用手掌一掌一掌地击打着大地,“雄起啊五哥!快啊,快啊快快快啊……”

天空中传来机关枪“哒哒哒”的爆响,好似一连串的高升爆竹。子弹打在水里,长江淌血,一排排眼泪喷泉般弹跳而出;子弹打在龙舟上,木屑横飞,龙在呻吟;子弹打在赵五哥的头上,脑浆四射,天灵盖如帽子一样飞落。但那面“过江龙”的锦旗并没有飘落,它还插立在龙头,迎风招展。赵五哥人倒下了,它不倒,龙舟就继续向前,尽管能划桨的人已经不多了。“浪里滚”上也没有几个人了,它的鼓手就是那个刚才来闯码头的小子,现在他只有一只胳膊了,但他还在拼命地击鼓。鼓面上全是血啊!鼓槌一敲,血珠四溅,鱼龙惊心。【完】

【明起连载《中关村笔记》】

范稳著

重庆出版社

33

(武汉晚报)

责编:汉网

上一篇:世锦赛 4X100米接力

下一篇:你的博客有人来吗?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