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匿在一元路上的裁缝店,坚守着最初的匠人信仰!巴宝莉、香奈儿都往这送
2018-12-28 10:25:00 来源: 汉网—武汉晨报

汤家大姐在街边用一台老式“蝴蝶牌”缝纫机给顾客换拉链、打扁

裁缝,这个具有年代感的词,让人想起的是蹬着缝纫机哒哒哒的声音,师傅量体裁衣、归波熨烫、飞线走针、伏案裁剪,经历数个日夜,一件合身衣裳才算完成。

如今,在这个制衣行业高度机械化的时代,人们更多地穿着来自流水线生产的衣服,不合身了买新的,衣服未旧已经遭遇压箱底的命运。

店内的蒸汽熨斗已经使用了30多年,有着岁月的痕迹,就好像一部流动的恋物志,充满了岁月和光阴的味道

藏匿在一元路上的这家裁衣店,坚守着武汉人最初的“匠人”信仰,他们让那些“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衣服们重获新生,就连巴宝莉、香奈儿等大牌都往这儿送。

30平米的小店为人们缝制着可以穿着一生的服装,至精至好且不奢。兄妹四人一守就是36年。

兄妹四人一起坚守着老店

1

衣服不仅能大改小,还能小改大

十六中门口,不少拎着大袋小袋衣服的人向附近副食店老板打听——

“这儿是不是有家裁缝店挺有名,可以改衣服?”

“呐,就在那儿”,顺着老板手指的方向,看到白底红字“博瑞制衣店”招牌下,一个带着红色毛线帽,半指手套的阿姨哒哒哒踩着一台老式“蝴蝶牌”缝纫机。

这台蝴蝶牌缝纫机已经用了30多年,大姐说还是老工具用着顺手

很多武汉人知道一元路上的裁缝店,抑或叫它“十六中对面那家”,鲜有人知它全名叫“博瑞制衣”。

往里走就能找到店铺,可以在这儿改衣制衣

这家制衣店由兄妹四人坚守了36年。坐在门口踩缝纫机的是大姐,如果只是简单换个拉链,打个扁,大姐就能搞定。如果你想改大小或是换样式,还要往里走。一元路27号一楼的30平米房间内,摆放着缝纫机、针头线脑,挂满了顾客的衣服,铺满了布料。大哥汤少明负责制衣,二妹汤小桂负责改衣,小妹汤三桂负责车工缝衣。

一家人守在店内工作

和街边小铺换拉链、改裤脚的小打小闹不同,他们的改动范围广,最擅长的就是改大小。

遇到的衣服问题,在这里可以一站式搞定。

“昨天刚听朋友说你们这儿改得好,今天就来了”,从武昌赶过来的郑女士从袋子里掏出一件宝石蓝呢子大衣给汤小桂看。

妹妹汤小桂量衣不用尺,手一拉一伸心里就有数了

“能不能帮我改小一点?”

“可以,你穿上我看看。”

哥哥汤少明说妹妹改衣服有悟性,顾客则称她“神手”。她有一手绝活,改衣不用尺量。全凭双手一拉一伸,然后用一块粉片直接在衣服上轻勾划浅,用别针一别,心里就有数了。

“等开春我要拎三四十件春装让你帮我改,我瘦了四十多斤,之前衣服都不舍得扔”,郑女士说,这件呢子大衣穿了三年多,原本打算瘦身成功再买新的,但就是太喜欢这宝石蓝,“来你这儿改改,还能再穿三年”。

这件衣服里面是毛外面是牛仔,由大改下并不容易

改腰线、改围度、改长短、改松紧……这些都不成问题。“把衣服改得不留痕迹”是顾客对汤小桂最高的评价。

汤小桂最擅长的是改大小。衣服大了可以改小,小了还能改大。

60多岁的张阿姨送来一件貂皮大衣,一是请汤小桂帮她大改小,二是请她再帮忙换衣面。“这是10年前买的了,那时都花了我两万”,张阿姨说那时流行宽松式,现在流行修身款,要把这貂皮大衣改小点;另外,当年买貂时还年轻,选了一件紫红色,穿了10年,衣服旧了,自己年龄也大了,要把衣服面换成黑色。汤小桂用手指在张阿姨身上比划两下后,让她10天后来拿。

汤少明的老婆在给一件貂皮大衣换扣子,给貂皮大衣换扣子需要一整天时间

“两万块钱的衣服放这儿改放心吗”,记者问。

“咋不放心,越是贵重的衣服越要拿到他们这儿改”,张阿姨说。

还有男士的西服、衬衣要改小,一般裁缝店会从袖口剪,但汤小桂却从上面剪,“男士西服衬衣袖口多开衩,你要是把袖口剪了,多难看”,这也是汤小桂的绝技。

这件花裙子需要由小改大,汤小桂找到了类似的布头,运用拼贴方式,为衣服改头换面

和由大改小相比,由小改大更麻烦。除了把衣服本身的缝头尽可能的放出来外,汤小桂会运用拼贴、色彩搭配等方式,与顾客商量沟通后,为衣服改头换面。

衣不如新,若能“喜新而不厌旧”又“推陈出新”,提高了单品的利用率,又减少了购物开支,岂不美哉!

