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智楼层、失智床位…这个“最难的板块”有望变成“诱人的山芋”
2019-01-27 02:23:19 来源:汉网

长江日报融媒体1月26日讯(记者徐锦博)“他作息颠倒,经常整夜不睡觉,晚上到处翻东西,还喜欢往外跑,我和爱人实在照顾不过来。”几天前,展先生将86岁患有老年痴呆的父亲,送到了武钢二医院所属的青山区青杉园养老院。

武汉市社会福利院失智楼层打造的怀旧角

老年痴呆症又称阿尔茨海默病,是失智老人最常见的一种疾病。据测算,武汉患有老年痴呆症的老人超过12万人。失智照护难度大、成本高,被视为养老产业中最难的板块,面对这个“烫手的山芋”,传统养老院大都想接却又不敢接。

记者连日走访发现,今年武汉一些公办福利院和大中型民办养老机构,纷纷在这一“最难的板块”上发力,探索失智照护服务。

失智老人压垮家庭,子女直呼“受不了”

去年7月,黄先生带着89岁的母亲到利川避暑,母子俩住在当地的度假小屋。一天,他因事要外出,想到母亲记性不大好,便托付小屋的邻居帮忙照看母亲。办完事回到小屋,黄先生被吓出一身冷汗。

“她用锅烧水忘了关煤气,水烧干了,把锅都烧穿了,好在邻居及时看到。”谈到母亲,黄先生一脸无奈。母亲独自一人居住,邻居经常反映她忘关煤气,大家提心吊胆,只好时不时去串门。去年10月,黄先生不得已将母亲送到了青杉园养老院,这家养老院与武钢二医院精神科合作,专门照护失能失智老人。“周边邻居都怕了,我要上班没时间照顾,也请过保姆,但她们就是合不来。”

76岁的万婆婆退休前在商场做服务员。她能歌善舞、热心快肠,受到顾客和亲戚朋友喜爱。最近几年,万婆婆常常和周围的人发生争执,亲戚朋友感觉她像是变了一个人。

最让家人头疼的是,过去两年,万婆婆外出后总是找不到回家的路,大家又是报警,又是发动亲戚朋友四处寻找,累得精疲力竭。“家里人都快受不了了,自从开始照顾妈妈,我也记不清有多长时间没有出去逛街吃饭和同学朋友见面了。专业的养老机构也不好找,又怕妈妈受虐待”万婆婆的女儿说。

“每个月光吃药就要3000多,我老公做生意的,家里还负担得起。”顾女士的父亲患老年痴呆十多年,母亲外出摔伤后一直行动不便。父亲痴呆程度越来越严重,隔一段时间就不认识家人,她提前2年辞掉了工作,住在武昌专心照料父母。

医院就诊率不到二成,养老院“有心无力”

武汉晚晴枫养老助残服务中心、武汉基督教女青年会联合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神经内科专家,今年开展的一项认知症患者筛查项目发现,九成多患有认知障碍、老年痴呆的失智老人没有前往医院就诊,并不知道自己患有认知障碍疾病。

记者走访部分医院则发现,市一医院、中心医院、三医院、协和医院等公立医院神经科医生中,接诊认知障碍、痴呆类患者的医生普遍在2-3名,有的仅1位。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神经内科是湖北最早针对痴呆类患者开设“记忆门诊”的科室。该院公布的数据显示,轻度痴呆症患者的就诊率不到20%。该院神经内科副教授肖劲松表示,没有研究表明,老年痴呆患者的药物治疗比非药物治疗更有效,目前的药物只能起到延缓疾病进展的作用。30位患者中挂号痴呆症的有3位,就是很高的就诊率。“因为就诊率低,一些医院接诊这类患者的医生也非常少,很多老年患者不知道也不愿承认自己患上此病,家人认为父母只是老糊涂了。”

青杉园养老院护理员帮助失智老人做益智康复训练

“去医院问过,每个月费用要上万元,我们哪有那么多钱?”秦女士的母亲81岁。去年上半年母亲外出走丢四五次,靠定位手环才找到,还有几次像是不认识秦女士一样,动手打她。秦女士去年8月带母亲到一家公立医院看病,专家确诊她的母亲为中度认知障碍,医院的治疗费让她灰了心。“医生也说没办法治好,去公办养老院说住满了,有家好点的养老院听说我母亲会打人,没有让她住。”

