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好法官徐文娟曾到银行深挖破解“父债子还”迷局
2019-04-03 08:41:00 来源: 长江日报


  .徐文娟参加武汉汽配厂案件座谈(资料图)
  长江日报融媒体4月2日讯 4月上班的第一天,武汉汽车配件公司(简称“武汉汽配”)拿到一份30万的订单。订单是武汉公交集团发来的,包括汽车开关、保险、传感器等四五个品种,100多个产品。根据开出的发票统计,今年一季度,武汉汽配销售额达200万元,预计年销售额至少有六七百万。
  “按这个势头,我们肯定能如期兑现与徐法官的承诺。”武汉汽配总经理赵璇信心十足。三年前,武汉汽配因欠债濒临破产,考虑企业仍有发展,破产后债务双方血本无归,武汉市硚口区法院执行法官徐文娟与赵璇约定,企业暂不破产,边经营边还债,5年还清,实现双赢。如今,企业经营渐渐走上正轨,还债大半,年仅44岁的徐文娟却因癌症于2018年10月30日病逝。
  近日,长江日报推出《一个跨越时空的承诺》连续报道后,在读者中引起强烈反响,多位与徐文娟法官打过交道的当事人致电长江日报记者表示,他们有话要说。他们说,徐文娟是一个热心、有担当的当官。他们说,徐文娟秉公办案,让当事人在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他们说,善意温情,像涓涓细流化解矛盾、温暖人心。


  赵璇与父亲带着工人正在抢最后一批配件 记者金振强 摄
  敢于担当
  协调五家法院执行救活困难企业
  “徐法官是一个敢于担当,不回避矛盾,不惧怕困难,真心诚意帮助困难民营企业走出困境的好法官。”在接受采访时,武汉汽配总经理赵璇告诉长江日报记者,当年,面对武汉汽配这个烂摊子,所有的人都崩溃了。
  企业欠债2000多万,117名债权人,涉及武汉市硚口、青山、江岸、江汉、武昌五个区法院的57起债务官司,一拥而上,都来讨债,乱成一锅粥。最让人头痛的是,回款先还谁?还多少?青山区一债权人先起诉,要求优先偿还他的198万元。在硚口区债权人中,有武汉汽配公司39名讨薪职工,他们大多来自农村,家境贫寒,希望优先考虑偿还他们的欠款……
  各方相执不下,企业眼看就要被拖垮,作为硚口区的执行法官徐文娟没有退缩,迎难而上,通过硚口区法院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召集相关法院及债权人反复协商此事,最终达成一致意见,由硚口区法院执行统一协调各方执行债务,化解企业危机。
  在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长江日报记者看到了多份会议纪要,记录着由徐文娟提议,市、区两级法院的多名负责人联合召开的专题会议,专门商协武汉汽配具体执行问题。
  “涉及到57起案件、117名申请执行人的切身利益,我们共开了4次协调会。”当时会议的主持人、市法院相关负责人告诉长江日报记者,每次开会,作为硚口案件的承办法官,徐文娟都仔细介绍武汉汽配的最新情况,存在的问题,解决的办法。
  最近的一次协调会于2018年6月召开。会议纪要中显示,被执行人武汉汽配是一家助残企业,帮助硚口区解决了部分残疾人就业,因经营不善导致生产经营困难。该企业并非市场淘汰企业,拥有产品专利和市场发展潜力。此前,因销售回款被多家法院执行,企业无资金投入和扩大生产经营,导致职工工资无钱发放,更无力还债,恶性循环,生存困难。2018年初,江岸区法院在案件执行中,曾将武汉汽配及其法定代表人纳入失信名单,导致该企业无法承接订单,雪上加霜。
  听了徐文娟的汇报,主持会议的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认为,法院要在依法的前提下,既要保证债权人实现债权,又要维护企业正常经营秩序,同时保障职工工资合法权益。经过慎重考虑,叶伟平等人也采纳了硚口法院的建议。鉴于该企业一直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偿还欠款,不应该属于逃避债务、不讲诚信的企业,可不纳入失信名单。
  武汉市、区两级法院依此多次联合做申请人工作,达成一致意见:被执行人每月20万元销售回款中,青山区法院按月执行5万元,余款除预留企业生产经营所需外,全部由硚口区法院执行偿还职工工资。后被执行人每月销售回款提高到80万元,经协调由青山法院按月扣划10万元。截至会前,硚口法院已执行500余万元,青山区法院申请人本金198元全部执行到位。同时,经武汉市法院协调,征得申请人同意,江岸区法院已撤销武汉汽配失信信息。
  “没有徐法官的帮助和支持,就没有武汉汽配的今天。”对此,赵璇说。


