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警惕薛之谦式走红

在微博上嬉笑怒骂的段子手薛之16日凌晨炮轰一音乐类综艺节目,斥其不守承诺,剪掉了自己在节目中演唱的一首歌曲。(中国青年网 5月17日)

很多人知道薛之谦是在机场遛狗、坐拥一千多万微博粉丝的原创段子手,却忽视了他歌手的身份。他说自己写段子是因为想红,红了可以让更多的人听到自己的音乐。而一位唱作俱佳的歌手依靠写段子走红不能不说是娱乐至死时代的悲哀。更何况他并非孤例。

如今,中国综艺发展蒸蒸日上,不断翻新,有的甚至霸占周末黄金档。人们尤其是年轻人茶余饭后讨论的话题充斥着花边新闻、搞笑综艺、真人秀。艺人不专注于作品,一门心思在红毯上打扮得花枝招展。正如尼尔·波兹曼年在《娱乐至死》一书中所言:“一切公众话语都日渐以娱乐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

我并非反对娱乐,一味强调严肃是不现实、不近人情的,但是当娱乐日益成为操控话语的霸权力量时,其负面作用必须得到重视。

一方面,娱乐至上的风气导致优秀作品日益减少。综艺节目这类娱乐项目比起电视剧、电影,对受众的要求低,内容不具有连贯性,收视率相对较高,是艺人迅速获取关注的捷径。而走红毯也比拍电影来得轻松,即使没有作品,也要在国际电影节上露脸成为很多明星博关注的套路。并且这样的模式带来的巨大效益引发艺人争相效仿。而其后果是,娱乐新闻层出不穷,优秀作品少得可怜,沉下心专注于作品的艺人越来越少。

另一方面,娱乐圈的浮躁之风正影响着人们的日常社会生活。人们对话的开场白从“你吃过没”转向“你看了那节目没”。如果没看过热门综艺、不会说明星的段子、不了解几段绯闻,人们就容易产生相对剥夺感、社交方式日趋娱乐化、肤浅化。追求新奇、易于接受新鲜事物的青少年更是深受此害。

美国电视从业者莫耶斯曾说:“我担心我的这个行业……推波助澜的会使这个时代成为充满遗忘症患者的焦虑时代。……我们美国人似乎知道过去24小时发生的事情,而对过去6个世纪或60年里发生的事情却只知甚少。”这样的担忧同样适用于中国。

但是在综艺节目大行其道之际,优秀的纪录片也能实现口碑、收视双丰收,比如《舌尖上的中国》。不难看出,人们习惯性地选择轻松、娱乐的方式来缓解压力,却并不代表他们就不接受深刻有内容的作品,可惜缺乏正确的引导。

歌手薛之谦靠写段子意外走红是大众娱乐时代的产物。惟愿这样的走红方式越来越少,这样优秀的歌手能够凭借堂堂正正唱歌为世人所熟知。(陶佳佳)

责编:申燕伟

上一篇:“环卫工劝阻不文明遭打”,公德何在?

下一篇:让优秀传统文化更加入人心,这些方法可以有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