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中国少儿亟须中医药的保驾护航

2017年6月1日,人民网有文章指出,十八大以来,每逢“六一”国际儿童节,习近平都会向全国各民族的少年儿童送上节日祝福与问候,写下寄语与期望。

这,既彰显习近平个人对中国的亿万少儿是何其重视,又表明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央对中国的亿万少儿是相当关爱。何况,自古以来中国的少儿获得的父母家人之爱是最多的。所以说,中国的亿万少儿是十分幸福的。

然直言不讳地讲,影响当下中国的亿万少儿幸福指数提高的因子并不少见。譬如,由于中国社会普遍迷信西医药而导致的医疗过度问题。

众所周知,世界卫生组织有言:“能吃药不打针,能打针不输液。”之所以如此,其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输液之风险或危害,相当于一次“小手术”。

但是,据2010年12月24日人民网报道,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朱之鑫表示,2009年一年中国输液用了104亿瓶,相当于13亿人口每个人输了8瓶液,远远高于国际上2.5-3.3的水平,“过度用药危害了人民的健康和生命安全”。

其实,近年来中国的“吊瓶森林”越来越茂密,而其危害越来越严重。一般情况下,输入人体的液体中,都含有不溶性微粒。这种微粒进入到血液后,永远不会消失,还会随着血液走遍全身,堵塞毛细血管。

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过度的输液,那么中国目前就不会有3亿左右的心血管疾病患者。而占据中国居民死因构成之首位的,恰恰就是该类疾病——每10秒就有1人死于心血管疾病。

尤其是,数不胜数的液体,以治疗疾病之类的名义,犹如潮水般地涌入中国少儿的体内,成为其健康隐患,甚至很快就会导致其生病或发生病变。

实际上,从用药安全、疗效和费用等角度来讲,中医药往往更适合少儿。有时,中医药甚至是少儿疾病的不二选择。

有一年,笔者的女儿罗泽悦被北京某著名医院诊断为支气管肺炎。当时,医生给出的方案之一就是输液,但被笔者婉言拒绝了。后来,我们带孩子到慈方中医馆找了贾海忠——全国第三批名老中医史载祥教授的学术继承人、全国第二批优秀中医临床人才、第二届首都群众喜爱的中青年名中医、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原主任医师。结果,仅几幅中药就把支气管肺炎彻底给治好了。

面对支气管肺炎,身边不少孩子的家长选择了西医药,包括采取输液的方式治疗。然钱财花费了不少,心操了太多,而孩子的支气管肺炎却一再地复发。

常言说得好:“事实胜于雄辩”。也就是说,像贾海忠这样的名中医,用可靠而安全的疗效之事实证明,中医药并不亚于西医药,甚至,在很多方面中医药还优于西医药。

不过,在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央之大力推动或支持下,中医药的春天已经来临了。或许正因为为这样,所以,2017年5月26日《人民日报》才会刊发《医生创业,路好走吗?》一文,而对贾海忠等名中医予以重点聚焦:“中日医院知名专家贾海忠去年辞职,在北京市朝阳区开办了一家中医诊所。不久前,记者来到这家诊所采访,只见诊室外等候区坐满了人,贾海忠和3名助理、学徒正在给患者看病。34岁的陈雨专程从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来找贾海忠看病,治疗不孕症。她没想到预约看病的人这么多,等了5天才约上。贾海忠问诊问得很细,把症状录入慈方数字名医会诊系统,诊断出病名,开出药方,并现场用针刺治疗陈雨的背疼。刚看完陈雨,追随贾海忠超过4年的患者范平走进诊室。范平37岁,却已患强直性脊柱炎10多年。3年前开始去中日医院找贾海忠看,贾海忠离开中日医院,范平就跟着转到贾海忠的诊所继续看病。一个月一趟,范平觉得自己的病好了不少,已经能做很多以前做不了的事,比如陪孩子游泳、嬉戏等。接下来还有81岁腰椎狭窄的南老先生、7岁扁桃体肿大的小洁……从早上8点开始,到下午近1点,贾海忠看了20多位患者,中间没有休息。”

但是,放眼全中国,至今对中医药存在偏见或误解者多如牛毛。换言之,中国的很多少儿还在被西医药有意无意地“伤害”着,甚至是“摧残”着。

一言以蔽之,笔者罗竖一认为,  中国少儿亟须中医药的保驾护航。(罗竖一)

责编:申燕伟

上一篇:世界环境日,再次唱响“保卫环境”最强音

下一篇:高考期间疯涨的宾馆价格,百姓能奈几何?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