  赵璇(右二)与父亲在发还欠款现场,内心别有一番滋味。记者金振强 摄
  秉公办案
  银行深挖破解“父债子还”迷局
  案件执行事关当事人切身利益及司法的公平正义。在硚口法院执行局一干就是20多年,秉公办案,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硚口区法院执行局局长赫斌告诉记者,这是徐文娟一直坚持的操守。
  去年,徐文娟曾接手了一起非常难办的“迷案”:
  前些年,曾先生的好友黎某做生意,找他借了几十万元,说好是短期周转,却迟迟未还。2018年,曾先生多次上门催债无果,将黎某告上法院,硚口法院判处黎某立即还钱。承办该案后,徐文娟发现被执行人黎某名下找不到可供执行的财产。不久后,曾先生提出,黎某的儿子名下还登记有一套房屋,可以抵债。但是,黎某的儿子已经成年,按照法律规定,不能执行案外人的财产。
  这套房屋到底能不能抵债?双方各执一说,徐文娟决定秉公办案,用事实说话。
  经查,这套房屋是多年前贷款购买的,并且还完贷款时,黎某的儿子还未成年。如果能够证明房屋贷款是黎某替儿子偿还的,就能证明这套房屋属于黎某,就可以纳入法院的执行范围。可好几年前的银行交易记录到哪里去查?徐文娟通过咨询银行,了解到往年的记录可以通过到省总行查询。
  徐文娟和同事找到某银行湖北省总行,对黎某名下的银行账户信息逐一查询。在该银行四个部门的配合下,徐文娟和同事终于查出该房屋多年前的交易记录,该房屋的真实还款人就是黎某本人,他的儿子不过是挂名而已。在证据面前,黎某无话可说。一个月后,徐文娟依法拍卖了黎某儿子名下的这套房屋,偿还其欠债。
  在徐文娟的心中,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能因案件的难易或当事人的身份而改变。
  徐文娟在执行另一起债务纠纷案时,遇到了与前案类似的问题。被执行人许某曾有一套房屋,但是房屋现在登记在其前妻名下。申请人请求法院追加被执行人,并依法拍卖房屋。这套房屋在不在执行范围?徐文娟展开了调查,谁知打电话,许某的电话停机,上门走访,找不到人,调查一度陷入僵局。徐文娟没有放弃,逐一走访许某的亲友,终于得到一个有用的线索,许某有可能正在监狱服刑。徐文娟和同事找到省教育劳改局,通过身份证号码查到,许某可能在荆州某监狱服刑。
  两人立即赶到荆州监狱,找到在此服刑的许某。几天后,徐文娟拿着相关财产资料再次来到监狱,在接见室里与许某一笔笔核对,最终确定该房屋不属于应当执行的财产范围,从而防止了一起执行失误案件的发生。


