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字里面到底是几横?家长竟比不过一年级小学生
2018-10-26 14:21:00 来源: 长江日报
  长江日报融媒体10月26日讯(记者毛茵)近日,上一年级的小朋友冬冬认认真真在写“真”字,在一旁检查作业的爸爸却越看越不像:“真”里面到底是二横还是三横?冬冬坚持说老师教的是三横,可爸爸印象中是二横。奶奶也说:“我写了一辈子的字,肯定是二横!”爷爷和妈妈被他们一闹,竟记不起“真”到底该怎么写了。受过高等教育的四个大人最后求助度娘才统一了认识,果然孩子说的是对的。他们不明白最普通又用得频繁的字怎么写错了那么久。
  妈妈当即咨询了一位心理医生朋友,得知这属一种“群体性记忆混乱”。妈妈马上联想到冬冬经常在家里哼的歌:“56个星座56朵花……”老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可听惯了都不觉得有问题,连爷爷奶奶也跟着唱,直到国庆节时看一部电视片才发现是“民族”不是“星座”。
  作为神经医学专家,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神经内科肖劲松主任医师认为,“群体性记忆混乱”可能与受到某些心理暗示有关。武汉市优抚医院心理科主任霍云翔分析,记忆有四个步骤,识记、保存、再认和回忆。但记忆本身总如同《罗生门》,充满种种谬误、偏差,俗语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由于涉及到脑部的具体运作,所以关于记忆本身的研究虽然层出不穷,却从来没有定论。
  “记忆容易受到干扰”,肖劲松主任医师打比方,如同有时自己说的谎言,重复多了连自己也信了。记忆受到多重因素的影响,当今社会资讯发达,影像、音乐、文字、传言,种种内容不停冲击每一个人脑海,更要受到其自身情绪、认知、理解等多重因素的影响,加之意见领袖有意无意的刻意引导,出现一部分人集体记忆偏差,不足为怪。被集体记忆的对象往往加载了当时的种种期许或赋予生活内涵,时间稍稍迁延,心目中被修饰、被想象、被相信的“记忆”,就会覆盖事实本身。
  霍云翔主任讲了一个有关记忆的故事。在一次国际心理学会议上,突然从外面冲进一个村夫,后面追着一个黑人,手中挥舞着手枪。两人在会场中追逐着,突然“砰”地一声枪响,两人又一起冲出门去。事情发生的时间前后不过二十秒钟。在与会者的惊慌情绪尚未平息的时候,会议主席却笑嘻嘻地请所有与会者写下他们的目击经过。原来这是一位心理学教授请求做关于“注意与记忆”的实验。结果上交的40篇报告中,没有一个人的记载是完全正确的。其中只有一篇错误率少于20%,而且许多报告的细节是臆造出来的。
  霍云翔解释,事实上人的记忆是非常容易被改变的东西,科学研究早就表明暗示和诱导对虚假记忆产生的影响。根据场景构建理论,人类在进行记忆时实际上是储存了一系列的线索,然后在回忆时依靠自己的逻辑和信念等再将其组装起来,于是就有了虚假记忆产生的可能。这种群体性记忆错乱,有个专属名词 —— 曼德拉效应。
  有人分析原因说,人们的大脑总是将一件事情与常识进行联想,进行“合理性推测”,即“脑补”,如果再有一些其他事件加以侧面佐证,人们就会误以为自己脑补的是真相。“一旦(捏造)存在,看上去好像这一记忆自始至终便一直存在。 ”
  肖劲松说,记忆模式是不变的,所以如果某件事符合你的预计,记忆一旦形成就不容易更改。记忆并非录音机,记忆中没有真正的“事实”,记忆是反复重建的过程,你现在的世界观和现在的态度使你重建以往的记忆以适应现在的自己。我们不断重塑记忆从本质上来坚定自己目前的态度。而且每次我们记忆时都是有选择性的,我们的记忆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我们与其他事物的互动决定的。
  霍云翔也提示,由此我们应该意识到,我们需要从小建立正确的认知体系,及时修正虚假记忆。
  【编辑:金鑫】


  (作者:毛茵)

责编:汉网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