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3次赴京作全国典型发言,武汉光谷做对了什么?
2019-01-14 03:29:35 来源:汉网

中国光谷未来科技城,被称为“马蹄莲”的武汉新能源研究院大楼是国内最大的绿色仿生建筑,加上独特的造型成为武汉新的地标建筑。记者周超 摄

长江日报融媒体1月13日讯 如何破解核心技术“卡脖子”问题?“大力推进创新驱动发展,打造新兴产业集群。”1月10日,东湖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在2019年全国科技工作会议上作典型发言,讲述光谷经验。

这是半年的时间内,光谷第三次到京作全国典型发言。前两次分别是2018年7月中国高新区30周年媒体见面会、2018年12月国家高新区建设30周年座谈会,分享从“一束光”到“一座创新城”的蝶变,在产业、机制等领域给出了可供全国借鉴的答案。

半年3次到京作全国典型发言,为什么是光谷?光谷做对了什么?

定力:从一根光纤到全国半壁产业规模

中国光谷未来科技城里的武汉新能源研究院大楼(被称为“马蹄莲”)和华为武汉研究所。记者周超 摄

芯片,已经成为全国人民的“芯声”,集成电路产业,正在成为各大城市的共同选择。

去年底,湖北省委勾画出以“一芯驱动、两带支撑、三区协同”为主要内容的区域和产业发展战略布局。

这进一步凸显了武汉的使命与担当。市人大代表、华工科技董事长马新强说:“这是武汉的‘芯’起点。”

上月,中国首款32层三维闪存芯片,以及内含该芯片的紫光指纹安全U盘、网络机顶盒等,亮相中国半导体博览会,该芯片在光谷国家存储器基地大规模量产,指日可待。

是光谷“撞”上了风口?抑或是光谷“守”在了风口?

8年“时间差”或能说明问题。

中国光谷金融港 记者周超 摄

2014年,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颁布实施,部署今后10年产业战略,决定了首个主攻对象为存储芯片。但在那之前,被称作“工业粮食”的芯片,在武汉已默默研制8年,2006年武汉新芯即在光谷诞生。

又等了10年,2016年,国家存储器基地在光谷开工,武汉有了崭新的使命和担当。

风口的背后,光谷11年追“芯”不变。从2006至今,央地政府持续大手笔投入武汉新芯,集成电路产业投资资金密集、周期长,2017年,这家持续亏损的企业终扭亏。

而这背后,是光谷30年的长期播种。集成电路11年,生物医药10年,光电子30年,做一个成一个,2013年以来,光谷几乎每年诞生一个千亿产业,每一届管理者都共同认可——发展产业需要战略定力,不能朝三暮四、左顾右盼。

在上月国家高新区建设30周年座谈会上,因占全国产业规模半壁江山的光电子等高新产业由东湖高新区培育获点赞。

曾几何时,不下10个城市出台过发展光电产业、建设“光谷”的规划。但东湖高新区咬定光电产业这个“垛口”冲锋,20多所高校与科研机构,3000多位教授,近万名科技人员及大批工厂企业,创新为一根纤细的光纤不断赋能。直到国内最大的光纤光缆、光通信、光电器件等纷纷形成。

创新:代表国家参与科技竞争

中国光谷光电子信息产业园(光谷软件园) 记者周超 摄

1月8日,2018年国家科技奖揭晓。长飞光纤光缆有限公司的“长飞光纤光缆技术创新工程”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获奖类别为“企业技术创新工程组”。这也让长飞成为中国光通信行业唯一一家三次获得该奖项的企业。

一个工程能为成果源源不断地涌现提供肥沃的土壤,该奖项类别说明,30年持续创新的长飞,创新已跃升至“系统工程”级。

另外,光谷企业武大吉奥第六次斩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光迅科技蝉联科技进步二等奖。

在国家创新的舞台上,光谷为何成为常客?

中国光谷科技会展中心 记者周超 摄

1月10日,东湖高新区就破解核心技术“卡脖子”问题、打造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在北京举行的2019年全国科技工作会议上作典型交流发言,从某种程度上回答了上述问题。

武大吉奥参与的“中国高精度位置网及其在交通领域的重大应用”项目,为了不受制于他人,13年系统突破了精准、快速、稳健的北斗位置服务核心关键技术;光迅科技参与的“集成化宽频带光发射器件与模块”,攻克了支撑“宽带中国”等国家发展战略的关键技术,实现了激光器等光电子器件的自主可控,保障我国信息安全和国防战略安全;长飞30年创新,实现了从“追随者”到“领军者”的完美蜕变。

在光谷,还有更多从“0”到“1”的创新正在发生——

国内首台2万瓦光纤激光器,打破国外高功率激光器技术垄断;红外探测器打破国外技术封锁,标志着我国红外热传像技术已与美国、法国共同站在世界第一梯队……

光电国家研究中心、信息光电子创新中心、数字化设计与制造创新中心、先进存储产业创新中心等肩负国家使命的中心相继落子光谷,一个“光谷科技创新大走廊”正在加快形成。

据悉,东湖高新区正在加快打造一批产业创新联合体,进一步强化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加快重大创新突破和科创成果转化应用,大力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

引领:为全国输出一批可复制的经验

光谷光电子信息产业园里的海康威视办公楼 记者周超 摄

1月3日,中国(武汉)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在位于光谷的自贸区武汉片区启动,一系列新的大胆创新,将在那里发生。

在那里,“马上办、网上办、一次办”政务改革、国地税一窗通办、无申请退税、先出区后报关、先放行后改单等5项创新成果,已在光谷率先形成,并通过国家层面推广。

上月,国家高新区建设30周年座谈会上,光谷经验多次被点赞,如“黄金十条”在内的机制创新,极大解放和发展了科技生产力;光谷在比利时建设的中比科技园,成为我国高新区在海外建设科研中心、科技园区的典范。

30年,从个体可复制经验,到国家高新区升级,光谷一直在向全国输出特有的经验——

最开始,是“跟上趟”。1985年,高新区首次作为国家战略提出。光谷1991年进入首批国家级高新区。

中国光谷公共服务中心 记者 周超 摄

很快,光谷就开始引领。2001年,科技部在武汉召开工作会,提出国家高新区“二次创业”的口号。这场从光谷发端、围绕技术创新的价值链升级,在全国影响深远。

从主要依靠优惠政策、注重招商引资向更加注重优化创新创业环境、培育内生动力转变,从产业发展由大而全、小而全向集中优势发展特色产业、主导产业转变,从注重硬环境建设向注重优化配置科技资源和提供优质服务的软环境转变,光谷显然是其中翘楚。

“转方式、调结构、转型升级,国家高新区能否转得过去,决定了全国能否转得过去”,科技部火炬中心高新处高级工程师余志海说,当下,国家高新区迎来第三次创业浪潮,168家国家高新区发展并不同步,而光谷已率先步入了第三次创业初期,光谷不断诞生新动能、新兴产业和新生产方式,将引领下一轮高新区的高质量发展。(记者李佳 潘露 通讯员丁鹏 )

责编:宗晓斌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