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球艾滋最高发区开刀是怎样的体验?请看四医玫瑰在非洲盛放
2019-03-07 20:20:00 来源: 汉网

第十三批中国(湖北)援莱索托医疗队整装待发

长江网3月7日讯(通讯员 高星 陈梦圆)对一位外科医生来说,为艾滋病人做手术意味着莫大的暴露风险。血液溅进眼球、刀刃割伤皮肤,锐器扎破手指……任何一点意外,都意味着与艾滋有一次“亲密接触”。

即使有更为严格的防护措施、即使有阻断药物,但是直面艾滋病暴露的风险,仍然是一种极大的心理挑战。没有人能够坦然面对哪怕百分之一的可能。

当国家需要医生的支持,当异国的人民需要医生的援助时,即使所在之处是全球艾滋病感染最严重国家,接触的病人中有一半是艾滋患者,每次开刀都面临暴露风险的时候。如果你身为医生,会做出怎样的抉择?

作为第十三批中国(湖北)援莱索托医疗队的成员,来自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欧阳俊医生已经踏上非洲的土地4月余。

她用自己坚定的行动,践行了一个医生对国家的忠诚、对职业的热爱、对病人无差别的同情。从最开始的恐惧、忐忑,到现在的淡定,这位来自武汉的妇产科医生如玫瑰傲然开放在非洲的土地上。

背负希望初到莱索托

欧阳俊是武汉市第四医院妇产科副主任医师,有着几十年的妇产科临床工作经验,技术精湛,业务过硬。得知湖北省卫计委正在选拨援非医生,欧阳俊第一时间就报名了。“很早以前我就想来了,我想知道这里的真实情况,想力所能及的帮助他们。”

经过考核选拨、培训等程序后,2018年10月12日,欧阳俊与医疗队的同事一起,告别家人,踏上援非之路,他们的目的地是万里之遥的莱索托。

背靠祖国、追逐梦想、不辱使命……我们出发了!

莱索托,非洲大陆上的“国中国”,联合国宣布的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经济落后,医疗环境恶劣,艾滋病和结核高发。医疗队的对口支援的是莱里贝地区的莫特邦医院——号称全国第二大公立医院,全部建筑是平房,医疗设备全靠援助,设备经常故障,在国内非常常规的检查当地无法开展。就在这样的简陋环境中,医疗队开始了为期一年的援助工作。

不畏艰险为艾滋产妇接生双胞胎

莱索托是全世界艾滋病感染最严重的国家之一,30%以上的人感染艾滋病,超过一半的病人患艾滋。这意味着每接诊两个病人就有一个是艾滋病患者。这在国内医疗环境几乎是无法想象的。而欧阳俊作为一名妇产科医生,她将面临的职业暴露风险非常高。

驻守的营地有明显的中国医疗标示

“说不害怕的是假的。”欧阳俊坦诚说,即使在国内经过了培训,来非前配备了艾滋病阻断药物,但是内心的担忧还是无法遏制。可是当病情危重的孕产妇送进医院时,身为医生的责任和使命、对病人的担心,还是会让她忘记艾滋病暴露的阴影,第一时间站上手术台。

刚到莫特邦医院的第二周,同样在此处援助的以为美国医生找到欧阳俊,有一位孕妇已经3次剖宫产,腹腔粘连非常严重,目前怀双胞胎38周,胎儿胎位不正,生产过程将非常凶险。他觉得无法处理,问欧阳俊能不能接手。欧阳俊见到孕妇时,她已经出现临产症状,分娩在即。即使被告知了孕妇感染艾滋,欧阳俊仍然是义无反顾的接手了她,在医疗队麻醉医生、妇产科同事的帮助下,他们凭借多年从业经验,先将孕妇腹腔内重度粘连组织进行分离,避免婴儿与母亲伤口的血液接触。手术过程要小心缓慢,取出婴儿却要迅速安全。整个手术用时一个多小时,最终,他们成功为产妇接生了一对健康的龙凤胎,当婴儿的啼哭响起时,在场的医护人员都向中国医生竖起了大拇指。而此时走下手术台的欧阳俊脱下双层手套和护目镜,她觉得这简直是她几十年从医生涯中最漫长的一台手术。

欧阳俊与张灵娟两位医生联手为艾滋孕妇接生龙凤胎获央视报道

欧阳俊的第一次艾滋病“暴露”,发生在援非的一个月之后。当时她带着当地一位医生为一位患巨大子宫肌瘤的患者进行子宫全切手术。在手术过程中,手术器械不慎扎到了欧阳俊的左手。

“当时心就凉了”欧阳俊说,她记得这个产妇是一名艾滋患者,手被沾染了患者血液的针具扎破,意味着她也处于高度危险之中。手术室的同事们一边安慰着她一边拿来了药物。这时,冷静下来的欧阳俊提出立刻用试纸为患者做HIV检测。

“我当时接诊的患者很多,有可能记错了。”欧阳俊说,手术还需要她继续进行,她必须立刻冷静下来。所以她只能一边在内心安慰自己一边有条不紊完成手术。就在手术完成时,医疗队队长李进告诉了患者的HIV检测是阴性!手术室所有人都非常开心。欧阳俊在狂喜之后,却问“能不能换一只手再查一次?”在场所有的医护都能理解欧阳俊的这个要求,队长立刻再次用试纸进行了检查,结果仍然是阴性。李进还用手机拍下了检查结果,存着照片。“怕我哪天再担心就拿出来给我看”,欧阳俊说。

