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武汉人在北冰洋游了两次泳,平均年龄55岁
2019-01-30 21:41:00 来源: 长江日报


  下水前,展示国旗。北极,我们来啦!
  长江日报融媒体1月30日讯 ( 记者田巧萍)1月29日,北极圈内的斯瓦尔巴群岛。当地时间16时,北京时间23时。19位武汉老人组成的北极探险团终于在北冰洋里游了泳,感觉“还没有过足瘾”。
  30日当地时间11时,北京时间18时,意犹未尽的他们又下了一次水,这次跟上次一样,很开心。
  他们说:“这辈子的又一个愿望实现了!”
  各种姿势游个遍,水里比岸上暖和


  北冰洋,我来啦
  徐汉香今年60岁,当她在-17℃的暴风雪中穿着游泳衣走向北冰洋的时候,她还不知道自己是在极夜的条件下到北冰洋冰泳的最年长者。
  徐汉香坚持在汉江里冬泳8年。“汉江的水比长江低3度,可能是更靠近北冰洋吧!”30日,她在微信视频里开心地笑。
  徐汉香在北冰洋里游了一分钟!下水前,武汉北极老人探险团的团员测了下水处的北冰洋的水温——零下0.2℃。考虑到低温条件下人的心脑血管的承受能力,为防止冬泳导致意外,冬泳有关于水温和时间的规则是:水温1℃游泳的时间是3-5分钟,5℃时可游5分钟左右,10℃时可游10分钟。


  终于在北冰洋游上了泳
  下水前,武汉老人北极探险团临时领队史正祥反复告诫大家,北冰洋冰泳时间一定要控制在1分钟以内。59岁的赵影就不信那个邪,她在水里游了4分钟,把仰泳、自由泳、蛙泳、蝶泳四个泳姿游了个遍。
  1月27日到达挪威当天满60岁的李敏也下了水。她说,北冰洋的水真是清爽干净,稍稍有点咸,完全没有腥味。确实很冷,但思维却比平时敏捷清晰。
  因为她60岁了,岸上的伙伴不停冲她喊:“可以了,快上来!”“水里好舒服,比岸上暖和多了!”
  冷到什么程度?负责在岸上照相的杨萍说,手机要贴暖宝宝才能开机,满格的电只录了5分钟视频就用光了。
  想在北极极夜的蓝光里留个影


  史正祥给自己做了个首日封
  这支平均年龄55岁的探险团,大多是游泳爱好者,他们去北极一是想到北冰洋游个泳,二是感受北极的极夜,看瑰丽的北极光。
  北极圈内正处于极夜,没有白天。为了选择一个能游泳的地方,他们到了斯瓦尔巴群岛上的极地首府朗伊尔城后,就跟当地居民和旅游部门打听哪里可以游泳。这可惊到了被问到的人,这群平均年龄55岁的武汉老人是他们见过的外国游客里第一个提出来要到黑乎乎的北冰洋游泳的,而常年驻住在这里的人,也只有在夏天才会去北冰洋游泳。
  当地人告诉他们,在茫茫的北冰洋,只有一个通往极点的朗伊尔港因为有往来船只通行,没有结冰,可以到那里试试。
  没有人在极夜的北冰洋游泳,对水域又不熟悉,下水前的准备工作显得尤其重要。临时领队史正祥昨天(30日)在接受长江日报/武汉晚报记者的采访时介绍,下水前,团员们现场勘察了下水点;游泳时带了六只强光手电筒照亮一块洋面;规定下水最多只能游1分钟、最远是离岸10米;一个安全游回来了,另一个再下水;必须穿脚套,以免赤脚踩在冰上沾掉了皮肤……
  “泡一下就行了!”这是史正祥跟下水队员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他担心这群年纪不小的人发生意外。
  最后,58岁的史正祥、59岁的赵影、60岁的李敏、60岁的徐汉香、51岁的丁明霞,在北冰洋挑战成功。被人拦着没有下水的人,穿着游泳衣在岸上也秀了一把。
  下了水的觉得“还没过到瘾”,没有下水的心里直痒痒。这不,当地时间昨天中午(30号)11时,他们又来到北冰洋边,再次下水。选在中午,是因为正处于极夜中的北极上空只有中午才会有梦幻般的蓝光,持续时间在30到40分钟左右。队员们想在北极特有的蓝光中留下游泳的身影。
  第二次,四周不再是黑黑黢黢的,天空是蓝色的,远处雪山也清晰可见,老人们留下的身影也清晰多了。
  没想到,中国在北极有块地
  “没想到,北极圈内还有片中国的土地!”这是武汉老年北极探险团团员们向长江日报记者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这块地指的是地处北纬80度的斯瓦尔巴群岛。
  史正祥向长江日报记者介绍,据《冰岛编年史》载,斯瓦尔巴群岛发现于1194年,但在荷兰探险家巴伦支与海姆斯凯尔克于1596年6月再次发现之前,不为人知。1611年,荷兰、英国的捕鲸船曾来此地,其后法国、汉撒同盟、丹麦与挪威的捕鲸船亦相继来到,他们为争夺捕鲸权发生纠纷。最后在海岸划分势力范围,以此结束彼此的冲突。
  1800年捕鲸业衰退后,该群岛主要从事煤矿开采。但到20世纪初,美国、英国、挪威、瑞典、荷兰及俄国的公司与个人才开始勘测煤藏量并要求取得矿产所有权。1920年2月9日签订的条约决定该群岛的主权归属挪威,矿权则为签约国平等享有,矿权之争乃告解决。中国政府于1925年签署了由海牙国际法院主持的《斯瓦尔巴条约》,根据这个条约,至今中国公民仍有权自由出入由挪威管理的该群岛,并在遵守挪威法律的前提下在那里进行正常科学和生产等活动。
  “我们是在自己的土地上游泳!”武汉北极老人探险团的成员们很是自豪。
  世界尽头的机场有中文指示


  在挪威首都奥斯陆的旅游码头看到了中文标识,赶紧留影纪念。
  从武汉飞往斯瓦尔巴群岛,12000公里。令武汉老人们感到自豪的,还有他们遥远国度的机场、码头看到中文标识。
  26日,武汉19人北极老年探险团从中国香港机场起飞,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转机时,他们在丹麦的机场看到了中文标识。在挪威首都奥斯陆做短暂停留时,他们在街边的游船三码头又看到了中文标识。
  “不出国,不知道中国的强大!”老人们把这些都拍了照片,发给长江日报记者。
  【编辑:符樱】
  (作者:田巧萍)

责编:汉网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