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谈金庸
2018-10-31 09:59:00 来源: 长江日报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锋:金庸走了,代表一个时代的结束

  金庸与余华、陈忠实、莫言这些纯文学作家相比,毫不逊色。金庸走了,代表一个时代的结束。今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作家。金庸不是翘课关在宿舍里日更1万字能练成的。你能写得出萧峰的豪情,段誉的憨萌,令狐冲的苦逼,程灵素的深情,黄蓉的精灵,韦小宝的无赖?你写得出凌波微步的潇洒,六脉神剑的气势,天山折梅手的精妙?这些不是百度一下就能得到的,需要文化。这文化需要你出身海宁书香门第,经过现代大学教育,在中国最多难但也是最有追求的年代,从内地辗转香港,见过人世的真相,体验过最无望的爱情,经过记者写作生涯的职业训练。以上种种传统与现代缺一不可的外在条件,再加上天生禀赋,在香港这个承接古今、贯通中西的大熔炉中反复锤炼,方能练成绝世神功。

  六神磊磊:我的后台是金庸

  经常被问“谁是你的后台?”我都说:我的后台是金庸。这种心态,就好像杨过练习前辈的神功,越练越是钦佩,到后来已是十分崇敬,隐隐觉得自己便是他的传人一般。

  采访里不时被问,要是见到老爷子,你最想说什么?回答总是:感谢你养活我。其实,我内心真正最想问的是:我算不算是你的传人?我继承了几分你的功力?

  你不认可几乎所有人写的传记,不认可众多人对你小说的改编。不知道你认可我吗?

  现在,我再也没有后台了。

  作家张嘉佳:他的故事讲完了,你也长大了

  一个讲故事的人,就是在你慢慢长大的旅途中,陪着你走,说着那些让你心驰神往的故事。大雪纷飞的酒馆,草长莺飞的江南,策马无疆的大漠,喧嚣热闹的京城,有人持剑从山谷来,有人独自成一支军,有人素手撕红裳,有人凤冠对情郎。少年意气风发,少女柔情万种,侠客千里奔袭,他们眉目清晰,你甚至能听见他们衣袂翻飞的风声。

  他说着说着,突然冲你挥挥手,说,我的故事讲完了,你也长大了,以后一个人继续走下去,希望我的故事还能陪着你。我走啦,再见了。

  讲故事的人啊,陪我走那么久,可我没见过你。在2018的尾声,眼泪止不住。
  (整理 长江日报记者周满珍)
  【编辑:叶子】


  (作者:周满珍)

责编:汉网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