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写字楼太“冻人”,三伏天要裹小毯子上班
2018-08-10 09:23:39 来源:汉网

点击查看高清原图

  光谷软件园内,毛毯几乎成为女职员的标配。实习生章莹 摄

  长江日报融媒体8月9日讯 一边是热得冒烟,一边却是冻得发抖。连日来,武汉发布高温预警,最高温度直冲37℃以上。但长江日报记者走访武汉的写字楼、商场发现,不少地方却非常“冻人”。

  写字楼最“冻人”,一个夏天都裹着小毯子上班

  “我在办公室都是裹着小毯子上班的。”8月9日,在光谷天地写字楼里,李女士对长江日报记者抱怨,由于办公室太“冻人”,自己一整个夏天几乎没敢穿过裙子。

  温度计显示,光谷天地写字楼大堂的温度是25℃。李女士介绍,在公司会议室、办公室内,由于房间面积更小,工作人员活动较少,温度更低些,久坐之后便会觉得冷,尤其是女同事几乎一律都准备有外套、毛毯来“御寒”。

  这并不是个案。长江日报记者一连走访华乐商务大厦、高科大厦、光谷软件园、光谷软件园OUV创客星等多个写字楼,发现空调温度大多设定为24-25度,不少公司职员抱怨太冷。

  除了写字楼,不少商场也比较冻人。

  在鲁磨路光谷广场,虽然空调温度被设为26℃,但有些时段逛街人较少,总服务台并没有及时调整温度,使得体感温度会较低。长江日报记者看到,一些专柜柜员穿着长袖,有的甚至穿着西装。而着背心、短裤等“清凉装扮”来逛街的顾客,只有环抱双臂,穿起店内的秋装御寒。

  在政府机关及银行,温度则比较适宜。长江日报记者走访了洪山区人民检察院、关山口社区居委会、中国建设银行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的部分网点,发现空调温度普遍被设在26℃,体感舒适。

  而在一些高校自习室、实验室,空调温度多半由师生自己调节。在华中科技大学东十二楼、部分实验室,长江日报记者测得温度为25℃。学生表示,觉得冷时就会调高温度,比较灵活。

  中央空调控温“众口难调”,超低温度成营销手段

点击查看高清原图

  华科东十二教室内,空调被设置为25℃。实习生章莹 摄

  写字楼里明明太冷,为啥不能把空调温度调高呢?

  长江日报记者询问发现,写字楼内多配备中央空调,各公司无法自己调节。而管理空调的物业方在设定温度时要考虑多方体感,众口难调。

  “比如说男性大多体感温度较高,还有一些公司要求男员工穿西装,我们设置温度时也要考虑他们。”华乐商务大厦一位物业管理人员解释,而男女对体感温度的偏好有时相差五度之多,女性夏季有时穿的又是短袖短裤,自然会觉得冷。

  而在一些商场,有些店面甚至故意把温度调低。

  “我们现在开始卖秋装了,店里温度低一点儿,顾客也比较有试穿、消费欲望。如果温度高,谁愿意试长袖长裤呀?”在某国际快时尚店铺内,穿着长袖长裤的店员直言。

  还有些超市表示,精确控制温度太难,而且超市各部位的温度也不可能完全相同。“比如冷冻区附近,温度肯定是比较低的,我们要保证整个超市的物品都能正常保存,整体温度设定肯定要相对低一点儿。”一位中百超市门店店员解释。

  执行不严导致“控温令”成空文,“贪凉”可能冻出病

  长江日报记者查询到,国务院办公厅早在2007年就发布了《关于严格执行公共建筑空调温度控制标准的通知》。这纸“控温令”明确,包括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事业组织和个体工商户(除医院等特殊单位以及在生产工艺上对温度有特定要求并经批准的用户之外),夏季室内空调温度设置不得低于26℃,冬季室内空调温度设置不得高于20℃。

  2018年6月5日,《公民生态环境行为规范(试行)》发布,其中第二条重申,各单位要合理设定空调温度,夏季不低于26℃,冬季不高于20℃。如果在执法过程中未达到这个标准,首先会下发责令改正通知书,如果不及时改正,将进行行政处罚,处罚金额在1000元至5000元不等。

  尽管上有政策,但真正执行起来,却十分困难。

  “实际上,空调控温在一定程度上是靠自觉来完成的,26℃的标准是一个象征性的说法,因为谁也不可能天天拿着温度计去量。”上述华乐商务大厦物业人员表示。

  专注建筑物节能的三蔚智能公司负责人介绍,目前,国外已经有通过人工智能、云计算方式自动捕捉人群体感温度并调节室内温度的装备,但国内普及率还很低。研究显示,夏季空调温度每调高一度,可以节电约6%至10%。如果我们不过度追求“凉快”,将温度从24℃~26℃提高至26~28℃。夏季的四个月,武汉市可以少付出4亿千瓦时以上的空调耗电量,减少上千吨的二氧化硫排放量。

  医生则提醒,室内空调温度最好与室外温度相差不要太大,如果相差7℃以上就容易导致头疼、冷汗、疲惫等不良症状,夏季空调一般开在26℃至28℃为宜。(实习生刘欣雨 喻俊梅 记者蔡木子)

责编:冯颢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