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饮鸩止渴的暴力戒网瘾学校该消失了

连日来,江西南昌豫章书院及其创办人吴军豹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据悉,这所“网瘾戒除”学校被学员、教员举报,存在严重体罚、囚禁、暴力训练等诸多问题。11月2日下午,该校发布消息称,学校已申请停办,待政府部门批准后,对在校生逐步分流。南昌市青山湖区多部门联合调查后亦对媒体回应,网帖反映的问题部分存在,书院确实有罚站、打戒尺、打龙鞭等行为和相关制度。对此,已责成区教科体局对该校教育机构进行处罚,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追责。(人民网)

南昌市青山湖区政府的初步调查结论,与媒体报道的内容还存在一些重大差异。例如,豫章学院的工作人员还存在限制学生人身自由或非法拘禁,冒充警察、使用手铐等违法举动。豫章书院的做法很容易让人想起此前使用“电击治疗网瘾”的杨永信。在杨永信的网瘾戒治中心,存在电击、捆绑、限制人身自由、个人崇拜和洗脑等多种“疗法”。

无论是吴军豹的豫章书院,还是杨永信的临沂市网络成瘾戒治中心,实际上都是在暴力治疗。这些暴力本身,独立于政府掌握的暴力资源之外,且能够在家长的同意下对学员进行施展。对此,政府监管一般都很难期待,基本都属于事后监管,甚至不了了之的结局。也因此,这一次豫章书院被曝光虐待学员的行为之后,有媒体评论喊出了“别让豫章学院跑了”的声音,实际上可以看做是对政府监管缺位的一种无奈。

对于任何一个学校或矫正中心出现“涉嫌非法拘禁和故意伤害犯罪”的行为,警方都应该积极介入,保护公民最基本的人身安全。遗憾的是,警方在介入的积极性上,很容易受挫。其中的原因,可能是警方本身容易忽略学校暴力的严重性,另一方面则因为学校得到了家长的授权。从豫章学院的资质来看,不仅是江西省首家未成年人观护帮教基地,还是南昌市民办公助重点青少年群体服务管理阳光学校,可见学校本身在地方上有较大的影响力。

当然,来自家长的支持是更为明显的。即使是这一次豫章书院被曝光存在严重的伤害学员行为,依旧有家长拉横幅支持学校。此前卫计委叫停电击治疗网瘾后,临沂网戒中心也有家长主动要求对其孩子进行电击治疗。这部分家长认为,外界无法理解网瘾对他们家庭造成的伤害。某种程度上,这些家长即使知道孩子被推入恐怖的“集中营”,但如果能治疗好,也算没有白费功夫。这些家长并不明白,暴力治疗本身才是更大的问题所在。

杨永信崇尚“电击治疗”,而吴军豹则推举“国学”。不管是什么办法,两者实际上都在通过在学员心中建立起更大的恐惧来进行“治疗”。巨大的恐惧有可能会让学员屈服,但会造成更大的心理创伤。追寻原因的链条,根本的原因恰恰在于送孩子进豫章书院的家长本身。可以断定的是,在儿童时期,家长一定忽略了孩子的教育。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家长对孩子人格培养、心理建设的作为都是失败的。很多家长甚至直接用电子产品来吸引孩子,图的其实是自我便利。

在今天,“机奴”已经十分普遍,按照美国心理学会的标准,每天上网4小时就很可能是网瘾患者,这样一来全球应该有数十亿网瘾患者。事实上,美国精神病学会并没有把“网瘾”列为正式的精神疾病,中国卫计委也否认了每周上网40小时就算网瘾的标准。当然,网瘾本身会冲击正常的生活,但需要指出的是,网瘾的标准一直在变化,网瘾的治疗也不可能用暴力手段实现。

在很多孩子身上,网瘾只是教育失败的表征体现,是孩子拒绝与家长沟通的一种行为表现。真正的问题并不在孩子,而在于父母此前的不负责任,以及缺乏与孩子进行交流的能力。但家长们却没有意识到真正的问题,而是通过高价购买并不科学的社会性矫正服务,力图最快实现对孩子的矫正。可以说,正是家长们的无知、懒惰和愚昧,让豫章书院这样的暴力学校有了巨大的市场。从法律上来看,政府必须依法处理学校的施暴者;但从教育规律上来看,最该被矫正的人,反而应该是这些家长。(王然)

责编:申燕伟

上一篇:为“年休假率未达到90%不得评为先进”点赞

下一篇:勿忘初心,别让共享单车变了味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