  徐文娟工作照(资料图)
  善意温情
  执行腾退同时为无房户申请廉租房
  作为一名女执行法官,徐文娟办理每一起案件,对每一名当事人,都尽量设身处地地为当事人着想,以心换心,善意执行,让大家在公平正义办案中体会到司法温情。
  硚口区法院执行一庭副庭长游向东告诉长江日报记者,去年他和徐文娟曾办过一起令人左右为难的房屋腾退案件。
  市民曾爹爹临终立下遗嘱,他的房子由大儿子大曾继承,但实际上却一直由小儿子小曾及其家人居住。后来,小曾去世,大曾要收回房产,将仍然住在这里的小曾的家人告上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游向东和徐文娟上门调查,吓了一跳。被执行的房屋中住着小曾的老伴黄女士,小曾的儿子、儿媳,还有小孙子。他们一家四口的生活靠黄女士的退休金和曾某儿子当保安的收入勉强维持,一共才3000多元的收入,如果将他们从房屋中腾退,除去基本的生活费用,租房的钱无法保证,他们将无家可归。
  这可怎么办?生效的法律文书不能不执行,可这家人也的确面临着实际困难。游向东和徐文娟跑遍了街道、社区、房地部门,查遍了相关政策,最终,黄女士一家人获得了一处两室一厅的廉租房资格。这下,判决不仅得到了执行,黄女士一家也搬进了新房,解决了住房问题,案件圆满解决。
  在执行案件中大多是经济纠纷,徐文娟总是尽力想办法,帮助当事人解决问题,化解矛盾,维护双方利益。邹女士与章先生本是多年的好友,因借债闹上法院。硚口法院依法判决章先生偿还邹女士的借款10万元,邹女士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后,作为执行法官徐文娟依法冻结了章先生的退休金账户,并按月划扣章先生的退休金。
  章先生是名退休的医生,每月的退休金有8000多元,按照规定,法院在划扣章先生的退休金时,只需要保留基本的生活费用即可。但是,由于章先生年逾七旬,需要请人照料,几百元的生活费无法满足他的基本生活需要。为此,章先生跑到法院向徐文娟反映,希望法院能够考虑到他的实际困难。
  调查确认章先生所说属实后,徐文娟安排邹女士与章先生进行了一次协商。刚开始,邹女士坚决不同意章先生提出的减少每月扣款额度的方案,认为章先生就是想拖延还款义务。
  在背靠背的调解期间,徐文娟拿出了法院的调查记录,证明了章先生的财产情况和身体患病的情况。特别是了解到章先生和邹女士之前交往还比较密切,只是因为这笔债务的原因才对簿公堂,徐文娟以此为切入点对邹女士进行劝解。最终,邹女士同意减少章先生每月还款额度。目前,这起案件已经执行完毕。
  执着细致
  抽丝剥茧找到公司财产线索
  被执行人转移财产,规避执行,是执行法官在执行过程中经常遇到的情形,徐文娟却总是能从细小处找到蛛丝马迹。
  2016年,徐文娟承办了申请人江西某钢材公司(以下简称“钢材公司”)与被执行人武汉某建筑公司(以下简称“建筑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两公司为合作伙伴,至钢材公司起诉时,建筑公司共欠下货款近600万元。此后钢材公司申请强制执行。
  在案件执行过程中,徐文娟发现,建筑公司名下根本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几乎成了空壳公司。而建筑公司的股东及法定代表人也发生了变更,先是由颜某变成了桂某,桂某为另一建材公司(以下简称“建材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妻子,随后又由桂某变成了其子王某,最后股东也变成了桂某的亲属。经历了复杂的变更后,桂某又来到丈夫所在的建材公司任股东及董事会成员。
  徐文娟调查发现,建筑公司及建材公司经营场所相近,公司间的资本混乱,都是由两公司股东随意调配,实际上财产已混同,组织和人员也存在严重的交叉。徐文娟认为,两公司虽形式上独立,但实质上互为一体,因此建材公司应同建筑公司一道偿还债款。
  通过申请人提供的线索,徐文娟了解到建材公司的开户银行有可能尚未纳入网络查控系统之中。于是,徐文娟和同事赶赴外地,在当地的一家农村信用社中查询到了建材公司的账户信息银行流水。在将账户依法冻结之后,徐文娟找到被执行人法定代表人,向其出示了法院调取的转账记录,证明了该公司存在的转移财产行为。
  最终,迫于法官的压力,建筑公司与钢材公司达成了调解协议,分期履行执行款项。截至目前,建筑公司最后一期200万元已经履行完毕。
  在徐文娟承办的申请人杜某与被执行人杨某的借款纠纷一案中,杜某与杨某本系同事,在双方共事期间,杨某从杜某处借款3万元。后来,杨某离职并更换了手机等联系方式。杜某起诉杨某后,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但是在执行阶段,杜某却无法提供杨某的具体联系方式。
  徐文娟通过调查走访,了解到杨某有可能在位于外地的某连锁火锅店打工,徐文娟与同事专程赶赴当地寻找杨某。到了之后,徐文娟才知道,这个品牌的连锁火锅店,在当地竟然有三四家分店,徐文娟和同事一家店一家店寻找杨某的下落。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第三家火锅店里,徐文娟从店员处了解到,杨某刚从这家店离职,于是,徐文娟通过店员获取了杨某的联系方式,并与杨某取得了联系。接到法官的电话,杨某也很惊讶,主动到法院说明情况。
  之后,在徐文娟主持的调解下,杨某与杜某达成了执行和解协议,目前,协议已经履行完毕。
  在工作中兢兢业业,在业务上精益求精,在处理案件时,既能够做到严格依法办事,也能够设身处地为当事人着想,最大限度地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让当事人感受到公平正义和司法的温情。据徐文娟的同事们说,工作20多年,徐文娟一直努力追求着自己的理想。
  徐文娟身体不好,单位照顾她,长途出差一般不安排她去,她就主动承担了武汉及周边城市的短途出差任务。她患病期间,为了提高工作效果,带着中药去执行办案,有时候顾不上温药,直接在路上就喝了。她默默奉献,如今只留下厚厚的工作日志……(记者陈勇 梁爽 通讯员涂莉 陈诚)
  【编辑:彭向东】
  (作者:陈勇 梁爽)

责编:汉网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