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情字书万卷
2018-10-31 09:59:00 来源: 长江日报
  鲁珊
  虽然以94岁的高龄驾鹤西去,已算圆满人生,但金庸逝世的消息,还是瞬间刷爆了朋友圈。也许,正如高晓松所说,我们这一代人,如果没有金庸小说,那该有多么仓皇。

  金庸小说,至今仍是华人世界传播最广、阅读量最高、影视翻拍最多的文学作品。直至自媒体时代,还哺育了“侠客岛”、“六神磊磊”这样高知名度的微信公众号,而阿里巴巴最大的会议室,据称名叫“光明顶”。

  谁不曾有少年时。30多年前,正处于改革初期的内地,开放的大门初初打开,经济的新视野扑面而来,文化的新视野扑面而来。和高晓松同时的一代少年,正处于文化阅读的饥饿期,正处于文化供给的荒漠期。金庸和琼瑶,正是此时进入少年们的精神成长之旅。无数少年版的高晓松,在刀光剑影中自我哺育,在儿女情长中憧憬青春,他们,和更晚的80后、90后,在金庸琼瑶式的流行文学中完成了与父辈完全不同的精神塑形。

  作为新武侠文学的代表,金庸之前,不是没有武侠,如还珠楼主等已是江湖名宿。金庸前后,古龙、梁羽生和温瑞安,也都描绘了自己的江湖,并形成个性化的武侠美学。然而,金庸是划时代的。金庸之前,武侠是地摊文学,是一时的阅读快感,金庸的小说,不只有江湖,还有天下,不只有故事,还有情怀。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他的作品,几乎写遍了中国士大夫的美德、中国哲学的意境,人性的潜流以及对政治的热切观察。

  金庸的江湖,总是刀光剑影、儿女情深和家国情怀。读金庸,常常可以穿透故事,读出情怀,攀援历史,读出兴衰,溯游江湖,读到人心深处。庞大的射雕三部曲,天南海北,最令人动容的,却是最后郭靖黄蓉死守襄阳,以身殉国的情节。以人物形象论,笨拙如郭靖,灵巧如黄蓉,总是后者更讨人喜欢。但是,每每读到郭靖对杨过说“我与你郭伯母谈论襄阳守得住、守不住,谈到后来,也总只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己’这八个字。”总令人忍不住潸然泪下。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样的大情怀,从诸葛亮到杜甫,从萧峰到郭靖,从历史人物到虚构形象,总不断线,总能打动人心。

  金庸本人,诗书世家出身,他先祖查慎行的诗句“微微风簇浪,散作满河星”,至今仍是小学语文三年级的必读篇目。金庸自己,八十高龄还入学北大研究庄子。就如天下许许多多读书人一样,中国传统士大夫的大情怀,总不断线。

  初读金庸,爱读故事,读悬念,读浪漫主义,再读金庸,读哲学,读情怀,读人生的更高意境。多少青春少年,磋叹于杨过小龙女的惊世之恋,然后多少沧桑回首,为萧峰舍生取义热血沸腾,所谓大俗即大雅,大约如此;所谓浪漫即现实,大约如此。
  【编辑:叶子】


  (作者:鲁珊)

责编:汉网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