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教授请辞”该打破的不只是终身制

4个月前,史学家章开沅教授——辛亥革命研究的开拓者,在耄耋之年正式向华中师范大学陈书,请辞资深教授。北京青年报记者获悉,校方日前已经讨论通过,章老4月起正式退休。这意味着,章开沅成为人文社科界首位退休的资深教授。(3月30日北京青年报)

耄耋之年的章老称自己的请辞,是因为“这么大年纪了,做不了多少工作,不应老占着位子,拿着优厚待遇,应该给青年人让路”,想“带头自我革命,希望打破学术头衔终身制”。

章老的高风亮节令人称赞。章老作为华中师范大学聘任的资深教授,享受与院士同等待遇,一年有10万元的补贴,且同样是终身制。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改革院士制度,实行院士退休和退出制的背景下,章老的举动有着难能可贵的示范作用。

院士终身制积弊日久,最突出的问题是院士制度日趋功利化,院士头衔享受的终身荣誉和待遇,使得院士竞选中的学术造假、贿选等行为难以禁绝。而某些权力谄媚者染指院士,如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张曙光“花钱评院士”,也让受人敬仰的院士头衔受到不少质疑。

院士、资深教授的终身制需要被打破,健全的退休、退出机制,不仅有利于防止学术被利益污秽,还有利于“给青年人让路”。但实际上,即使有退休、退出机制,院士、资深教授们也想退,聘用部门却往往不愿让他们退。80岁的沈国舫院士去年11月向工作院校表达了退休意愿,结果党委书记和校长都不放。这并非个别现象,其背后的原因是,“院士是一所学校科研制胜的法宝”。

章老也说到了这个问题,“只要位子比较高、年资比较久的,拿项目就容易一点”。科研项目的申请,需要经过科研基金组织或基金委组织评审,而评审的一个重要条件就是“申请人的学术水平”,科研项目由院士担纲无疑更有利于通过评审。

即使是一些高龄到“做不了多少工作”的院士,也被聘用单位当成了宝,其目的难说是为了更好的完成科研项目,倒更多是为了顺利拿到科研经费。院士不公是科研制胜的法宝,也成了获取科研经费的法宝。

一个严峻的事实是,中国科协一项调查显示:科研资金用于项目本身仅占40%左右,大量科研经费流失在项目之外。一些高校和学术部门对科研项目“重立项、轻研究”,国家每年上万亿元的科研经费投入,60%被用于开会、出差等,挥霍浪费严重。

基于此,对章开沅教授请辞一事,该打破的不只是院士、资深教授的终身制,使他们能够自由退出,还要完善科研项目的评审制度以及科研经费的使用监督制度,别让院士和资深教授们被聘用单位当成攫取科研经费、肆意挥霍的“枪”来使了。(王勇强)

责任编辑:申燕伟

上一篇:记者为何要帮领导干部说话?

下一篇:天价“娶不起”是嫁女还是取“钞票”?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