武汉中心城区一家公办福利院负责人表示,失智老人是养老机构最难管理的人员,失能、半失能楼层护理员配比一般在1:5、1:6,而失智楼层每3位老人至少需要1位护理员照护,还需要投入成倍的专业护理和社工力量。“小型养老院不愿接收痴呆或认知障碍严重的老人,会增加安全风险和运营成本,我们院有些认知症老人常常整夜不睡觉,护理员只好轮流照料。”

公办民营养老机构纷纷发力试水

国际阿尔茨海默病协会历时10年的一份研究统计报告显示,中国60岁及以上阿尔茨海默病(老年痴呆症)患病率达6.61%。截至2018年底,武汉60岁及以上老年人187.94万人,以此测算,武汉失智老人中,仅老年痴呆症患者至少超过12万。

记者注意到,武汉一些大中型养老机构今年纷纷涉足失智照护或加大投入。武汉市社会福利院院长冯云介绍,该院新打造的3层失能失智楼层年后将开放入住,重点接收失智老人,可提供近100张床位,定价正在上报物价部门批准。

“春节后将开放一层失智老人楼层,床位30张,每月包含伙食费在5000元左右。”江岸区社会福利院院长饶臻表示,该院年后开放入住的失智楼层为“认知症障碍特色护理区”,针对专业照护人员缺乏,正在加大培训,未来根据入住情况可能逐步加开失智楼层。

计划今年开放楚园医养社区一期的泰康,同样瞅准了失智照护市场。楚园康复医院护理副院长陈兰告诉记者,楚园护理公寓准备开放一定规模的失智床位,在每位失智长辈房间门口设计了记忆墙,并为他们编写一本个人故事集,公寓内还设有专门的记忆花园,多学科康复团队可根据每位失智长辈的情况,提供文娱治疗、音乐治疗等个性化的专业服务。

远洋集团2012年涉足养老,旗下高端养老品牌椿萱茂主打失智照护,2017年该养老品牌进军武汉市场。远洋椿萱茂(武汉高雄路)老年公寓失智照护主管介绍,公寓目前收住的失智长者、协助照料和自理长者各占一半,可为失智长者提供椿萱茂特有的忆路通行和认可疗法。“今年5月计划再开放一层失智照护楼层,椿萱茂定位高端服务,每月费用基本在1万元以上。”

失智照护市场大,相关政策尚处于空白

2017年国家13个部门联合印发的《“十三五”健康老龄化规划》指出,我国“失智照护、安宁疗护等机构严重缺乏”,支持有条件的养老机构按相关规定申请开办康复医院、护理院、中医医院、安宁疗护机构或医务室、护理站等,重点为失能、失智老人提供所需的医疗护理和生活照护服务。

此前,上海市2018年政府实事项目中就提出“改建1000张失智老人照护床位”,上海市民政局、财政局当年还出台了《认知症照护床位设置工作方案(试行)》,明确了认知症照护床位的服务对象、运营要求、扶持政策等。2019年上海又将“改造1000张认知症老人照料床位”列为了政府实事项目。

“失智照护是刚需中的刚需,武汉养老机构以前在这方面关注较少,仅少数几家公办福利院能提供较为专业的照料服务,小型养老院不具备专业化的照护能力。”武汉市养老机构协会副会长王敏认为,武汉养老机构服务专业性正提升,加之患有痴呆、认知障碍等疾病的失智老人逐年增加,相对于失能半失能老人,失智老人护理服务费用更高,越来越多的养老机构正看重失智照护市场。

在王敏看来,公办福利院和大型养老企业的服务定价,有助于武汉形成中高端不同层级的失智照护市场,可以满足不同消费能力老人的需要。“武汉只针对收住失能半失能老人的养老机构设置有床位补贴,失智老人床位补贴政策处于空白,相关政策应建立健全。”

责编:宗晓斌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