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还有多少“夫唱妇随”的“吃空饷”在上演?

丈夫王赣江利用担任环保部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副主任、巡视员等职务的便利,为相关企业谋取利益收受钱款落马,妻子翟某担任三家企业的“顾问”或“财务主管”,每月收取每家企业6000元至8000元不等的“空饷”,共计受贿96万余元。日前,翟某因受贿罪,被北京市二中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金20万元。(新京报1月11日)

分别在三个不同的公司任职,每月工资6000到8000元不等,旅游费用可全额报销,过年过节发放顾问费,买房直接补助20万。这样的好工作甚至可以不用常常去“上班”,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投行类的高工资高福利意味着超强度的付出,普通的工作至少也是多劳多得。获得上述特别“报酬”的人并不是自身有非同一般的“价值”,而仅只是因为其夫是环保督查中心主任。环保部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原主任、巡视员王赣江被调查之后,“挂名”领取薪酬“吃空饷”的妻子随后自首。

不少贪腐官员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以“贪腐夫妻档”“亲友团”等形式上演“亲缘腐败”大戏。据媒体报道:有关数据显示,80%的高官腐败案都与家庭成员有着密切的关系。一旦妻子或丈夫一方将权力“工具化”之后,家庭生态系统的紧密连接就转变成腐败的沆瀣一气。

“贤内助”变成“贪内助”,少部分是个人贪恋权财,借配偶之“权”谋私利,以爱情亲情之名“绑架”对方,天津市东丽区人民政府原副区长张洪宝被人评价就是因为“宠媳妇”把自己给害了。更多的是配偶间默许的态度共同助长了贪腐的侥幸心理,甚至还有妻子直站到贪腐前台“指点”、“暗示”、“主动帮忙”,正如苏荣在忏悔录中所说“我家成了权钱交易所,我就是所长,老婆就是收银员”。

“冰冷的手铐有我的一半,也有我妻子的一半”,已经退休的王赣江被立案调查3个月后,吃空饷的妻子翟某投案自首,非国家工作人员的妻子翟某作为受贿罪共犯,获刑一年,涉案款现全数追缴。小平同志早就说过,好的制度能把坏人变成好人,而坏的制度却能把好人变成坏人。近年来,类似于职务任免的人际和地域回避制度,官员个人财产的申报制度,签订亲属廉政责任书这些措施都在着力拉起“警戒线”营造“小家”清廉氛围,从制度上下手,不断完善反腐倡廉制度,加紧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在重遏制、强高压、长震慑,坚持行贿受贿一起查的新形势下,无论贪腐官员试图“夫唱妇随”、隐匿证据、净身出户都不可能逃脱法律严惩及亲友该付出的共犯“责任”。(沈苏青)

 

责编:申燕伟

上一篇:助推“名优”,提升政府服务效能更重要

下一篇:票价打折让旅客回家收获满满幸福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