2

爱改衣服的反倒是有生活品质的讲究人

郑女士刚走,常客小林拿着一条毛呢格子短裤进来了。小林在南京路开一家韩服店,顾客看上的衣服如果尺码不合适,小林就送来给汤小桂改。

很多衣服未撕商标,就送到店内改制

“不只小林哦,武广、国广那些大牌店里的服务员也常来,顾客只要提要求,他们改不了的就找我们”,记者在店里看到,Burberry、ARMANI、Dolce & Gabbana等奢侈品牌的风衣、西服都来这儿改尺寸,很多衣服连标签都没撕。“相熟顾客买衣服时,如果尺寸不合身会拍给我看,如果我能改,他们买完就往这儿送,改好再穿”。

外地顾客发快递请他们改制衣服

在店内墙上,记者看到了一沓快递单,最远的来自西藏、云南,最多的来自北京和上海。“这都是以前在武汉的老顾客,他们后来去了外地,不合身的衣服就寄给我们,我们改完再寄回去”。

“我们在国外都有粉丝”,汤少明掩饰不住的骄傲。前两天,一对在汉工作的年轻外国情侣找到他们家改衣服,一问才知道,是国外的粉丝告诉他们的。“以前的老顾客后来去了美国、英国、日本等,他们每年回家探亲都要来我这儿把衣服改一下”。

3

知音号上女演员们穿的旗袍部分就出自汤家

汤家的裁缝店是有传承的。“我妈就是裁缝,做了一辈子衣服;我曾祖父在汉正街开过一间成衣铺”。1982年,18岁的汤少明开始在硚口服装厂门市部做学徒,两年后带着两个妹妹开了这间制衣店,大姐在上世纪90年代下岗后也加入进来。

汤少明制作的西服

和妹妹汤小桂不同,哥哥汤少明擅长制衣。顾客在逛街或在国外看到好看的衣服,拍照片给汤少明,他能做出和原版一模一样的效果。《Burberry2019早秋系列》、《迪奥Dior Homme2019早秋时装大秀现场》等微信文章经常被54岁汤少明转发到朋友圈,这位武汉大叔对大牌的面料、流行色熟稔于心。“制衣不仅讲究手艺,也讲究审美”,这也是顾客信赖他的原因。

汤少明制作的衣服,中间的是长居日本的顾客请其制作的“百鸟朝凤”旗袍

一位在银行上班的小伙子把一条6000多元买的裤子交给汤少明,让他帮忙再做3条;在日本居住的张阿姨,半个月前在微信上给汤少明留言,请他做一条“百鸟朝凤”的旗袍,春节探亲时来取;知音号上女演员们穿的旗袍,也有部分来自汤少明之手......

上世纪80年代,裁缝曾是人人羡慕的职业,光一元路,就有20多家裁缝铺争抢生意,2000年后,大家纷纷转行,只有老汤家坚持了下来。

30平米的店,挂满了顾客需要改制的衣服

但汤少明也有自己的顾虑,兄妹四人的孩子没人愿意学这门手艺,他多次招学徒,也因“太累”“枯燥”招不到。

“现在年轻人更愿意炒股、做直播去赚快钱,很少有人愿意静下心缝缝补补。”但汤少明仍然有很多粉丝,很多在法国、英国、美国读服装设计的武汉伢,假期回家时都要来汤家拜师学艺,她们称这家店有最扎实的设计手艺。

最近,在法国读服装设计的武汉姑娘小姿(化名)邀请汤少明一起合作,小姿负责设计,汤少明负责制衣,做好的衣服放在淘宝售卖。

汤少明和留学法国的小姿合作售卖的时装

4

不开分店 | 不接快活 | 不去高档写字楼

他们每天早上9点上班,晚上8点下班,一年只在春节休息几天。在那间被衣服和布料占据80%的30平方小店里,汤少明一家36年坐在同一个位置改衣制衣。有顾客觉得他们工作枯燥,送了他们几张音乐碟,让他们边做工边听歌。

30平米的店,挂满了顾客需要改制的衣服

“这样坐着一年又一年,枯燥吗?”记者问。

“不枯燥啊”,兄妹四人给了同一个答案。他们在这件老房内静心只做一件事,就是守住衣服的温度。

汤少明在小区内放置了一个工作台,他在此裁衣

汤少明使用的工具都已跟随他多年,放粉笔的铅笔盒已经生锈,依稀能看清盒盖上的小丸子图案

武汉表演艺术家田克兢是他的熟客,田克兢交代汤少明,“要坚持,要留住手艺,这是非物质文化遗产”。

有顾客多次建议,让他们与时俱进,在高档写字楼里寻一间门面,装修精致一些,这样不仅能吸引更多顾客,价格也能抬上去。

汤少明觉得没必要。“我们做的是手艺活,顾客看中我们的是缝制工艺,不是房间大小和装修”。

汤少明拿着尺子/粉饼裁剪呢子布料

除此外,他们不接快活,因为慢才更接近极致;他们不开分店,不大量接单,让每一件从他们手上经过的衣服都能做到至精至好且不奢。

几十年如一日地做一件事情,不是谁都能做到的,他们是看似不起眼的裁缝,更是坚守信仰和热忱的“匠人”。

同汤家四兄妹一样的每一位“匠人”都值得被尊重和敬仰!

编辑:毕婷

责编:汉网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