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依

爱情,是人类永恒的话题。最美好的爱情莫过《诗经》里的“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最凄婉的爱情莫过《长恨歌》里的“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最坚定的爱情莫过《鹊桥仙》里的“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梁山伯与祝英台魂化蝴蝶,焦仲卿与刘兰芝魂化鸳鸯,他们鹣鲽情深,生死与共,情比金坚,感天动地。古代的爱情让人神往。而在离婚率居高不下的现实社会中竟也有美丽动人的爱情,算不算奇迹呢?

曾几何时,达州88岁痴情汉蒋志忠为亡妻朱天谷送饭送花,并在坟前聊天唱歌跳舞的新闻引人注意。让人感动的是蒋志忠从老伴去世的那天至今的10个月里,几乎每天都会往返10里上山,向亡妻献上菊花,就为陪着老伴,不让她感到孤单。蒋志忠曾对老伴说, “我活50年,敬你50年;我活百年,敬你百年;再活好久,我都敬你;要是我哪天死了,我就不得来看你了,我就来陪你。”

大美无言。蒋志忠夫妇的爱情故事平凡却自有动人心魄的力量。不知为何,这让我想起《牡丹亭》里杜丽娘死而复生与柳梦梅结合的故事来,虽说一是才子佳人,一是农民夫妇;一是戏曲,一是现实,但两者却有共通之处,那就是柳梦梅杜丽娘和蒋志忠朱天谷他们穿越生死的爱情经典。《牡丹亭》题词里赞叹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蒋朱的爱情很美。他们没有山盟海誓,没有花前月下,没有轰轰烈烈,只有平平淡淡,只有从从容容,只有柴米油盐,但是却比很多爱情小说更为感人肺腑。有时候,真实,更能直抵人心更能穿透灵魂。

蒋志忠与朱天谷的爱情也让我想到苏轼与王弗。苏轼,天才般的人物,与妻子王弗相濡以沫,伉俪情深。在妻子香消玉殒后,这位痴情人亲手为亡妻种下三万棵松树,有诗为证“老翁山下玉渊回,手植青松三万栽。”且不管三万是否确指,单这份情就让人为这位痴情人拍手叫好。况且苏轼还为她写下最深情的悼亡词呢!“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苏轼对王弗那是深情以待,无日忘之。我想,人生得夫如此相待,足矣!

像蒋志忠这样感人肺腑的爱情故事并非奇闻。早在“5.12”汶川地震时,男子吴加芳因为背亡妻回家,曾被网友称为“最有情义的丈夫”。58年前,重庆江津区中山古镇高滩村村民刘国江和比他大10岁的寡妇徐朝清相爱,为躲避闲言闲语,两人携手私奔到深山,相守几十年。为了让她出行安全,刘国江在悬崖峭壁上凿石梯,终于凿出6000多级“爱情天梯”,感人至深。

在离婚成风、爱情稀缺的年代里,他们的爱情弥足珍贵且引人深思。如果说爱情像瀑布,声如雷震,不顾一切,终成“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壮观美丽,那么由爱情而来的亲情就像大海,风平浪静,容纳万物,终成“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宁静美好。

或许,在爱情与婚姻里的人们能多一点包容,少一点指责;多一点理解,少一点猜忌;多一些信任,少一些抱怨,相濡以沫,风雨同舟,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吧。就像朱天谷,只因她年轻时对丈夫的不离不弃,换来丈夫对她的生死相依。(白云散客)

责编:申燕伟

上一篇:莫让侥幸心理“绑架”了诚信?

下一篇:网友可不能随意去见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