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雅贿”是击倒官员的一副慢性毒药

浙江省杭州市运河综合保护开发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邵毅以“喜欢收藏”闻名,他的严重违纪就与“雅贿”密切相关。他自以为高明,不料聪明反被聪明误,最终自食其果,付出沉重代价。(网易  8月1日)

邵毅的收藏爱好开始于上世纪90年代初,从最初的字画到后来的瓷器、玉器、古董都有涉猎。在他任职过的地方,“邵毅喜欢收藏”是公开的秘密。这对一些想求他办事、想与他搞好关系的人来说,不啻“天赐良机”。最终,邵毅的雅好成了击倒他的慢性毒药。

十八大以来,倒在雅贿下的官员不少。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以“不收钱,收玉器和普洱茶”而跻身收受“雅贿”的行列。原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副主任,秦玉海也是“雅贿”腐败的典型样本。为满足秦玉海“成为世界一流摄影艺术大师”欲望,云台山公司先后动用100多万元公款为其购买摄影器材,花费166万元购买其摄影作品《真水》画册等等。

如邵毅之流,道德和法纪之“堤”的雅好面前败下阵来,警示我们各级干部:该选择什么样的爱好,该如何把控自己的爱好,是有内在约束的,绝不是“小节”和私事,而是关系到党在群众中的威信和形象。

自古以来,行贿官员,就有“雅贿”一说。对于喜好附庸风雅的官员,直接送银子,不如送些古玩字画来的效果佳,早在明清时期,古玩字画充当贿品就已蔚然成风。明嘉靖时,奸相严嵩喜好书画,于是“下级官吏便穷搜宇内”。清乾隆时,大贪官和珅贿来的字画“价值过百亿”。

近年查处的各类贪官,大多有这样那样的“雅好”,从玉石到瓷器,从字画到古董,各类珍奇古玩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他们的受贿清单里。一些贪腐官员爱好的往往并非是艺术品本身,而是看中其收受途径隐蔽“变现”手法多样“出事”易于推责等“优点”,高雅旗号下遮挡的是低劣的权钱勾兑,实质上进行着的是利益交换与输送。

原沈阳市市长慕绥也是“雅贿”腐败的典型样本。此人嗜古董字画如命,按照古董的价值高低回报“雅贿”者不同级别的官职。据办案人员介绍,当他们进入“慕府”后,“眼前的景象让人大吃一惊,从金银饰品到玉器珠宝名人字画让人目不暇接。10多名工作人员在这里清理了三天才理出头绪。在慕绥新居住的房子里,一次就整理出各类文物和工艺品近400件。那些价值不菲的古董字画,都是有求于他而送上门来的……”

说白一点,“雅贿”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只不过是拐了一个“弯儿”,行贿受贿性质没有任何改变。“雅贿”再雅也是贿,脱不了权钱交易本质。仅是披上了“爱好”的外衣穿上了“高雅”的马甲,其本质依然是非常丑陋的,掩饰不了借公权力谋取私利的腐败行为。

“好船者溺,好骑者堕,君子各以所好为祸”。领导干部一定要管得住自己的爱好,绝不能玩物丧志。“不怕什么法律条文规章制度,就怕领导干部没有兴趣爱好。”这句话可谓道出了雅贿的真面目,始终值得党员干部警醒,切莫让“雅好”成为击倒自己的最后一副毒药。(吴少商)

责编:申燕伟

上一篇:城市管理需要“和谐”,立法应首当其冲

下一篇:“网售彩票”究竟过不了哪道关?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