从最开始的惧怕到现在的逐渐淡然,欧阳俊已经坦然面对艾滋病人带来的风险。“她们也很可怜,也需要治疗和帮助,对于医生来说,她们的身份只是病人”,欧阳俊说。

授人以渔开展妇科手术和制定筛查计划

经过多年的援助,现在莫特邦医院的产科已经能开展一些手术,除了并发症和大出血的病人需要欧阳俊帮助,大多数剖宫产当地医生能够解决。于是欧阳俊将工作的重心放在了妇科手术和产前检查教育上。莫特邦医院的妇科几乎没有当地医生能开展手术,欧阳俊就带着他们开展子宫肌瘤手术、子宫切除等相对简单的手术,手把手教他们。“只有他们自己掌握了,当地的医疗水平才能真正提高”,欧阳俊说,医疗队既要授之以鱼,解决当下病人的就诊,又要授之以渔,真正提高当地的医疗水平。现在,该院院长甚至会将周边其他医院的妇科病人转到这里进行手术。医疗队队长李进说,目前医疗队做的最好的就是妇科手术。

教莫特邦医院院长做妇科手术

到莱索托工作不久,欧阳俊就被当地妇女宫颈癌高发的情况深深触动,倍感痛心。

“有些病人的情况放在国内根本不可能”,欧阳俊回忆起她直接接触的第一例宫颈癌患者,也是给她触动最深的以为患者。那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年仅32岁,从很远的地方独自一人到莫特邦医院就医。欧阳俊看到她异常消瘦,精神很差。在为病人初步检查时,欧阳俊一眼就判断病人已经是宫颈癌中晚期,“肉眼都能分辨,活检都不用做”,欧阳俊说病人已经失去的手术的机会,只能去120公里之外首都的医院进行放化疗。一个月后,病人再次来到了她的诊室,此时已经病人已经极度衰竭,因为没钱而且路远,她并没有接受放化疗。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病人再次找到了欧阳俊。看着病人希冀的眼光,欧阳俊异常难过。

“因为我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无能为力的那种感觉”,欧阳俊想如果病人再早一点发现、治疗,也许还能有一线生机。这让欧阳俊萌生了在当地开展宫颈癌筛查的想法。

“虽然我只能援助一年,但是可以从我这里开始”四个月的工作,让欧阳俊对莱索托的医疗情况有了详细了解,她意识到目前国际流行的宫颈癌筛查手段成本太高,在当地根本无法开展,必须找到更为廉价的筛查手段。欧阳俊从我国70年代进行“三癌”筛查的工作经验中受到启发,决定以此为基础制定一份在莱索托有开展基础的宫颈癌筛查计划。

欧阳俊解释,早期中国进行宫颈癌筛查使用的手段成本低,效果不错,虽然准确率无法与目前国际流行的筛查手段相比,但是非常适合莱索托现在的情况。只要有一份切实可行的筛查计划,培养出当地医生制片、阅片的能力,通过援助医生手把手的指导和远程医疗,这个计划完全可能实现,大大造福当地的女性。

掏空口袋为患者付路费获真诚感谢

在工作中,欧阳俊对当地居民的贫困印象深刻。很多病人出不起路费,从山区走很远的路来就医。有的患者住不起院又因为路途太远无法坚持治疗,导致治疗结果不理想。

今年1月,一位病人因为巨大的子宫肌瘤前来就诊,瘤体巨大,相当于怀孕8个月。欧阳俊带着当地医生为她进行了手术。术后两天,负责的当地医生就按照学习的理论知识,揭掉了伤口的敷料,未拆线就让病人回家休养。一个星期后,病人因为伤口感染再来医院。欧阳俊查看情况后,为她进行了2期缝合,并要求她住院。病人贫困没钱住院,即使每天过来换药的路费都没有。欧阳俊听完护士的翻译,掏出了自己口袋了仅有的170多元钱(当地货币)给她,请护士告诉病人:“我给你路费,你务必要坚持来换药直到可以拆线。”

2月4日,正值中国除夕。早上八点半,医疗队都在生活营地,而欧阳俊却向队长提出自己要去医院一趟:“我还有个病人等我换药呢”。果然病人正等在诊室外。欧阳俊为她检查后,认为伤口干燥,愈合良好,已经可以拆线。治疗完毕,病人先双手合十,然后右手拍欧阳俊的胸口,竖起了大拇指。

护士告诉欧阳俊,这是病人在夸奖和感谢你。

作为医疗队年纪最大的队员,即使条件艰苦、生活不便,即使面临重学英语的压力,即使与家人相隔万里,欧阳俊却从来没有后悔自己的决定。“这对我是一种挑战,但是如果我不试试,我也也许会留下一生的遗憾。”欧阳俊说,“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也是内心的渴望,这种职责和渴望没有国界的区别,我们在这里工作能带给非洲人民中国人的关爱和友情,只要能为她们医疗环境做出一点小的改善,我都不虚此行。”

责编:汉网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