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桥掉冰凌问题,不能一直“问题”下去
2019-02-12 20:23:00 来源: 长江日报


  2月11日,二七长江大桥因为“掉冰凌”再次引起关注,二七桥因此阻塞多时。
  二七桥掉冰凌冰碴,不是新问题。据可查报道,2015年2月1日,二七桥就因为天降冰凌,20多辆车被砸伤。还有2018年1月8日,一辆的士和一辆私家车前挡风玻璃被“冰凌”砸穿,幸而无人受伤。
  二七桥掉冰凌的原因,4年多前,专业人士有过解释,为提高斜拉索的抗风阻系数,二七桥每根斜拉索周身都围有一圈特殊抗风阻材料,以增强稳定性,延长桥梁使用寿命,而这些材料容易积存雨雪,形成冰凌。
  路桥管理方说,斜拉索上形成的冰凌,目前并无太好的处理办法。
  专家解释,桥梁拉索结冰是特殊气候条件下、多种气象因素同时出现时发生的较低概率自然现象,与温度、空气湿度、风力三者共同作用有关,其形成机理尚不明确,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专家进而解释为何二七桥爱掉冰凌,主要是斜拉索方式,除了二七桥外,武汉其他的斜拉桥都是在栏杆上平行斜拉,即使有冰凌融化脱落也会掉进江水中,而二七桥的斜拉索都集中在桥面顶上,一旦冰凌融化就会掉在桥面上。
  事实上,掉冰凌不是二七桥专属。2015年,天兴洲大桥掉过冰凌;2018年1月,二七桥掉冰凌后,当月底,冰凌又卷土重来。今年,长江二桥、白沙洲大桥、鹦鹉洲大桥、军山大桥等多座长江大桥,冰碴纷纷,桥面拥塞。
  我们常说,问题是行动的先导。然而问题本身,也可能是一个调皮的家伙,并不会老老实实站在面前等你研究。
  掉冰凌当然是个问题,而且不可等闲视之。高空抛物的危害妇孺皆知,几百米高空掉下来尖锐的冰凌,隐患的确不容小觑。连续两年,逢寒冷天气即掉冰,而这一次,五座大桥同时掉冰。
  长江穿城而过,武汉因此得名江城,理所当然也是一座“桥城”。如今,武汉长江上横跨九座长江大桥,每一座都是城市交通动脉,两三百万辆机动车来回穿梭,也就是说,每时每刻大桥上都可能流动着成千上万人,想想后果也令人担心。掉冰凌这样的事情再小概率,也不应视作小问题,小事情。
  专家们说,目前对于桥索掉冰,国内外都还没有什么好办法。新闻一搜,还真是的。
  2018年2月1日,安庆长江大桥桥梁塔索冰层融坠,多辆汽车被砸,2人受伤。
  2018年1月,寒潮过后的南昌市八一大桥斜拉索掉冰,多辆过往车辆被砸坏,为防止伤亡,八一大桥临时封闭。
  同样是2018年1月,安庆长江公路大桥掉冰,砸中过往8辆汽车,其中一辆轿车车顶被砸穿,造成车内两人受伤。
  前天,许广高速公路荆岳长江大桥桥面掉冰。
  …………
  从问题回溯到桥梁设计,显然不是一个外行能够完成的。但是,再专业的桥梁制造,最终都要给外行使用,使用中的问题反馈,至少应当有两个功效:第一,新设计中应补上这一漏洞。理论上,后建的鹦鹉洲大桥、沌口大桥就不应再掉。
  第二,呼唤技术攻关进行补救。即使国内外都没有什么好办法,也可及时采取一些外部措施,尽量减少事故发生。
  有问题不是坏事,问题被攻克之日,就是进步之时。武汉跨江大桥越来越多,掉冰凌问题不能一直问题下去。
  【编辑:叶子】
  (作者:鲁珊)

责编:汉网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