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信交换邮票,他成了我的丈夫
2019-03-07 11:43:00 来源: 长江日报


  作者:解红(江苏徐州)
  我的父亲今年84岁了,每当邮局有新邮票发行,他仍会像年轻时候一样,赶到邮局去排队,把新邮票买回来给我收藏。
  我自幼喜爱集邮,被邮票上各式各样漂亮的图案和背后的故事深深吸引,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集邮发烧友,至今已有40多年的集邮史。
  1978年,我考入江苏林业学校。学校在南京,我离开父母,离开家乡徐州,开始了住校生活。在外地上学的日子里,父亲经常给我写信,字里行间都是他对我的牵挂和关爱。


  作者全家福,右一为作者,前排为父亲 作者供图


  集邮作品 作者供图
  父亲是一个有心人,他给我写信选择的信纸和信封都很特别,他知道我喜欢集邮,贴的邮票也相当“挑剔”和用心,不似一般信件往来那样贴一张再普通不过的邮票当作邮资就行了。他为我选择的邮票,往往连续几封书信使用的邮票,积攒下来就组成了一套完整的邮票主题或序列。在我的邮册里,有一套完整的《三国演义》纪念邮票,就是在半年时间里,父亲如此巧妙地寄给我,让我攒齐全套的。它对我的意义,远远超过直接购买的新邮。
  每次收到父亲的来信是我最开心的时刻,我迫不及待地把信读完,然后细心地将信封上的邮票连同信封的一角剪下来,放在水杯里浸泡10分钟左右,等邮票背面的浆糊完全湿润,再用指尖将邮票轻轻地从信封纸上揭下来,用白纱布抹去邮票上的水滴和背面的浆糊,把邮票夹进自制的文件夹里。这样收集的邮票,一点不比新买的差。
  父亲为了我,经常跑集邮市场,和各色人等打交道,收集形形色色的集邮产品。那时候集邮很火,为了给我买到一份首日封,父亲凌晨3点天不亮就到邮局门口排队,熬夜等候5个小时直到邮局开门。他用辛苦换来女儿的开心,每次收到他带回的邮品,我都要激动地跳起来。


  集邮作品 作者供图
  在3年的中专学习中,我不仅学会了许多花草种植管理、园林建设规划等方面的知识和技能,还收藏了很多精美的邮票。那时候邮电部发行的《西游记》《山茶花》《万里长城》和全运会等邮票,我都珍藏着。上学那段时光,是我最丰富最充实的一段岁月。
  毕业后,我分配进入园林部门工作。机缘巧合的是,我们单位正好和市邮电局隔路相望,直线距离不足100米。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社会上时髦的除了邓丽君的歌曲,就是喇叭裤、集邮热。这段时间,我的邮票世界里又增添了一组最出彩的成员——十二生肖邮票。1980年2月,我国发行了第一枚生肖邮票猴票,我在邮局门口排队整整12个小时,终于得到了这枚宝贝,距离现在整整39年了。


  集邮作品 作者供图
  有一次,外地来人参观徐州的绿化,我认识了其中一个小伙子,他的家在徐州100多公里之外,我们保持了书信往来,也借着写信交换邮票。后来,他成了我的丈夫。我们的女儿读大学住校后,虽然学校就在徐州,全家人都在同一个城市,我和女儿每隔一两个月也会写一封信给对方,写信一直是我俩交心的方式。对含蓄的人来说,一些表达爱的炽热语言可能说不出口,但能在信里、在笔端,写出来。
  至今,我已经收藏了将近上千枚各类邮票,我的集邮册里既有整版的普通邮票、特种邮票、纪念邮票,又有小型张、小全张、首日封,还有外国邮票、生肖邮票、剪纸邮票、国画邮票、汉画像石邮票,有历史人物、地理风貌、科技知识、经典名著、各地风情、文化体育等等,种类繁多,不胜枚举。它们像百科全书,像展览馆,让我在集邮收藏中受益匪浅。
  (补充采访、编辑/长江日报记者胡蝶)
  【编辑:刘思】
  (作者:胡蝶)

责编:汉网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